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百大家评注史记》的作者朱之蕃及其重要意义

作者:原创论文网 时间:2017-05-11 16:28 加入收藏
摘要

  明后期,随着出版行业的发展,及科举带来的市场需求的增大,这个时期成为中国历史上出书很多的时期之一。《百大家评注史记》即是于此时产生的。科举与出版业的紧密相关,使大量的科举参考书应运而生。此书诞生之时,就打着“新锓朱状元”的旗号,可以说是明后期出版行业和广告手段发展的例证。且此书也是明清时期集评现象大为发展的一个见证。

  清代黎庶昌在《续古文辞类纂叙》中说: “宋、元、明以来,品藻诗文,或加丹黄判别高下,于是有评点之学。”[1]明清时期,有关文学名着的“集评”之作大量涌现,这是文学评点全面繁盛的重要标志。而《百大家评注史记》就是关于《史记》的众多评点类书籍之一。《史记》的价值从明代开始被大为关注,一系列评点类着作相继问世,如《史记评林》《史记鸿裁》等。而《百大家评注史记》更是汇集了近百位学者对《史记》的研究评点,其价值不容小觑。

  一、关于《百大家评注史记》

  《百大家评注史记》是明代状元朱之蕃汇集而成,经汤宾尹校正而流传至今的一部《史记》多家评注本研究文献。此书原名《新锓朱状元芸窗汇辑百大家评注史记品粹》,于明万历年间由明末着名的出版家余象斗刊刻而成。原书的版本情况已不可考。

  民国六年( 1917) 年上海同文图书馆出版了石印本的《百大家评注史记》,书名虽发生了变化,但在书中第八卷末仍留有“新锓朱状元芸窗汇辑百大家评注史记品粹卷之八终”的字样。可见,此书乃是以明代《新锓朱状元芸窗汇辑百大家评注史记品粹》为模本进行石印的。此书共分为十卷,十卷分册单行,书籍仍存,但也已颇为少见。后于 2014 年收录入《?史记?研究文献辑刊》中,作为众多《史记》研究文献中的一部由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出版。《?史记?研究文献辑刊》中共收录了 32 种文献。《百大家评注史记》

  作为其中的一种是由民国六年的石印本《百大家评注史记》缩印而成的。所以仍可据此考见民国石印本的版本情况。结合在网络上搜集到的图片和今本《?史记?研究文献辑刊》中的《百大家评注史记》部分,可以初步窥探《百大家评注史记》的版本情况如下: 民国石印本《百大家评注史记》为线装书,4 孔穿线成册,书口向外,分为 10 本装订。单鱼尾,黑鱼尾,小黑口,四周双边,版心上端刻有书名、卷名,下端有页码,半页 14行,行 30 字,注解小字每行又分两行,上有眉批,行 5字。界行上偶有旁批,全书共出现十多处,字迹甚小,唯细观方可得见。收录入《?史记?研究文献辑刊》一书后,采用影印的方式将两页缩印成一页,十卷合为一体,但行款、字体等均无改变。

  关于《百大家评注史记》的研究,而今出现的很少。且绝大多数学者是把它作为明代出版行业大为发展的事例来研究,或者说是看重了它的广告宣传价值,把研究焦点集中于书林余象斗刊刻此书时所说的: “辛卯之秋,不佞斗始辍儒家业,家世书坊,锓笈为事,遂广聘缙绅诸先生,凡讲说、文笈之稗业举者,悉付之梓。”[2]阐明出版商们“广聘缙绅诸先生”来作为推销图书的手段。而关于此书的专门研究还为之甚少。笔者于 2015 年起整理校对了《百大家评注史记》,现已完稿,预计于 2016 年 10 月出版。于此,对《百大家评注史记》的作者和文献价值做出考证,希望是书能够获得关注,发挥更大的学术价值。

  二、关于作者朱之蕃

  朱之蕃,明代大臣、书画家。万历二十三年科举状元。本书卷一、二、四、五前均写有“状元兰嵎朱子蕃汇集”,而卷三、六、七、八、九、十前标明的则是“状元兰嵎朱之蕃汇集”。可知,朱之蕃又名朱子蕃,二者实为一人。其在正史中有记载。张廷玉《明史》卷二十本纪第二十中提及: “二十三年春三月乙未,赐朱之蕃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3]因其为明代状元,故在其他众多文献资料中也记载颇多。

  清代永瑢的《四库全书总目》卷一百七十九集部三十二中,《奉使稿》条目下载: “明朱之蕃撰之,之蕃字元介,茌平人,南京锦衣卫籍,万历乙未进士第一,官至吏部右侍郎,之蕃以万历乙巳冬被命使朝鲜。”[4]朱彝尊所着的《眀诗综》卷六十三录其诗一首,并在诗前附其生平: “之蕃字元介,南京锦衣卫籍,茌平人,万历乙未赐进士第一,授翰林院修撰,以右春坊、右谕德掌院印,以右春坊、右庶子掌坊印。升少詹事,进礼部右侍郎,改礼部右侍郎。赠礼部尚书,有《使朝鲜稿》、《南还》、《纪胜》诸集。”[5]所载内容与上述一条中对朱之蕃的籍贯介绍颇为一致,并对其历任官职情况做了较详细的说明,且提及了其在文学方面的成就。

  《明状元图考》中也有关于朱之蕃的记载: “万历二十三年乙未,廷试汤宾尹等三百人,擢朱之蕃第一。按之蕃字符介,号兰嵎,直隷锦衣卫人。父梦东方朔送一大桃而生,屡试必先,选贡游,两雍屡掇元。尝梦神赠联: ‘光腾剑锷三千丈,风送莺声十二楼。’扶鸾诗:

  ‘蛟龙吞海日,雏凤岀岐山。万里长安道,三千尔独先。’未第时读书于国寺,忽见斋中红光,璧有题云: ‘万方宝历开八运,一跃金鳞奋九天。’其事甚奇,甲午领荐应天乙未会试,主人梦朱养淳至其家,明日朱公入宿,与梦姓符,及廷试第一,则乙未状元又与癸未状元符矣。始悟八运者万历第八科也,一跃金鳞者龙头之兆也。乙未属金之年也,时年三十五。是科榜眼孙慎行、探花汤宾尹。”[6]此中记载颇有些传闻怪谈之风,但其记载也有可取之处。据此可知,万历二十三年( 1595)时,朱之蕃三十五岁,则其当生于 1561 年。除上述所举的几部书外,在各种通志、地方志中也有关于朱之蕃的记载。通过这些记载,我们大体可了解到朱之蕃的生平: 朱之蕃,字元介、符介,号兰嵎,茌平人,南京锦衣卫籍,万历乙未进士第一,官至吏部右侍郎,曾出使朝鲜,且着述颇丰。

  读书求仕之人讲求“立德、立功、立言”。朱之蕃作为明代众多状元之一,在“立言”这一方面表现突出。万斯同所着《明史》卷一百三十七中记载朱之蕃的文学成就有三条,兹列举如下: “朱之蕃《使朝鲜稿》四卷,又《纪胜诗》一卷,又《南还杂着》一卷,又《廷试策》一卷,又《落花诗》一卷。”“朱之蕃辑中唐十二家诗十二卷,又晚唐十二家诗十二卷。”“谢宗可瞿佑朱之蕃咏物诗六卷。”[7]除此之外,其他目录书或诗集选中朱之蕃的作品还有许多。如《八千卷楼书目》、《千顷堂书目》、《铁琴铜剑楼藏书目录》等众多目录书中都提及朱之蕃的文学成就,除了他所着的书籍和诗作外,还有诸多序跋。可见,朱之蕃在“立言”上的表现极为突出,其文学才能甚为出众。因此在其高中状元之后,余象斗便出版此书,借“朱之蕃”之名,吸引读书求仕者的眼球,以期出版的书籍获得高销量。

  三、关于《百大家评注史记》内容与朱之蕃对《史记》的研究

  《百大家评注史记》共十卷,其目录前有总评,集合了苏辙、曾巩等十几位大家对《史记》的评点。而后又列举了百大家评注史记姓氏,含汉、唐、宋、明数十位大家,明代尤多,达 43 位。这样一来,在卷首就点明了百大家人物之众多,评点之繁杂。正文部分共分十卷,每卷都由四部分组成: 《史记》文本、小字注解、上栏眉批、界行旁批。本书共 40 多万字,眉批部分达 7 万字左右,加上注解中除史记三家注之外的部分,可以说 10 多万字是我们所不常见的《史记》评注,这对我们了解明人对《史记》的研究起到了重要作用,也补充了中外《史记》研究资料,可以说是补充和拓展。

  ( 一) 《百大家评注史记》的基本内容

  《百大家评注史记》共分十卷,正文内容多是从《史记》正文中摘取拼接而成。十卷共 83 篇,多以《史记》原篇目为名,内容截取无甚规律。篇幅有长有短,如《五帝本纪》《高祖本纪》等篇幅宏大,而《秦楚之际月表》《吴世家传赞》《齐世家传赞》等,则仅取《史记》原文结尾“太史公曰”一段,篇幅甚短。而篇幅较长者段落划分也与今本《史记》大不相同。《百大家评注史记》篇目正文部分分段较少,多以人物为分段标准,如《刺客列传》、《酷吏列传》等,每个人物的传记介绍均占一段。而人物出现较少者,分段也少,如《孟尝君列传赞》《屈原传赞》等,仅在最后“太史公曰”处分一段。在选文中,列传占了六卷之多。

  选文除了以《史记》为主外,还从《战国策》和《汉书》中选取,如《苏秦列传赞》和《孟尝君列传赞》选自《战国策》,而《报任安书》则是以《汉书》为底本。注解部分则以史记三家注为主,此外还有苏辙、陈如冈、黄葵阳、王凤洲等诸位大家对《史记》所作的注解。随文附注,可以很好地帮助读者加深对《史记》文本的理解。史记三家注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比较熟悉的,多是注释了一些音韵、字词释义、地名之类的内容,而后世大家在此文本中的注释多偏重于文本内容的解读。如《吴世家传赞》中“太史公曰: 孔子言‘太伯可谓至德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 苏辙) 曰: ‘太伯以国授王季,逃之荆蛮,天下知文、武之贤而不知太伯之德,所以成之者远矣,故曰太伯其可谓至德也已。’”[8]其他宋、明学者的注解也多类此,从文本出发,发表自己的见解。这对于我们窥探古代大家对《史记》的研究成果起到了辅助作用。

  每页上栏部分均有眉批,每卷眉批达 100 多条,字数不等,少则十几字,多达两百字。眉批内容繁杂,是我们研究《史记》的重要文献资料。眉批并非与正文位置一一对应。由于数量较多,有的卷数中在正文结束后还有大量眉批放在卷尾,如卷一、卷三、卷十,笔者在整理此书时,将眉批对应正文,一一插入文中,方便了读者阅读,省去了查找的繁琐。

  此外,文中还出现了旁批,旁批写于界行之上,字体较小字注解更小,在文中出现了十多处,集中出现于第四卷。旁批多为对文章结构的分析。如《老庄申韩传赞》中,“韩非者,韩之诸公子也,喜刑名法术之学,而其归本于黄老。”[9]处标有“纲领”二字。旁批多为短短几字,却点出整句话在文中之作用。此外,也有对文中文字的解释。如《屈原传赞》中“人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之温蠖乎?”旁有“楚作‘尘埃’”四字。此处旁批即是对“温蠖”二字的解释。旁批较眉批数量与字数来说,可谓少之又少,但也是此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亦是本书的一大看点,不可忽视。

  ( 二) 朱之蕃对《史记》的研究

  在此书正文的四部分中,朱之蕃对《史记》的研究主要见于小字注解和上栏眉批。小字注解中,除了史记三家注外,即是各位大家学者对《史记》的研究见解。朱之蕃也是其中一位。朱之蕃对《史记》的见解在小字注解部分用( 兰嵎) 或( 朱之蕃) 来标示。其在注解部分出现次数较少,仅五次。但有些前无署名的注解,应也出于朱之蕃之手。只是这些注解多不能体现作者观点,故未署姓名,只作普通随文注解来看待。在眉批部分,朱之蕃的见解用“状元修撰朱之蕃”来标示。其评论在眉批中出现次数较多,共计 52次,其观点也在此中鲜明地体现出来。

  从《百大家评注史记》中,我们可以看到朱之蕃对于《史记》的研究主要体现为以下几点:

  1.对《史记》所载历史事件的评述

  朱之蕃在眉批中对于诸多历史事件均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和见解,对于我们认识《史记》和了解朱之蕃此人对《史记》的观点起到了帮助。

  如《伍子胥传赞》中,“始伍员与申包胥为交,员之亡也,谓包胥曰: ‘我必覆楚。’包胥曰: ‘我必存之。’”[9]朱之蕃对伍子胥欲复仇,而包胥欲护国之事做出评论: “一欲覆楚,一欲存之。覆楚者,快亲之仇也; 存楚者,不负君之德也: 各行其志者也。”[8]对两人行为持中立态度,不偏护任一方,引导我们以全面观点看待历史事件。

  如《佞幸列传》,在“邓通”一段中,于“文帝赏赐通巨万以十数,官至上大夫。”一事做出评论“文帝作一露台惜百金,赏赐通不惜十巨万,亦异也。”[8]写出历代明君亦有亲信佞幸之事,发人深思。

  又如《卫将军骠骑列传赞》中,“平阳公主寡择配,左右以为无如大将军。公主曰: ‘此我家马前奴也,不可为吾夫。’已而遍择群臣,无踰大将军者,卒归大将军焉。”朱之蕃于此评曰: “末记公主卒嫁大将军,以了前面‘青自平阳公主家得幸天子’句,然青始为公主家奴,后卒配公主,此其事亦大奇矣。”[8]表达了作者对于此事的观点。朱之蕃作为本书编者和书中众多《史记》评论者之一,其关于历史事件的评点是我们研究《史记》的重要关注点。

  2.对《史记》涉及人物的评论

  对《史记》相关人物的评价和诠释,可以让我们对历史人物有更全面的了解,也使我们更直观地看到作者对人物的看法和观点。如《高祖本纪》中,十二年十月,高祖置酒沛宫,“谓沛父兄曰: ‘游子悲故乡。吾虽都关中,万岁后吾魂魄犹乐思沛。且朕自沛公以诛暴逆,遂有天下,其以沛为朕汤沐邑,复其民,世世无有所与。’”朱之蕃于此评曰: “王者四海一家,何必恋恋沛邑哉,汉高终是不广也。”[8]作者表达了对于汉高祖刘邦的看法,点明了自己的观点。

  《范雎蔡泽列传赞》中,范雎亡魏仕秦,终为秦相,须贾至秦,范雎“坐须贾于堂下,置莝豆其前,令两黥徒夹而马食之。数曰: ‘为我告魏王,急持魏齐头来! 不然者,我且屠大梁。’”朱之蕃在眉批中评论道: “无怨不报,此时范叔亦得扬舌吐气哉! 然终是战国气习,有道君子则不然矣。”[8]评论中肯,点明范雎虽是报复了须贾,纾解了内心的怨愤,但这种做法充斥着战国习气,在兰嵎心中终不是有道君子之作为。朱之蕃对《史记》人物的评论,对我们了解《史记》文本,以至理解作者的为人态度都提供了很好的资料。

  3.对《史记》文学价值的评注

  朱之蕃在文中做出的评点不仅关注《史记》的文本内容,点评事件和人物,也对《史记》的文笔和文学价值做了点评,可见当时的学者对《史记》的关注已较普遍。

  如《孝景皇帝本纪》中,在“太史公曰: 汉兴,孝文施大德,天下怀安。至孝景,不复忧异姓,而晁错刻削诸侯,遂使七国俱起,合从而西乡,以诸侯太盛,而错为之不以渐也。及主父偃言之,而诸侯以弱,卒以安。

  安危之机,岂不以谋哉?”之后,朱之蕃评曰: “太史公论七国事,以一言断之,曰以诸侯太盛,而错为之不以渐也,则其初封建之过制,后之当抑损而为之不善,皆见于一言,非后世史笔可及。”的叙史笔法,绝非后世所能及。

  《淮南王安列传赞》中,伍被劝谏淮南王: “昔秦絶先王之道,杀术士,燔《诗》、《书》,弃礼义,尚诈力,任刑罚,转负海之粟致之西河。当是之时,男子疾耕不足于糟糠,女子纺绩不足于盖形。遣蒙恬筑长城,东西数千里,暴兵露师常数十万,死者不可胜数,僵尸千里,流血顷亩,百姓力竭,欲为乱者十家而五。”朱之蕃评曰: “极伏秦之暴虐,备其情态,列其行事,千载之下玩其文如亲见其事,亦长于描画者。”[8]道出司马迁着《史记》笔法严谨,人物刻画、语言描写均出神入化,活灵活现。可见朱之蕃对《史记》文学价值及史学价值甚为认同,也正是这种认同,才促使这部汇集了诸多大家见解的作品留传下来。《史记》的价值在明代已大放光彩。

  4.对小字注解内容的阐释

  如《秦始皇本纪》中,在秦始皇焚书坑儒一段后有王凤洲《短长》一书中的内容作注解。《短长》云: “卢生等将就坑,搏膺而叹曰: ‘天乎,予之无罪也,余死将诅诸孔子。’监者曰: ‘叱嗟,生恶无罪? 主上既以焚孔子言而召,诸儒生乃倍孔子来见乎? 抑匿孔子乎? 倍而来不义,匿而事不忠。夫仙药之难就,而仙材之不易遇也。而徐市等乃面相谩欺,縻膏血而奉之,又其以子弟殉大海,诸儒生从臾如决流,退言。死者而无知也,奚所诅? 死者而有知也,奚以见孔子?’卢生殒然,雪涕曰: ‘死晚矣,死晚矣。’乃就坑。”[8]朱之蕃在此处针对王凤洲的注解,发出议论:

  “凤洲公《短长》非有考据也,特其自家杜撰,亦觉生意,故附之于此。”[8]提出对王凤洲《短长》一书观点的看法,虽知是其自家杜撰,但不失新意,故附之于此,也体现了作者的编书意图: 广取素材,博采众家观点。

  5.对文本结构的分析

  如《信陵君列传赞》中,信陵君为侯生驾车过市屠中一段,朱之蕃评曰: “前‘欲观公子’、‘微察公子’两段形容,皆为‘侯生因谓公子’一段张本。”[8]朱之蕃于此对文章的结构做出分析,使读者对于文本内容结构有更好地理解和把握。

  《袁盎晁错列传赞》中,“文帝从霸陵上,欲西驰下峻阪。袁盎骑,并车擥辔。上曰: ‘将军怯邪?’盎曰: ‘臣闻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百金之子不骑衡,圣主不乘危而徼幸。今陛下骋六騑,驰下峻山,如有马惊车败,陛下纵自轻,奈高庙、太后何?’上乃止。”朱之蕃于此评曰: “此又是袁盎一引大体处。”[8]下文中再次出现“此又是袁盎一引大体处”这句话,通过这两句话将文章的结构划分得更加清晰,叙事脉络也鲜明可见。

  朱之蕃通过这些评论展现了自己对于《史记》的一些研究观点,不拘一面,从各个角度对《史记》进行了探究。并且,除了自己的研究之外,还博采众长,糅合了包括众多明代学者在内的大家关于《史记》的相关评论,形成了一部内容丰富的《史记》多家汇评本研究文献。

  总而言之,《百大家评注史记》内容宏博,观点丰富,为读者理解《史记》提供了引导,它汇集了近百位大家对《史记》的点评,是不可多得的《史记》研究资料,虽然有些内容的考证未必严谨切合,但其对《史记》中的大部分文章都进行了较详细的解读,是我们研究《史记》的重要参考文献,在版本学、文献学方面均有较大价值,值得我们去进一步地关注和研究,以期发掘其更深层的价值。

  [参 考 文 献]
  [1]曾绍皇.试论明清时期文学名着的“集评”现象[J].复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12( 5) .
  [2]章宏伟.明代科举与出版业的关系———以汤宾尹为例[J].学习与探索,2013( 12) .
  [3]( 清) 张廷玉.明史: 卷二十[O].清乾隆武英殿刻本.
  [4]( 清) 永瑢.四库全书总目: 卷一百七十九[O].清乾隆武英殿藏本.
  [5]( 清) 朱彝尊.眀诗综: 卷六十三.[O].清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6]( 明) 顾鼎臣.明状元图考: 卷三[O].汉阳叶氏平安馆藏本.
  [7]( 清) 万斯同.明史: 卷一百三十七[O].清钞本.
  [8]吴平,周保明,选编.《史记》研究文献辑刊[M].北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4.
  [9]司马迁.史记[M].北京: 中华书局,2014.


上一篇:正史史传载文在唐代以前的变化历程
下一篇:明代兰溪县知县张应扬祈雨故事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
别人都分享了,你还在等什么?赶快分享吧!
更多
《百大家评注史记》的作者朱之蕃及其重要意义相关文章
我们的服务
联系我们
热门推荐
热门推荐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