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中日旅游国际贸易竞争力影响因素及实证分析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18-02-27

本篇文章目录导航:

【题目】中国与日本旅游服务贸易的实力对比分析
【第一章】日中两国国际旅游服务业竞争力比较绪论
【第二章】旅游服务国际竞争力理论基础与研究综述
【第三章】中日旅游服务贸易现状及趋势
【第四章】中日旅游业贸易国际市场比较分析
【第五章】中日旅游国际贸易竞争力影响因素及实证分析
【第六章】发展我国旅游服务贸易的对策和建议
【参考文献】中日旅游服务贸易发展比较研究参考文献

 

 第 5 章 中日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影响因素及实证分析

  5.1 变量选取。

  5.1.1 因变量的选取。

  总结专家学者在中日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影响因素方面的研究,以中日两国历年国际市场占有率 IMS、显示性竞争优势指数 CA、贸易竞争力指数 TC、显示性比较优势指数 RCA 为基础进行主成分分析,得出主成分 1 和主成分 2 的得分,最后根据两个特征根不同的占比计算综合得分,以中日两国的竞争力综合得分差值为因变量。
 

中日旅游国际贸易竞争力影响因素及实证分析
 

  (1)因子的信度分析。

  根据数据的统计和变量的测量,对旅游贸易国际竞争力的各个部分内容进行信度分析,数据分析结果显示,旅游贸易国际竞争力及各因子的 Alpha 值在 0.7 以上,说明旅游贸易国际竞争力的数据具有可靠性,具体如表 5.1 所示:

 

  根据数据的统计和变量的测量,对日本历年国际市场占有率 IMS、显示性竞争优势指数 CA、贸易竞争力指数 TC、显示性比较优势指数 RCA 各因子进行信度分析,数据分析结果显示, Alpha 值在 0.7 以上。

  同时使用 KMO 对数据进行检验,中国旅游贸易国际竞争力的 KMO 值为 0.823,日本旅游贸易国际竞争力的 KMO 值为 0.806,均适合主成分分析。将四个因子带入 SPSS软件中,对所统计的数据进行主成分分析,得到解释的总方差矩阵,如表 5.3 所示:

 

  根据表 5.3 的解释方差矩阵,从解释方差的贡献率来看,前 2 个公因子对旅游国际贸易竞争力的贡献率达到了 74.832%,能够代表解释整体数据的信息,将原始数据带入与两个成分建立成分矩阵,得出主成分 1 与国际市场占有率 IMS 和贸易竞争力指数 TC的相关性高。主成分 2 与显示性竞争优势指数 CA、显示性比较优势指数 RCA 相关性高。

  而后对原始数据和标准后的数据进行系数计算,得到标准化后的竞争力的综合得分为两个主成分的累加,得到的具体方程:

  F=0.72IMS+0.61CA+0.86TC+0.75RCA (5.1)使用标准化的数据对中日两国的旅游贸易竞争力综合得分进行计算,得出中日两国的贸易竞争力综合得分如表 5.4 所示:

 

  5.1.2 自变量的选取。

  依照波特提出来钻石模型来中日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影响因素,波特认为影响某一行业的国际竞争力应当包括生产要素、需求状况、相关产业的支持、国际市场和国内竞争、政府和机会六个因素。结合专家学者所选取的自变量指标,由于旅游服务贸易,主要是基于从业人员的服务所开展的贸易活动,选择人力资源作为生产要素代表,以旅游服务业的从业人员总数作为具体指标。由于国内需求状况主要是基于国内居民的消费水平的基础上,人均旅游消费水平越高,其所能开发的旅游市场需求越大,故而将国内居民旅游消费代表需求状况,以国内居民旅游消费作为具体指标。旅游服务的国际贸易主要是借助国际航班航线来支持入境旅游的发展,因此将国际航班航线作为支持产业的代表,以国际航班航线总数为具体指标。以旅行企业的数量代表旅游行业的同业竞争状况,以旅行社数量作为具体指标。由于政府和机遇直接反映在旅游行业的市场变化上,因此将市场开发程度作为该类因素的代表,具体以旅游行业的贸易总额与 GDP 的比值作为具体指标。由于研究对象为中日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故而根据上述指标,选择中国与日本的汇率作为第六大自变量,在这五大指标方面的差值作为最终解释变量。

  5.1.3 控制变量的选取。

  同时假设上述自变量对因变量具有影响作用,但是在旅游服务贸易的发展过程中,受到了国际市场环境,甚至于国内的旅游服务贸易发展规模、发展方向等影响,为了保证对因变量的效果分析结果明显,需要对除了五个因变量之外的等为控制变量,将国际市场环境、国外其他国家旅游服务贸易发展规模、国内的旅游服务贸易目标市场这些外部支持因素保持稳定值,以保证自变量和因变量之间的对应关系。

  

  鉴于旅游服务贸易的发展时效性,选择 2006 年-2016 年的各指标数据,中国的旅游服务国际贸易的指标数据来源于国家统计局、国际旅游统计年鉴、2006-2016 年《中国旅游业统计公报》以及 2006 年-2016 年《全国旅行社统计调查情况的公报》,日本方面的数据来源于 2006 年-2016 年《日本旅游白皮书》、日本政府观光厅官网数据,同时结合《2015-2020 年中国日本旅游产业市场运行暨产业发展趋势研究报告》、世界贸易组织WTO 统计数据。对收集的数据进行整理和计算,得出三级指标的具体数值。通过计算,得出相应的指标数据如表 5.6 所示:

  5.1.4 变量的关系假设。

  依据波特钻石模型,认为人力资源、国内居民的消费水平、国际航空产业、旅游企业、市场开发程度对旅游对外贸易竞争力存在影响。同时基于中日旅游服务业对外贸易的发展,认为中日双方的旅游贸易国际竞争力综合得分差值受到了中日旅游服务业的从业人员总数差值(x1)、国内居民旅游消费差值(x2)、国际航班航线总数差值(x3)、旅行社数量差值(x4)、旅游行业的贸易总额与 GDP 的比重差值(x5)的直接影响。其中中日旅游服务业的从业人员的数量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该行业的发展情况,一般情况下,行业发展较好,则其所需的人力较大,其所增设的就业岗位较多,则其从业人员较多,基于此,提出假设 1:中日旅游服务业的从业人员总数差值对中日双方的旅游贸易国际竞争力综合得分差值有正面预测作用。即人力资源对旅游服务国际贸易具有正向预测作用。居民消费水平反映了居民的经济状况,一般而言,消费水平越高则表明经济状况越好,而经济发展对行业发展具有明显的作用力,基于此提出假设 2:国内居民旅游消费差值对中日双方的旅游贸易国际竞争力综合得分差值具有正向影响。即国内居民的消费水平对旅游服务国际贸易具有显着正向影响。经济发展过程中,行业发展之间存在必然的关联性,且不同的行业与行业之间存在着共同发展和相辅相成的关系,旅游服务产业的发展实际上与交通运输业的发展存在密切联系,二者存在相互依存和相互促进的发展关系,而旅游服务的国际贸易则与交通运输业中的航空运输关系密切。基于此,提出假设 3:国际航班航线总数差值与中日双方的旅游贸易国际竞争力综合得分差值存在显着的正向关系,即国际航空产业与旅游服务国际贸易存在显着的正向关系。企业作为行业发展的基本单位,旅游服务行业发展情况受到了旅游企业的影响,旅游企业总体数量则直接对旅游服务行业产生影响,基于此,提出假设 4:旅行社数量差值对中日双方的旅游贸易国际竞争力综合得分差值具有正向影响。即旅游企业对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具有显着正向影响。市场是行业发展的基本前提,具备良好的市场则表明行业发展的情景越好,同时旅游行业的市场开发程度越高,则表明旅游行业的市场占有率以及市场发展前景越好,故而认为市场开发程度对旅游行业的发展具有直接的预测作用。基于此,提出假设 5:旅游行业的贸易总额与 GDP 的比重差值对中日双方的旅游贸易国际竞争力综合得分差值具有正向预测作用。即市场开发程度对中日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具有显着正向预测作用。

  5.2 旅游服务贸易影响因素分析。

  5.2.1 平稳性检验。

  中日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影响因素的各个变量均为时间序列数据,为保证研究的可行性,将收集和处理后的数据,取对数,导入 EViews7.0 软件中,建立相应的 EViews文件,使用 ADF 值检验,并对各变量的平稳性进行检验,各时间序列的平稳性检验如表 5.7 所示:

 

  表 5.7 通过对各变量序列的 ADF 值进行检验,其中 1%level、5%level、10%level对应值为 MacKinnon 单方面的假定值。通过对 ADF 绝对值与 1%level、5%level、10%level下的绝对值作比较。在对单位根检验中使用了常数,用于调整序列,此外,由于是年度数据,所以将滞后系数定为 10。通过检验可知自变量中,x1、x2、x3、x4、x5 为非平稳序列,经过一阶差分后,x1、x2、x3、x4、x5 在 10%水平下为平稳序列。在因变量中,y 经过一阶差分后为平稳序列。由于所检验的时间序列中 y、x5、x4、x3、x2、x1则为一阶单整序列,故对 y、x5、x4、x3、x2、x1 进一步进行协整检验。

  5.2.2 协整性检验。

  为进一步分析和确定因变量与中日旅游服务业的从业人员总数差值(x1)、国内居民旅游消费差值(x2)、国际航班航线总数差值(x3)、旅行社数量差值(x4)、旅游行业的贸易总额、GDP 的比重差值(x5)与 Y 之间的关系,通过协整检验非平稳的多个变量之间的长期关系,使用 Johansen 协整检验上述变量。为保证中日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影响因素这一前提,对变量进行协整检验,具体如表 5.8 所示:

 

  由表 5.8 可知,竞争力综合得分差值与中日旅游服务业的从业人员总数差值(x1)、国内居民旅游消费差值(x2)、国际航班航线总数差值(x3)、旅行社数量差值(x4)、旅游行业的贸易总额与 GDP 的比重差值(x5)不存在协整关系。在 5%水平下显着,竞争力综合得分差值与中日旅游服务业的从业人员总数差值(x1)、国内居民旅游消费差值(x2)、国际航班航线总数差值(x3)、旅行社数量差值(x4)、旅游行业的贸易总额与 GDP 的比重差值(x5)均存在一个长期均衡关系,因变量与每一个自变量中存在一个协整方程支持即限定确定性趋势假设的成立,进一步验证了中日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与影响因素之间存在长期的协整关系5.2.3 回归分析。

  构建模型一,即建立以 lnx1 为自变量,以 lny 的线性关系模型, 如公式 5.2 所示:

  lnY=β*lnx1+a (5.2)通过对二者的关系进行回归分析,探讨其中的内在规律,分析结果如表 5.9 所示:

 

  通过表 5.9,我们可知,将中日旅游服务业的从业人员总数差值因素代入回归方程,R2 为 0.573,即中日旅游服务业的从业人员总数差值能解释竞争力综合得分的 57.3%的变异量,且回归系数的 t 检验值为 0.000,表明结论非常显着(p<0.01),说明中日旅游服务业的从业人员总数差值对竞争力综合得分具有显着的正向预测作用。

  构建模型二,即建立以 lnx2 为自变量,lny 为因变量的线性关系模型,如公式 5.4所示:

  lny=β*lnx2+a (5.4)通过对二者的关系进行回归分析,探讨其中的内在规律,得到的结果如表 5.10 所示:

  

  从表 5.10 可以看出,将 lnx2 代入回归方程后,解释变异量为 0.487,即 lnx2 能解释 lny 的 48.7%的变异量,且回归系数的 t 检验值为 0.000,表明结论非常显着(p<0.01),说明 lnx2 对 lny 促进具有显着的正向预测作用。

  通过构建模型三,我们建立以 lnx3 为自变量,lny 为因变量的线性关系模型,如公式 5.6 所示:

  lny=β*lnx3+a (5.6)通过对二者的关系进行回归分析,探讨其中的内在规律,得到的结果如表 5.11 所示:

  

  得到标准化的回归方程为:

  lny=0.571*lnx3+1.975 (5.7)从表 5.11 可以看出,将 lnx3 代入回归方程,解释变异量为 0.512,即 lnx3 能解释lny 的 51.2%的变异量,且回归系数的 t 检验值为 0.000,表明结论非常显着(p<0.01),说明 lnx3 对 lny 具有显着的正向预测作用。

  通过构建模型四,我们建立以 lnx4 为自变量,lny 为因变量的线性关系模型,如公式 5.4 所示:

  从表 5.12 可以看出,将 lnx4 代入回归方程,解释变异量为 0.471,即 lnx4 能解释lny 的 47.1%的变异量,且回归系数的 t 检验值为 0.000,表明结论非常显着(p<0.01),说明 lnx4 对 lny 具有显着的影响。

  通过构建模型五,我们建立以 lnx5 为自变量,lny 为因变量的线性关系模型,如公式 5.10 所示:

  lny=β*lnx5+a (5.10)通过对二者的关系进行回归分析,探讨其中的内在规律,得到的结果如表 5.13 所示:

  

  从表 5.13 可以看出,将 lnx5 代入回归方程,解释变异量为 0.492,即 lnx5 能解释lny 的 49.2%的变异量,且回归系数的 t 检验值为 0.000,表明结论非常显着(p<0.01),说明 lnx5 对 lny 具有显着的正向影响。

  5.3 回归结果分析。

  通过对中日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影响因素的实证分析,结论显示:旅游服务业的从业人员总数、国内居民旅游消费、国际航班航线总数、旅行社数量、旅游行业的贸易总额与GDP的比重与中日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具有正相关,即可以说明人力资源、国内居民的消费水平、国际航空产业、旅游企业以及市场开发程度对中日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具有显着影响。其中旅游服务业的从业人员总数、国内居民旅游消费、国际航班航线总数、旅行社数量、旅游行业的贸易总额与 GDP 的比重对中日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的显着正向影响在 1%的显着性水平下显着,说明当旅游服务行业人力资源高时,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就提高;游服务行业人力资源低时,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就降低,假设 1 得以验证。此外国内居民的消费水平与中日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存在中度正相关,当国内居民旅游消费差值越大,则中日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综合得分差值越大,当国内居民旅游消费差值越越小,则中日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综合得分差值越小,表明当国内居民的消费水平高时,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也会提高,假设 2 得以验证。国际航班航线总数差值与中日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存在正相关,国际航班航线总数差值越高,则中日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综合得分差值越大,即国际航空行业的发展与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存在显着的正相关,表明当国际航空产业发展较好时,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也会提高,假设 3 成立。对旅行社数量与旅游服务贸易的国际竞争力之间的实证分析,得出旅行社数量差值越大,中日双方的旅游贸易国际竞争力综合得分差值越大,反映出旅游企业发展较好时,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较高,假设 4 得以验证。市场开发程度均与中日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存在中度正相关,;当市场开发程度越高时,国家的旅游服务贸易竞争力也会越高,假设 5 得以验证。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