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工业供给侧改革下服务型制造供应链运营问题与对策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19-04-28

  摘   要: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 要支持传统产业优化升级, 以及深化结构性供给侧改革, 优化存量资源配置, 扩大优质增量供给。受互联网、社交网络和大数据的冲击, 消费者逐渐成为市场主导者, 我国制造业必须破解其行业内普遍存在的同质化无效供给问题才能得以生存和持续发展。为了解决这一致命问题, 各制造企业纷纷进行服务化转型[1], 由以往的仅提供有形实物产品转变为提供交付内容为“有形实物+无形服务”的产品服务系统 (PSS) , 相应的供应链模式也转型为服务型制造供应链。服务型制造具有价值链整合、创新增值的特性。推动生产型制造向服务型制造转变, 是我国制造业提质增效、转型升级的内在要求, 也是推进工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途径。在国家战略的指引下, 2016年7月, 国家工信部会同发改委和中国工程院共同印发了《发展服务型制造专项行动指南》。在实业界, 服务型制造供应链这一新模式逐渐得到广泛采用。

  关键词:  供给侧改革战略,服务型制造,供应链,运营风险,应对策略

  国家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战略要求企业提供更好质量、更高效率的供给, 这给服务型制造供应链的运营管理带来了新的挑战。同时, 由于既涉及有形产品的生产, 又涉及无形服务的提供及相关集成, 服务型制造供应链是将制造与服务进行融合的复杂系统, 其运营过程比传统产品供应链或服务供应链的都更复杂、困难, 因此面临诸多风险和挑战, 如何有效应对风险是其亟需解决的问题。

  目前, 国内外学者对服务型制造供应链进行了一系列的定性、定量和实证研究。定性研究方面, Kastalli和VanLooy对比和分析了服务型制造供应链与制造供应链和服务供应链之间的差异[2];王康周等建立了服务型制造供应链的管理框架[3];但斌等从制造过程和服务过程集成的角度提炼出了服务型制造供应链的四种模式[4]。定量研究方面, 解季非对制造企业如何根据自身条件以及面临的市场环境选择出最优的服务化路径进行了研究[5];王薇薇等对服务型制造供应链的弹性和稳定性进行了计算和评价[6]。实证研究方面, 李强等基于国内上市制造企业的数据针对服务化选择的影响因素进行了实证检验[7]。而关于服务型制造供应链运营过程中的风险及应对的研究尚亟待进行。

工业供给侧改革下服务型制造供应链运营问题与对策

  一、供给侧改革战略下服务型制造供应链的运营风险分析

  服务型制造供应链的运营风险是指其运营过程中, 阻碍各成员企业及客户承担各自角色关系或者导致角色关系趋向破裂的不确定事件对供应链运营目标所产生的不利影响。与其他类型供应链的运营风险相比, 服务型制造供应链的运营风险主要表现在其社会网络结构变化所导致的利益相关方关系变化的不确定性等方面。服务型制造供应链的成员企业包括负责对产品和服务进行集成的系统集成商 (核心企业) , 原材料供应商、零部件制造商、实物产品制造商、分销商、物流服务商、研发服务商、金融服务商和售后服务商等多种类型的企业, 各方之间的协作多样化, 关系错综复杂, 使供应链在运营过程中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风险。

  (一) 劣势成员企业易退出导致供应链网络解体

  服务型制造供应链中, 由于不同类型成员企业拥有的资源不同, 各成员企业受到供应链网络的约束不大, 都有较强的自主行为能力, 所以容易在自身利益受到威胁时做出损害供应链系统利益的选择来维护自身利益。因各类资源拥有者都需要向系统集成商提供资源, 而物流服务商的服务贯穿于整个产品生产、提供环节, 两者在供应链中都有较高的地位。尽管如此, 服务型制造供应链中的权力分布总体来讲仍然比较分散, 缺乏对其他各方均有较强约束力的领导者。这容易导致在供应链中因资源控制力弱、权力较小而处于被控制地位的弱势成员 (如售后服务商等) 的利益受损, 从而被迫退出供应链网络, 导致供应链解体。尤其是在服务型制造供应链的发展初期, 成员企业间的信任度不高, 受多方控制的弱势成员的利益难以得到保障, 更容易发生此类风险。

  (二) 客户流失的风险增加

  由于PSS的复合性、实时性、定制性和客户参与性等特征, 服务型制造供应链的成员企业间的合作更复杂, 提供有效的PSS比单纯提供产品或服务更困难。客户需求的个性化、产品和服务的匹配、服务能力不可存储等因素都导致PSS交付过程中的不确定性增加, 实现高质量、高效率供给的难度很大。由于客户需求的响应过程需要由制造资源、服务资源协同完成, 且单域制造资源也可能同时服务于多个需求, 因此客户需求与制造、服务资源间存在着复杂的动态关联映射关系。受供应链自身原因或外部环境等的影响, 服务交付过程中各项资源的状态通常是动态变化的, 这种变化进一步加剧了制造、服务过程的不确定性, 给服务质量带来影响从而影响客户满意度。当客户对产品或服务不满意时却只能向系统集成商反馈。作为核心企业的系统集成商由于需要与其他成员企业紧密交往, 就很可能忽略掉客户的反馈。因接收不到系统集成商的指示, 为客户直接提供服务的成员企业也不会及时采取有效措施来提高客户满意度, 因此容易造成客户流失增加, 给供应链的生存带来风险。

  (三) 生产能力与服务能力难以匹配

  服务型制造供应链的能力管理与制造供应链或服务供应链的能力管理不同, 需要对生产和服务两类能力进行协同管理。服务型制造供应链中, 产品质量与需求量直接决定着相应服务的需求量, 而服务提供的质量又会影响客户对实物产品及PSS整体的评价, 进而影响未来的产品需求量, 且服务可能呈现为长期、多次、不同种类、需求不确定性较强的服务, 因此生产与服务能力需要相互匹配。对服务型制造供应链的制造系统而言, 因生产能力可存储, 通常可以根据市场需求预测来准备较充分的能力;对服务系统而言, 因服务能力不可存储, 一旦未能充分使用就只能直接损失掉, 给服务资源提供者造成损失, 所以为了尽可能使自身能力处于充分利用的状态以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 服务资源提供者通常没有动力来准备充足的服务能力应对多变的客户需求。当面临的需求较大时, 服务能力的紧缺度通常会远高于生产能力, 供应链中两类能力不匹配的风险增加, 制约着供应链提高客户需求的满足度。

  (四) 供应链的牛鞭效应增加

  牛鞭效应是各类供应链都需要解决的问题, 而服务型制造供应链中这一问题更为突出。对服务型制造供应链而言, 由于PSS中产品和服务的性质截然不同, 如果缩短实物产品的订货提前期, 固然可以减少制造部分的牛鞭效应, 但同时也会增加服务部分的牛鞭效应;而若要依照产品需求来降低服务部分的牛鞭效应, 又会导致服务质量下降。此外, 服务的不可存储性、生产消费的同步性, 决定了服务不能事先储存, 客户不可能即到即获得服务, 使得时间敏感性导致的客户不耐烦行为加剧。当积压的服务订单较多时, 服务提供商通常会增加服务能力。但服务能力的增加有一定提前期 (如进行人员招聘和培训、设备采购等都需要时间) , 所以服务能力增加具有一定的延迟性。在此提前期内, 部分客户会因为等待时间过长而另寻它法, 导致服务能力增加后面对的服务订单反而大幅减少, 新增的服务能力被浪费掉, 从而进一步加剧了服务型制造供应链的牛鞭效应。

  二、供给侧改革战略下服务型制造供应链的风险应对策略

  为有效应对上述运营风险, 服务型制造供应链可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来降低各类风险带来的不利影响, 从而实现持续、高效发展。

  (一) 引入联盟策略

  服务型制造供应链中的弱势成员企业可以选择与具有较高地位的一个或多个成员企业进行联盟, 以提高获取资源、信息的能力和在供应链中的影响力。当联盟结成之后, 供应链中各成员间的联系更加紧密, 权利集中程度也会得到提高, 对作为资源输出方的成员企业而言其权利变得更集中, 而作为资源接受方的成员企业间的地位差异会减小, 因此大部分成员企业都能在联盟中受益, 有利于提高供应链的稳定性。如, 汽车行业的分销商通常会选择与售后服务商联合, 以4S店模式进行整车销售、零部件供应、售后维修保养、信息反馈等服务, 在为客户提供了便利的同时也使联盟企业的利润多元化。因此, 可以在服务型制造供应链中引入联盟策略, 以降低弱势成员退出造成供应链解体的风险。

  (二) 实行服务智能化策略

  服务型制造供应链可以原有客户群体为基础, 充分应用大数据、物联网、云平台等新一代信息技术, 对接科技、文化等多种资源, 融入众创、众包、众扶、众筹等元素, 构建跨行业、跨地域的信息共享平台, 通过利用现代服务技术来实现对广域、分散、异构制造资源的服务化、物联化、协同化和智能化处理, 对供应链内的制造、服务资源进行集中管理与高度共享。这可以由供应链的核心企业系统集成商主导创建该平台, 并会同客户、其他成员企业及利益相关者对平台进行共建和共享, 以减少供应链与客户需求之间的信息不对称、生产和服务能力不匹配等带来的风险, 降低牛鞭效应造成的不利影响, 提高供应链的快速响应能力。通过该主导平台, 服务型制造供应链可及时、充分掌握客户的产品使用和服务信息, 在供应链与客户、客户与客户间的互动中吸收创新创意, 以持续改进产品, 不断改善服务, 减少交付过程中的各种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依托该信息平台, 服务型制造供应链还可实现去中介化, 降低交易成本, 提高资源的配置效率, 为客户提供低成本、高效率的专业化、协同化、智能化服务。

  (三) 进行产能分享策略

  分享经济借助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信息技术, 能够对闲置资源的供需双方进行精确地动态匹配, 从而实现闲置资源的使用权交易, 大幅降低交易成本的同时达到物尽其用、互利共赢的目的。服务型制造供应链可以采取产能分享策略, 以研发、生产、管理、服务提供等生产、服务资源的供需撮合为突破口, 构建产业链协同一体的资源调度网络平台, 实现对供应链内生产能力、服务提供能力、系统集成能力等资源、对供应链外的产业链内其他同行的可用生产、服务资源的实时监测, 以便在自身能力富裕时及时进行能力外借、在自身能力不足时及时借用外部闲置, 实现供需匹配。通过充分发挥互联网对资源的统筹整合能力来改善供应链内的生产、服务能力难以匹配的问题, 达到服务质量 (服务延迟和服务订单积压的波动) 和成本 (服务能力的波动) 之间的平衡, 增加实物产品与服务提供的适应性和灵活性, 提高供应链的供给质量和效率。

  服务型制造供应链是顺应国家的工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及市场发展要求的产物。本文通过对其复杂的供应链结构、交付内容的特殊性以及客户需求的定制性等特征进行深入分析, 挖掘此类供应链在运营过程中存在的诸如劣势成员企业易退出导致供应链网络解体、客户更容易流失、生产能力与服务能力难以匹配和牛鞭效应增加等风险。在对各类风险的产生原因及后果进行深入分析的基础上, 给出了相应的风险应对策略:如进行成员联盟策略、服务智能化策略以及产能分享策略等, 以降低上述运营风险带来的不利影响, 为供应链充分利用各方资源, 提供优质、高效的思路和借鉴。

  参考文献:

  [1]Kastalli I V, Van Looy B.Servitization:Disentangling the Impact of Service Business Model Innovation on Manufacturing Firm Performance[J].Journal of Operations Management, 2013, 31 (4) :169-180.
  [2]王康周, 江志斌, 林文进, 等.服务型制造混合供应链管理研究[J].软科学, 2013, 27 (5) :93-100.
  [3]林文进, 江志斌, 余红旭.基于案例研究的服务型制造管理框架应用分析[J].工业工程与管理, 2018, 23 (06) :1-7+15.
  [4]但斌, 罗骁, 刘墨林.基于制造与服务过程集成的产品服务供应链模式[J].重庆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016, 22 (01) :99-106.
  [5]解季非.制造企业服务化路径选择研究[J].中国管理科学, 2018, 26 (12) :135-145.
  [6]王薇薇, 洪跃, 张在房.服务型制造混合供应链的稳定性及弹性评估[J].计算机集成制造系统, 2018, 24 (01) :203-212.
  [7]李强, 原毅军, 孙佳.制造企业服务化的驱动因素[J].经济与管理研究, 2017, 38 (12) :55-62.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