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文化创意发展与居民消费结构的现状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18-03-04

本篇文章目录导航:

【题目】文创产业对消费机构的影响探析
【第一章】文化创意建设对消费机构的改变研究绪论
【第二章】文化创意发展与居民消费结构的现状
【第三章】文创产业繁荣对居民消费结构的影响机制分析
【第四章】文化创意兴盛对市民消费结构影响的实证研究
【第五章-参考文献】文创行业建设下消费结构现状研究结论与参考文献

 

 第 2 章 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与居民消费结构的现状

  本文旨在研究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对居民消费结构的影响,而对于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定义与度量,相关学者并还未形成一致的看法。所以,在进行论文的理论分析及实证分析之前,需要对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与居民消费结构的定义与度量进行介绍,并分析它们的现状。同时介绍居民消费结构的定义、度量与现状。

  2.1 我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现状。

  2.1.1 文化创意产业的定义与度量。

  (1)文化创意产业的定义。

  文化创意产业的日益繁荣引来了中外学者的广泛探讨与钻研,但关于其内涵的界定至今未得到真正的统一。本文将对其发展路径整理分析,以更好地界定文化创意产业的内涵。

  纵观中外文献,其发展脉络可总结为:文化工业—文化产业—创意产业—文化创意产业。“文化工业”最早由德国的 Adorno 和 Horkheimer 在 1947 年提出,但他们并未认识到此行业对社会发展的推动作用。而伴随着大众文化的兴起与发展,文化产业的这一称呼出现,英美等国家的学者们的也纷纷表示支持这一叫法。大众也逐渐意识到它的发展对社会进步和人们生活水平提高都有着积极作用。

  1997 年由英国布莱尔政府支持下成立的英国创意产业特别工作组针对新的社会消费特征,首次提出了“创意产业”这一概念。然而中外学者们对于创意产业的与文化产业的内涵界定以及外延的边界却有着不同看法。

  一方认为,创意产业是文化产业的一部分,是其发展的高级阶段,二者内容存在重叠。金元浦(2006)就提出创意产业是一种互不相同的行业、产业间的相互融合的过程,面对新的经济形态,文化产业通过与其他行业的跨界来实现优势互补,从而造就了创意产业的产生。则一方则认为认为创意产业与文化产业并没有太多相关性,张晓军(2006)指出它已突破传统产业的界限,是一种需要依靠创意群体的高文化、高技术、高管理的行业。

  有关创意产业与文化创意产业之间的关系仍存在不少争论,但却无法否认二者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而有“创意产业之父”之称的英国学者的 J.Howkins(2002)则对科学和文艺在创意活动中被分割的现象的引起了重视,他站在从知识产权的角度,将曾被忽视的属于自然科学中的不同学科的科研钻研、专利成果等均归入了创意产业的范畴中,由此创意产业被分为“专利、版权、商标和设计”这四大产业部门。刘轶(2007)指出,面对新的产业形态,无论是称为“文化产业”,或者是“创意产业”,都存在着自身不可避免的片面性,所以统一称作“文化创意产业”,才能将前二者优势互补,真正揭示属于该产业应有的内涵,充实它的真实含义。就当前而言,一些地方比如上海、北京等就采取了这种折中的方式,将其称作文化创意产业,并根据地方实际情况建立了统计范围与标准。

  2013 年国家统计局社科文司首席统计师在解读文化产业统计数据时,针对记者问到的“关于‘创意产业’或‘文化创意产业’等不同称呼的看法”时回答道:“文化产业作为一个新兴行业,每个国家均可依据自己的国情采用不尽一致的界定与统计。而文化创意产业作为其的重要的组成部分,国内很多地区也建立了自己的统计范围和标准。然而这些地方规定的标准和范围却存在非常大的不一致,互相间可比性差,数据的规范和质量难以得到保证。①”

  综上,本文将在称呼上统一称文化创意产业。但考虑到国家统计局 2012 年对文化产业的定义,参照了新的《国民经济行业分类》,具有很强的规范性和综合性,本文将采用这一界定。即文化创意产业是指为社会公众提供文化产品(从内涵)和文化相关产品(从外延)的生产活动的集合”。
 

文化创意发展与居民消费结构的现状
 

  (2)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度量。

  这些年来,关于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度量问题在持续发展与完善中。从迈克尔·波特的“钻石模型”我们可以看到,在他眼中,国家竞争优势归根到底就是产业的竞争优势。而四个关键因子:需求情况、生产要素、企业战略、相关及支持性产业以及机遇、政府行为这两个辅助因子决定了一国特定产业竞争力的大小。以此为基础,根据文化创意产业自身的发展特色,至目前为止,主要出现了以下几种度量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指标体系。首先最受关注是“欧洲创意指数”,它包含人才指数、技术指数、包容性三部分,它揭示了文化创意产业的独有特点,强调了人才和教育的重要性,存在可借鉴的地方,然而很多指标需要主观评价,客观性大打折扣。其次比较典型的还有“香港创意指数”,根据当地教育、科技等方面的实情,提出了包括创意成果、制度资本、人力资本、社会资本、文化资本五个部分的指数。它最大优势在于选择的指标相对全面,且多为客观的数据,但不足之处在于没有赋予细化的指标以一定的权重,不利于实证分析。同时,上海也发挥其首创性,制定了属于我国的第一个的城市创意指标体系,它包含产业规模、科技研发、文化环境、人力资源、社会环境等五个指标。该指标体系综合运用了定性及定量分析,有很强的操作性,具备较高的研究价值。

  本文采用人均文化创意产业的收入来衡量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主要考虑到以下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因为我国统计局并未对文化创意产业额内涵进行统一界定,也只有个别该行业发展的省份对其单独进行了统计,且各省市的统计口径还不一致。同时很多文献采用的《中国文化文物统计年鉴》中的文化产业增加值来衡量,但其覆盖的时间相对较短,也不适合进行实证分析。另一方面是因考虑到中国巨大的人口基数,消除通胀因素后的人均文化创意产业的收入比总收入能更加精准地衡量各省市文化创意产业的真实发展情况。

  2.1.2 我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状况。

  2012 年的年初,文化部的《“十二五”时期文化创意产业倍增计划》发布,提出:2015 年我国文化创意产业增加值至少是 2010 年的 2 倍,年平均增速需大于 20%。党的十八大报告也同样体现了政府对文化创意产业的重视,它强调要将其发展成为我国的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当然,社会各界在政府政策的号召下,更是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因此近年来,文化创意产业也日渐走向更加乐观的发展前景,主要表现出以下特点:

  (1)在 GDP 中的占比逐步提升。

  文化创意产业在国家大政政策的倾斜下,获得了更多优秀人才的流入,资金的投入,以及技术的有力支持,整个行业正呈现出一派蓬勃发展的美好前景。

  

  由表2-1可看出,其产业增加值由2004年的3440亿元增加到了2015的27235亿元,增加了差不多 7 倍(不扣除价格因素)。其增速在 2005 年达到了最快,为 37.1%,而后增速波动变化,时増时减,不过总体增速下降,到 15 年增速只有 11%。但是其占 GDP 的比例一直稳步上升,从 2004 年的 2.15%上升到 2015年的 3.97%,12 年间比例差不多上升了一倍。

  (2)产业集群效应凸显。

  依据产业园区的数量,我国目前的的文化创意产业园区被划分成了三大阶梯。第一梯队包括园区数量大于 100 的广东、上海和江苏,同时山东、北京、安徽的园区数大于 50 的也位列其中;第二梯队包括园区数量大于 50 的河南、河北等省份,同时四川、陕西等园区数大于 30 的省也位列其中;第三梯队则为其他园区数少于 30 的省份①。而按照各产业园区的特点,我国的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又被划分为六大集群。

  首先是规模最大的长三角地区,特色为工业设计、动漫行业及广告策划;然后是以广、深为核心的珠三角地区,主要发展广告、会展等产业;其次环绕北京的首都地区,重点领域为影视演出、文物交易等;接着是规模相对较小的其他三个园区:分别是重点领域为网络软件的川陕地区,主要发展影视动漫的湖南湖北等中部地区以及规模最小的云南的滇海文化集群。

  (3)知识产权重视度增加。

  文化创意产业的核心要素在于文化与创意,一旦被仿制,企业的盈利性将无从保证,故知识产权保护的地位将得到不断强化。最近这些年来,在社会各界的努力下,我国知识产权工作也着实取得了较大的进步。有关知识产权的产出量,如版权、工业设计、商标、专利、商业秘密等的数量大大增加。一方面,这得利于政府的重视,倡导文化大繁荣,出台多项政策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另外,则是相关企业自身的努力。由于企业的规模不断扩大,对知识产权保护的需求也就越旺盛,无论是自身的生产知识产权能力还是维权意识都在提升,对于这一直接关系到企业的切身利益的事情,各企业也给予了应有的重视。可以看到,行业组织的统一领导作用更加明显,龙头企业的带领作用逐渐显现。不得不承认,关于数字版权方面我们国家还存在着很大的监管不到位的现象,但相关政策正在不断完善,我们也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些监管漏洞能够一点点被填补,知识产权的保护能深入人心。

  (4)产业政策及资金支持力度不断加大。

  当下,我国文化创意企业大多还在艰难的起步阶段,自身底子薄、规模小,所以其发展离不开政策的大力支持与资金的大量投入。因为项目的风险大、难估值以及投资周期长,融资难已成为制约我国文化创意企业发展的一个重要短板,故需要政策和资金的双管齐下。一方面,是政府不断推出相关的政策,如 2012年文化部直接在文件中明确了政策倾斜,支持、指导和鼓励民间资本投入文化创意产业。另一方面是提供的资金保障,在财政上国家直接增加了对文娱行业的投入,而在金融市场上,截止 2012 年我国共设立了 33 只含影视等领域的文化创意产业类基金,为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给予了足够的财力支持。

  2.2 我国居民消费结构的现状。

  2.2.1 居民消费结构的定义与分类。

  学者对于居民消费结构的定义有比较统一的认识。消费结构既是一个反映量的指标哦,更是一个反映质的指标,具体而言,它是指居民的各类消费支出之间的一个比例关系,及各自在总消费开支中的占比情况。它受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居民的消费习惯及偏好等各种因素的影响,处于不断的变化中。但它是居民消费水平、消费层次的一面镜子,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消费的变化趋势与规律。

  从不同视角对消费结构进行划分,主要表现为以下方面:

  第一,按吃、穿、住等不同使用价值分,这种分类方式直观,且可以对不同类别再细分,目前多数国家采用此法。如我国国家统计局就按照此法将居民消费支出划分为食品、衣着等八大类消费。

  第二,按满足的需求层次来分,分别为生存型、发展型和享受型消费。生存型消费是为了生存,维持简单再生产等产生的支出,主要体现在基本的吃穿方面。发展型消费的层次较生存型有所提高,是能有助于居民增加知识及自我提升的支出。而享受型消费在则是指能带来愉悦的生活享受的消费。但这三种消费却可能存在一定的交叉性,比如说文化消费支出,既是个人不断提高发展自我的需要,也能带来精神的享受,兼具了发展与享受的需求。但不可否认这种划分方式可以帮助人们更加清楚判断居民的消费水平,及不同阶层人们的消费状况。

  第三,按不同消费形态分为实物及劳务消费。实物消费,如在超市里购买的各种物件,居住的房屋等。而劳务消费与前者不同,自身一般不具备实物形态,是对提供的活动的消费,如修理、理发、旅游等。而且多数情况下,劳务的生产与消费过程密不可分,同步进行,其消费过程会随其生产过程的结束而之终结。本文将结合第一、二种分类法,将八类支出项目按消费层次进行划分,主要考察其中六类项目。生存型消费,含食品、衣着和其他商品及服务支出;发展型消费,含医疗保健、文教娱乐用品及服务及交通通讯支出。

  2.2.2 居民消费水平状况。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迎来了经济蓬勃发展的黄金时期,经济快速增长。此同时,居民最终消费的绝对数额也稳步上升。由图 2-1 可看出:1996 年我国居民最终消费为 33660.34 亿元,此后一直持续增长,2000 年后增速加快,到 2015年增加到了 264757.61 亿元。不考虑价格因素,20 年差不多增长了 7 倍。

  

  由于最终消费中政府消费比较稳定且居民消费率能直观反映其消费能力与整体的消费结构,故主要研究居民最终消费率的情况。由图 2-1 可知,居民最终消费率却与消费数额呈现完全不同的变化趋势。总体上为下降趋势,但 20 年间波动起伏。在 1996—2000 年间消费率小幅度上升,在 2000 年达到顶峰 46.72%,然后一直到 2010 年都是下降趋势,下降了 11.16 个百分点,直到 2011 年消费率才逐步呈现增长趋势。

  上面分析了近 20 年来我国总体的居民最终消费情况,下面就居民人均消费情况进行介绍。由表 2-2 可看出,无论是总体的居民人均消费水平还是城镇、农村的人均消费,在这 20 年间都呈现稳步增长的趋势。其中,总体居民人均消费水平由 1996 年的 2765 元增长到 2015 年的 19397 元,增加了差不多 6 倍,以 1978年价格消涨后 1.53 倍;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水平由 1996 年的 5382 元增长到 2015年的 27210 元,增加了差不多 4 倍,以 1978 年价格消涨后 1.47 倍;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水平由 1996 年的 1655 元增长到 2015 年的 9679 元,增加了差不多 5 倍,以 1978 年价格消涨后 1.68 倍;

  与此同时,由图 2-2 居民人均消费趋势及城乡消费对比发现:三类居民消费水平都呈上升趋势,且 2000 年以前增加幅度小,2000 年以后増幅均有所加快。

  但三者还是存在明显的差异,其中城镇居民人均消费增加最快,总体人均消费次之,农村人均消费增加最慢。而且就绝对数额而言,我们可以看到城乡之间的人均消费水平的差距在拉大,但相对数额之间的对比(农村人均消费水平=1)却发生着波动变化,自 1996—2000 年逐渐升到达到 3.65 倍后,以后年度几乎都在缓慢下降。不过即使如此,2015 年比值仍为 2.81 倍,让我们不能否认二者之间差距仍较大。

  

  2.2.3 我国居民消费结构状况。

  居民消费结构是指各种各种不同内容、不同形式的消费的居民消费在居民总消费中所占比重,反映居民消费的质量。由于相关统计年鉴上没有直接的衡量指标,所需数据通过相关计算获得。居民家庭人均各项消费支出=年末城镇人口数×城镇居民人均各项消费支出+年末农村人口数×农村人均各项消费支出)/年末常住人口。各项消费支出所占比例=居民家庭人均各项消费支出/居民家庭人均消费支出。通过计算,得到表 2-3 的结果。

  由表 2-3 可看出,食品支出消费支出在整个支出中占了最大的比例,但比重几乎逐年下降,由 1996 年的 45.05%减少到了 2015 年的 30.64%。如果用该比例来衡量我国的富裕程度,则是由“小康”向“富裕”迈进。衣着支出基本也是下降趋势,20 年间下降了差不多 5 个百分点。与此对应的是,医疗保健、交通通讯几乎都保持着上升状态,其中交通通讯支出上涨最多,上升了 5.4 个百分点,医疗保健次之,上升了 3.5 个百分点。而文教娱乐在 1996—2005 年占比逐年上升,10 年增加了 4.4 个百分比,而后开始下降,一直到 2015 年的 10.97%,但相对于 1996 年还是上升了 3 个百分点。居住消费支出占比一直到 2012 年间波动变化,但基本稳定在 11%和 12%左右,但在 2013 占比猛増,是 2012 年的 2 倍,后面两年基本维持这个比例。家庭设备用品及其他消费支出的占比在 20 年间变化很小,总体上均减少了 1.5 个百分点。

  

  将八类消费按两大类消费层次划分后再来看消费结构的变化,有利于更加了解居民的消费水平和能力,图 2-3 展示了我国 1996—2015 年两类消费占比情况的动态变迁。总体来看,生存型消费呈下降趋势,而发展型消费有比较大的幅度将八类消费按两大类消费层次划分后再来看消费结构的变化,有利于更加了解居民的消费水平和能力,图 2-3 展示了我国 1996—2015 年两类消费占比情况的动态变迁。总体来看,生存型消费呈下降趋势,而发展型消费有比较大的幅度上升,二者的比例关系由 6:2 变化到了 4:3。表明我国消费层次虽然有所提高,但整体消费层次还较低,且升级缓慢。所以如何增加消费需求、改善消费结构值得关注。而具体来看,1996—2008 年间生存型消费快速下降,下降了 12.92 个百分点;而发展型则以更快的速度上升,由 19.76%上升到了 33.74%,增加了差不多 14 个百分点。而后两者又都经历了波动变化,到 2015 年分别下降了 7.73%和下降了 2.08%。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