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妊娠期糖尿病患者应用血脂水平诊断的价值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19-05-09

  国外有研究认为动脉粥样硬化指数,ADA、GGT升高可能是GDM的危险因素[1,,2],我们为了了解在单胎初孕的孕妇人群中妊娠期糖尿病和正常孕妇之间的血脂的差别,进行了本次研究。

  1、对象与方法

  1.1、对象 收集2014年-2015年单胎初孕的孕妇,在24周-28周测定血糖的同时测定血脂,筛选出妊娠期糖尿病118例,正常妊娠孕妇117例,对其血脂情况进行比较,另外计算动脉粥样硬化指数并比较。

  1.2、GDM诊断:按照ADA诊断标准,孕妇于24周-28周做葡萄糖耐量试验(OGTT),抽血查空腹血糖,再服下200 mL左右葡萄糖水(含75 g无水葡萄糖),5 min内服完,服糖后1 h、2 h分别抽血测血糖,设定正常标准分别为5.1 mmoL/L、10.0 mmoL/L、8.5 mmoL/L,有任一值大于或等于上述标准即诊断为妊娠期糖尿病。血糖测定使用日立7060全自动生化分析仪。

  1.3、空腹胰岛素水平测定 空腹抽血,分离血清,用罗氏cobas6000自动生化免疫分析仪测定。

  1.4、血脂四项的测定 空腹抽血,分离血浆,用东芝TBA-120FR全自动生化分析仪测定总胆固醇(TC)、甘油三酯(TG)、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HDL-C)、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

妊娠期糖尿病患者应用血脂水平诊断的价值

  1.5、糖化血红蛋白的测定 空腹抽血,用爱科来HA8180糖化血红蛋白分析仪测定糖化血红蛋白。

  1.6、动脉硬化指数的计算方法是(总胆固醇-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

  1.7、胰岛素抵抗指数计算方法是:胰岛素抵抗指数=空腹血糖×空腹胰岛素/22.5。

  1.8、统计处理 用SPSS 16.0做统计处理,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Mean±SD)表示,检验方法是t检验,预测价值检验用ROC曲线,检验水准α=0.05,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表1 病例组和正常组的血脂、动脉硬化指数比较(Mean±SD)
表1 病例组和正常组的血脂、动脉硬化指数比较(Mean±SD)

  2、结果

  孕妇年龄18岁-36岁,对照组(26.14±3.40)岁,病例组(27.00±3.31)岁,其中两组大于或等于35岁以上孕妇总共只有3人,两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对照组中有DM家族史的16人,病例组中有DM家族史的有14人,卡方值χ2=0.17(P=0.68),即两组之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对病例组和对照组的孕前BMI、血脂、动脉硬化指数、胰岛素抵抗指数进行比较结果如表1所示。

  孕前BMI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TC、TG和HbA1C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HDL无差异(P=0.054)。病例组和对照组的动脉硬化指数差别虽然没有统计学意义,但是病例组的动脉硬化指数与对照组相比,有升高趋势,另外,表1显示正常组TC反而高于病例组。

  由表2看出,TG数值绘制的ROC曲线下面积为0.585,P<0.05,说明有预测意义,但是诊断价值不高,另外计算用TG预测妊娠期糖尿病的约登指数最大值0.173,对应的灵敏度是51.4%,特异度是35.9%,特异度很差,对应的诊断界值是1.62。TC数值绘制的曲线下面积为0.433,P>0.05,无统计学意义。

表2 TG、TC的ROC曲线的检验结果
表2 TG、TC的ROC曲线的检验结果

  3、讨论

  本文研究结果显示在GDM患者中CHO和TG水平明显升高,这与国内许多研究结果一致,另外研究还显示HDL在病例组有下降趋势,动脉硬化指数在病例组的水平则有升高趋势,那么如果有有效的改变血脂谱的方法或许真的是预防妊娠期糖尿病或者改善妊娠期糖尿病母儿结局的重要手段。

  现阶段临床上对妊娠期糖尿病的确诊普遍采用OGTT的方法,但是现存的问题有以下几点:如果对血糖的调节能力较差,喝糖水对孕妇本身不好,甚至是危险的;有些孕妇对饮糖水敏感,常见有恶心呕吐,不能继续进行检查的情况;做OGTT费时费力,如果孕晚期有胎儿偏大、羊水过多的情况,要求孕妇复查OGTT,很多孕妇会选择拒绝复查。如果有一种更方便的检查方式代替OGTT检查或者能够充分预测GDM对众多孕妇来说是一件好事[3-5]。

  现在临床上也经常见到一些孕妇在中期时血糖正常但是血脂升高,然后在孕晚期发现血糖也高。那么发现血脂升高后,我们应该怎么样做才能预防妊娠期糖尿病,改善母儿结局呢,其中饮食结构调整、运动和睡眠调整可能是最安全有效的方法。

  参考文献
  [1] Liang Z, Wu Y, Zhu X, et al. Insulin resistance and lipid profile during an oral glucose tolerance test in women with and without 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 [J]. J Obstet Gynaecol, 2016, 36(3): 337-339.
  [2] Khosrowbeygi A, Shiamizadeh N, Taghizadeh M. Maternal circulating levels of some metabolic syndrome biomarkers in 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 [J]. Endocrine, 2016; 51(2):245-255.
  [3] 赵明, 李光辉, 孕7-15周空腹血浆葡萄糖水平和血脂水平预测妊娠期糖尿病发生风险的临床价值[J]. 中华妇产科杂志, 2016,51(11): 835-839.
  [4] Van De Woestijne AP, Monajeni H, Kalkhoven E, et al.Adipose tissue dysfunction and hypertriglyceridemia:mechanisms and management [J]. Obes Rev, 2011, 12(10):829-840.
  [5] Ryckman KK, Spracklen CN, Smith CJ, et al. Maternal lipidlevels during pregnancy and gestational diabete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J]. BJOG, 2015, 122(5):643-651.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