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大学院校突发事件的网上舆情发展研究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19-09-03

  摘    要: 网络媒介是极为迅速的舆情传播媒介突发事件网络舆情具有主体特殊性、议题流变性。网络舆情的演化包括舆论场各方互动博弈、舆情生发、舆情消退等。高校突发事件发生时, 在舆论场域中来自当事人、参与讨论的校友、在校生及普通网友组成的社会力量、校方力量和媒体力量相互博弈, 最终合力“导演”了网络舆情。

  关键词: 突发事件; 网络舆情; 演化;

  发生于高校的突发事件因其涉及招生招考、评优评奖等教育公平问题以及涉及到学术规范、教师言行、师生关系等师德师风问题和学生生命安全、治安环境等校园平安问题等,自带爆点而更容易引起舆论关注。

  1 、高校突发事件网络舆情特点

  以2019年开年为例,某高校研究生招考复试违规操作风波、某博士学历明星涉嫌学术不端事件等在线上线下引起了广泛讨论,牵涉其中的高校名誉、教师名声甚至是国外留学生出路都深受影响。高校突发事件网络具有主体特殊性、议题流变性。

  1.1 、高校突发事件网络舆情的主体特殊性

  高校突发事件网络舆情的当事人常作为舆论参与者进入到话题讨论并随着议题方向的改变更深层次的参与进话题。值得注意的是,当事人的身份一般是受教育者(准大学生、在校生或者校友)、校方管理者(如有关学术负责人、辅导员等)、家长等。当受教者作为权利被侵害者的角色出现,其在事件中具有天然的弱者地位而受到舆论的同情,加之受教育者生于长于网络时代,普遍擅于运用自媒体、短视频等获取公共话语权,在网络平台具有一定的影响能力,因此总会在舆论中出现弱者变强者的情况。当受教育者作为施害方出现时,其所作所为又容易使公众由对个体的不满引向对高校教育现状的讨论,产生“教不严谁之过”的教育质疑。与此同时,网络舆情还有可能固化刻板印象,如性侵事件的议题容易变成对受侵害女大学生的自保能力批评和行为动机怀疑(为什么要独自去侵害者房间,为什么不知道性骚扰如何拒绝如何避免等),形成“弱者更弱,强者更强”的舆论逻辑。

  1.2、 高校突发事件网络舆情的议题流变性

  因时间的推移或者新的刺激条件的出现,突发事件网络舆情的舆论焦点也发生着变化。这就是网络舆情的议题流变。在高校突发事件生发时,议题一般经历“好奇”“参与”“求证”“印证”“意见”“结众”“争辩”“冷淡”的过程。即对在初期对事件的“好奇”,使其“参与”到事件讨论中,带着疑问“求证”模糊、不确定的事件细节并在官方权威和证据链中“印证”事件信息。在确定事件信息后,提出解决事件的“意见”,具有相似意见的群体会自发结成小众并逐渐集中成高度争论状态,最后随着对议题的疲惫或焦点的转移舆论消退“冷淡”。

大学院校突发事件的网上舆情发展研究

  2 、高校突发事件网络舆情的演化逻辑

  2.1 、高校突发事件网络舆情生发

  突发事件网络舆情生发主要表现在共振性上。突发事情网络舆情的共振体现在网络虚拟世界与线下现实世界舆论产生共振,舆论议题与舆论情绪共振。突发事件之所以会在网络舆论场生发酝酿成网络公共事件,是因为突发事件本身具有社会矛盾点冲突点。如某高校研究生招考复试违规操作风波、博士学历明星涉嫌学术不端事件,其背后是公众对高校公权力错位及滥用的质疑。虚拟网络能引起激烈讨论,恰是现实社会矛盾在网络舆论场中的投射,而突发事件作为一个触发点,则掀起了现实矛盾的在网络舆论场的讨论,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互动,实际上是网络舆论场和线下舆论场的共振。高校突发事件舆论议题本身往往具有突发性、刺激性、争议性,容易引发网络舆论对事件本身的关注,从而引起舆情。内容模糊及富有感染力的感性话语和所谓的小道消息往往能得到舆论的快速传播。加之事件本身的不确定性易引起网络舆论的进一步讨论,从而加剧舆情生发速度,使舆情引爆连锁反应。如某高校辅导员卷入评奖风波、校园性侵案等。值得一提的是,当高校突发事件具有负面属性,如学术造假、师德败坏、高校腐败等,更易引起舆论关注。在这个突发事件网络舆情生发的过程中,具有刺激性的事件牵动公众对社会矛盾的敏感神经,壮大了舆论声势,舆论情绪高涨;高涨的舆论情绪促使媒体对事件本身深入挖掘报道带来的叠加效应,对类似事件推送报道产生的共鸣作用,最后汇成意见气候,反过来又强化了突发事情舆情议题。在舆情议题和舆论情绪二者的共振下,突发事情网络舆情得以生发。

  2.2、 高校突发事件网络舆情消退

  突发事件网络舆情生发后,随着舆论对事件信息的进一步挖掘探讨,相似意见的舆论逐步形成带有阵营色彩的小群体并进行高度争论。那么是什么因素使舆情从争论走向冷淡的呢,或者说如何使舆情尽快走向冷淡?一种是自发的舆情消退,具有被动色彩,即舆情虽有热度但刺激点减少,舆论讨论价值不大而走向消减。这种自发的舆情消退多因事件本身的社会矛盾点较少,没有什么对抗性因素。另一种是焦点转移而产生的替代性舆情消退,即有更刺激性的事件出现,或公众的关注持续性、媒体的容积率有限,公众的关注点转向其他事件,使舆情消退。简单来说,如有其他热点事件出现,分散了舆论的注意力,舆情自然消退。还有一种是由于舆情控制干预而产生的舆情消退,具有控制性。为防止舆情失控,有关部门和管理人员对舆情进行介入,如通过及时澄清事实、道歉公告、出台解决方案等方式解决矛盾和问题,删帖、降热搜、屏蔽事件关键词、校内舆论监控过滤等方式“捂”“堵”“拖”以达到舆情减退的目的。在控制性舆情消退中,官方力量针对舆情生发的各方力量进行弱化处理以实现媒体少报道不报道、公众不感兴趣或兴趣点转移。对高校而言,当负面的突发事件网络舆情生发,通过制造具有新的刺激点事件使公众兴趣点转移是件比较困难的事情,因此常寄托于自发的舆情消退,或采用方法实现控制性舆情消退。

  2.3、 本质——舆论场各方互动博弈

  正面或者中性性质的突发事件网络舆情,如招生季的晒校花、最美录取通知书排行;入学季的花样迎新,毕业季的校长致辞“段子”等,常由在校生、校友等在自媒体媒介传播热议后引起媒体关注报道从而形成舆情。此类突发事件因本身与公众的价值追求趋于一致或没有明显的冲突,后继的刺激点较少,公众能很快获得所需的舆论信息,容易转移注意力到其他热议事件上去,校方、民间和媒介的博弈力量能很快达成“协议”,理性意见下最终舆情消退。在负面性质的突发事件网络舆情中,校方作为高校处置突发事件的引导力量,从理论上在舆论场中占据高势位,能进行自上而下的观念灌输和澄明是非。但在实际演化中,能掌握网络舆情演化动向的常常不是校方,而是更擅长在网络平台获得话语权的在校生、校友、媒体等。网络传播中,抓住注意力比信息更有价值。在这一方面,即时校方掌握了一手、真切的信息,但在网络传播中,抓住受众注意力的能力却是较大的考验。当事人能了解自己掌握的部分真相并具有极强说服力。但“当局者迷”、表达个人诉求的主观意愿可能会使信息在表述和传递中失真。媒体等在了解事实真相、报道新闻的过程中也有出现偏听偏信,甚至为制造热点措辞含糊、武断乃至扭曲信息。普通网民通过网络媒介进一步参与到事件的讨论和传播对事情的酝酿发酵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总的来说,信息源通过网络媒介到达受众的手里,受众通过甄别形成自己的观点并进行二次传播。在这个过程当中,话题的热度受到事件当事人本身及事件内容敏感性、观点争议性等的影响。

  参考文献

  [1] 颜廷昆.网络议题演变微观模式构建与应对策略研究[J].现代视听, 2012 (3) :34-38.
  [2] 贺艳花.教育网络舆情演变规律研究[D].长沙:湖南大学, 2015.
  [3] 项权, 于同洋, 肖人彬.突发事件网络舆情演化与干预[J].计算机应用, 2018, 38 (S2) :97-102.
  [4] 施文辉.自媒体时代高校负面网络舆情的演变与引导[J].南昌教育学院学报, 2018, 33 (6) :82-84.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