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影响高龄老年人衰弱及孤独感的因素探究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19-11-28

  摘    要: [目的]了解社区高龄老年人衰弱和孤独感的现状及影响因素,为制定预防和支持措施提供依据。[方法]采用多级抽样方法,对河北省唐山市的3 448名75岁及以上老年人应用孤独量表(UCLA)和衰弱综合评估工具(CFAI)进行调查。[结果]3 448名高龄老年人衰弱率为100. 0%,中等程度及以上孤独者占68. 9%。年龄、医疗负担、精神支持是高龄老年人衰弱的影响因素;年龄、文化程度、婚姻、医疗负担、吸烟和精神支持是高龄老年人孤独感的影响因素。[结论]社区高龄老年人衰弱和孤独感的情况较为严重,应针对影响因素给予相应的应对措施,使用有效的干预方法改善高龄人群的身心健康状况。

  关键词: 高龄; 衰弱; 孤独感; 影响因素; 社区护理;

  随着人类预期寿命的延长,人口高龄化已成为我们必须应对的发展问题和民生问题。对高龄老年人的关注应集中在其生理、心理的整体健康状况[1]。衰弱是由于机体功能减退、慢性病等原因引起生理储备减少的一系列综合征,影响老年人的健康状况及生活质量[2]。孤独感是由于亲密关系、人际交往融合度无法达到所期望的水平,因而体验到不愉悦的感受,影响老年人心理状态和生活品质[3]。因此,充分了解老年人衰弱和孤独感的现实情况及各方面的影响因素,有利于把握老年人身体、心理健康特点和相关需要,为统筹制定应对老年衰弱和孤独的政策和措施提供基础支撑。本研究旨在调查高龄老年人衰弱及孤独感的影响因素,现报告如下。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采用多级抽样的方法,于2016年7月—2017年1月在唐山市8所三级医院和8所二级医院各抽取1所,对两所医院直属的10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管辖范围内符合纳入标准的老年人进行调查。纳入标准:年龄≥75岁;在该社区居住1年以上;意识清楚,有一定阅读能力或可用言辞表达,沟通无障碍;愿意配合本研究。排除标准:有严重的疾病、精神障碍、痴呆和严重的认知障碍者;调查期间外出者。

  1.2、 调查方法

  进入社区调查前,对由本科生和研究生组成的调查组人员进行统一培训,合格者进入社区就本次研究进行调查。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获取有关老年人的基本信息,并对符合入组标准的老年人进行家庭调查,向老年人解释调查的目的和意义,知情同意后逐一询问记录。调查结束时,检查是否有缺失或不正确的填写,及时添加和修改。共发放问卷3 612份,收回有效问卷3 448份,有效回收率95.46%。
 

影响高龄老年人衰弱及孤独感的因素探究
 

  1.3、 调查工具

  (1)一般人口学调查表:包括性别、年龄、婚姻状况、教育程度、医疗支出、精神支持等。(2)孤独量表(University of Califomia at Los Angels,UCLA)[4]:由Russell等撰写,该量表有20个条目,每个条目采用4级计分,其中,9个条目反向计分,总分为20~80分。20~34分为低孤独感,35~49分为中孤独感,50~80分为高程度孤独感。(3)衰弱综合评估工具(Comprehensive Frailty Assessment Instrument,CFAI):2017年由王坤等[5]进行翻译,包括身体、心理、社会、环境衰弱4个维度,共23个条目,用于老年人衰弱状况的评估,20~40分为轻度,41~50分为中度,51~97分为重度衰弱。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9.0软件进行t检验、方差分析和多元线性回归,检验水准α=0.05。

  2、 结果

  2.1、 高龄老年人的一般资料

  本次调查的3 448名社区老年人中,男1 602人(46.5%),女1 846人(53.5%);年龄(80.12±4.74)岁,75~79岁1 723人(50.0%),80~84岁1 076人(31.2%),85~98岁649人(18.8%);初中及以上1 901人(55.1%);老伴健在2 095人(60.76%);有不同程度医疗负担者1 691人(49.0%);无精神支持者585人(17.0%)。

  2.2、 高龄老年人的衰弱和孤独感状况

  高龄老年人衰弱得分为(47.27±11.74)分,衰弱率为100.0%,中度及以上程度衰弱2 355人(68.3%)。UCLA得分为(40.24±10.23)分,中等及以上程度孤独感者2 377人(68.9%)。高龄老年人的衰弱、孤独感得分的单因素分析见表1。

  表1 社区高龄老年人孤独感和衰弱得分的单因素分析

  2.3、 高龄老年人孤独感影响因素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以老年人孤独得分为应变量,设定纳入标准α=0.05,将单因素分析结果中有统计学意义的因素为自变量进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结果见表2。

  2.4 、高龄老年人衰弱影响因素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以老年人衰弱得分为应变量,以单因素分析结果中有统计学意义的因素为自变量,进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结果见表3。

  表2 社区高龄老年人孤独感影响因素的多因素分析
表2 社区高龄老年人孤独感影响因素的多因素分析

  表3 社区高龄老年人衰弱影响因素的多因素分析
表3 社区高龄老年人衰弱影响因素的多因素分析

  3 、讨论

  本研究结果显示,3 448名社区老年人的衰弱率为100.0%,高于Rose等[6]报告的全球水平10.7%。考虑原因为我国目前还处于发展中国家,医疗服务建设不够完善,使得老年人衰弱发生率处于较高水平。此外,还可能与本次调查人群为75岁及以上老年人和测评工具不敏感有关。本研究结果还显示,中等及以上程度孤独感者占68.9%。Wang等[7]同样利用UCLA孤独感量表调查了安徽农村5 625例老年人,发现中重度孤独感的阳性率达78.1%,略高于本次研究结果,可能与其观察的人群为农村老年人,因文化程度较低,子女大多不在身边,空巢状态严重所造成孤独感的发生率较高有关。

  本研究结果显示,医疗负担是高龄老年人衰弱和孤独感的影响因素(P<0.05)。高龄老年人由于退休等原因收入相对较少,长期大量的医疗保健支出影响其身心健康的维护和促进[8]。医疗负担可以间接反映老年人的收入和/或健康状况。沉重的医疗负担意味着老年人无法满足日常生活、医疗等支出和健康状况不佳[9],可能无法获得良好的生活资源和享受优质的医疗资源,甚至放弃治疗,延误病情,面对病痛和残酷的现实,无助、抑郁等消极情绪增加,易引发老年人衰弱和孤独情绪。经济水平是老年人健康和健康自我管理的物质保障[10]。无医疗负担的高龄老年人在日常生活中会更加关注自身的健康管理,并能够确保患病后及时的就医行为和接受较好的医疗服务,对老年人身心健康产生积极影响[11]。本研究结果还显示,精神支持是高龄老年人衰弱和孤独感的影响因素(P<0.05)。高龄老年人因活动能力受限,与外界互动减少,获得的精神支持主要来自家人,给予老年人足够的精神支持,使其充分感受关心与爱护,培养老年人自我实现、压力应对等健康促进行为的产生[11],减少负面情绪的发展,进而促进身心健康。相反,高龄老年人的精神需求得不到满足,缺乏人际交流和家人的陪伴,心情低落影响食欲导致食量减少,身体表现更为虚弱[12],孤独和抑郁等异常心理出现,负性情绪会削弱机体的免疫系统,造成生理上的衰弱和心理上的孤独感,形成恶性循环[13,14]。本研究结果显示,年龄、文化程度是高龄老年人衰弱和孤独感的影响因素(P<0.05)。与类似研究结论一致[15,16];随着年龄增高其衰弱越重,与年龄增高人体健康储备不断被透支导致衰弱程度加重有关[17];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年人免疫力及各脏器功能逐渐下降,会把更多的关注点集中在身心健康上,加之退休后社交范围缩小弱化了社会功能和社会角色[18],使他们更容易产生孤独感。文化程度越高者衰弱程度低,与以往研究一致[19],可能原因是受教育程度高的老年人分析问题较全面,在生活中遇到问题往往习惯性采取积极的应对方式,主观幸福感比较高;文化程度越高者孤独情绪低,可能与受教育程度高者在社会交流、经济支出等方面的有优势,文化程度较高者有相对广泛的兴趣爱好来缓解独处时的孤独寂寞及有较多可以谈心的朋友,这些有助于减轻高龄老年人的不良心理情绪。

  综上所述,医务人员应关注高龄老年人的身心健康状况,调动一切可能的支持体系网络(如家庭、社区、社会各界),减轻老年人的医疗负担,重视老年精神慰藉,为高龄老年人提供实际的经济照护和必要的情感支持,实现积极健康老龄化。

  参考文献

  [1]毛京沭,周建芳,舒星宇.中国东中西部地区农村老年人健康状况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公共卫生,2018,34(3):342-345.
  [2] SCHOUFOUR J D,ECHTELD M A,EVENHUIS H M.Comparing two frailty concepts among older people with intellectual disabilities[J].Eur J Ageing,2017,14(1):63-79.
  [3]林忠永,万鹏宇,杨新国.焦虑和感知社会支持在孤独感与老年人形象关系中的链式中介作用研究[J].中国全科医学,2018,21(20):2484-2488.
  [4]郭娓娓,王有智.城市老年人孤独感现状及其影响因素[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3,21(9):1358-1360.
  [5]王坤,陈长香,李淑杏.衰弱综合评估工具的汉化及信效度检验[J].中国康复理论与实践,2017,23(1):72-76.
  [6] ROSE M,HANBOTER C M S,SCHOEVERS R A,et al.Prevalence of frailty in community-dwelling older persons:a systematic review[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Geriatrics Society, 2012, 60(8):1487-1492.
  [7] WANG G,ZHANG X,WANG K,et al.Loneliness among the rural older people in Anhui,China:prevalence and associated factors[J].Int J Geriatr Psychiatry,2011,26(11):1162-1168.
  [8]滕海英,熊林平,周丽娜,等.上海市周浦社区老年人健康状况与医疗负担[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4,34(22):6441-6444.
  [9] 舒展,肖金光,陈俊衣,等.社区服务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对农村老年人疾病经济负担的影响[J/OL].[2019-03-11].http://kns.cnki.net/kcms/detail/21.1234.R.20180831.1214.038.html.
  [10]胡杰成.我国人口老龄化现状、趋势与建议[J].中国经贸导刊,2017(12):59-62.
  [11]穆滢潭,原新.居住安排对居家老年人精神健康的影响——基于文化情境与年龄的调解效应[J].南方人口,2016,31(1):71-80.
  [12]王建辉,安思琪,陈长香.高龄失能老年人身心健康状况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现代预防医学,2018,45(7):1239-1244.
  [13]陶云,赵玉娜,陈长香,等.家庭支持对唐山市老年人身心健康的影响[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6,36(11):2770-2771.
  [14] DRAGESET J,EIDE G E,DYSVIK E.et al.Loneliness loss and socialsupport among cognitively intact older people with cancer,living in nursing homes a mixed-methods study[J].Clinical Interventions in Aging,2015,10:1529.
  [15]杨静,董军,严祥,等.老年住院患者孤独感与社会支持的关系[J].心理学探新,2012,32(6):570-573.
  [16]闫志民,李丹,赵宇晗,等.日益孤独的中国老年人:一项横断历史研究[J].心理科学进展,2014,22(7):1084-1091.
  [17] VON RENTEIN-KRUSE W G. Frailty[J]. Z Gerontol Geriatr,2016,49(3):262.
  [18]陈长香,张皓妍,张敏,等.高龄老人生活态度对孤独情绪的影响[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9,39(03):680-683.
  [19]李畅妍,何华英.老年衰弱的护理评估及研究进展[J].护理研究,2016,30(12C):4485-4488.

上一篇:预防住院病人自杀的护理管理策略探析
下一篇:没有了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