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济南近现代工业遗产现状特征与保护策略

作者:原创论文网 时间:2018-07-30 10:16 加入收藏

摘要

  Abstract:Jinan is the most important old industrial base in the North China Plain. By investigation and analysis of Jinan's industrial heritage, this study determined the development of Jinan's modern industrialization. From the perspectives of quantity, distribution, completeness, and architectural style of the industrial heritage, the study summarized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Jinan's industrial heritage constitution features, and preliminarily explored the industrial heritage protection principles and strategy of Jinan from five aspects.

  Keyword:Jinan; industrial heritage; constitution features; protection strategy;

  作为环渤海地区南翼和黄河中下游地区的中心城市和山东省的省会, 济南在近代打下了较好的工业基础。济南地理位置优越, 位于华北平原中部, 山东半岛中西部;“山、泉、湖、河、城”有机交融, 是以泉水闻名的第二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1904年5月1日, 山东巡抚周馥与袁世凯正式联名上奏, 请旨将济南作为通商口岸, 同年济南抓住胶济、津浦铁路开通的机遇自开商埠并大力发展工商业, 使济南从“一个三流商业城市”转变为“山东工商业之要埠[1]”, 奠定了济南在今天环渤海地区南翼和黄河中下游地区的中心城市地位。其宏大的规模和沿铁路枢纽开埠的模式, 在中国近代史上首屈一指, 并作为自主近代化转型的成功典范, 在中国近代工业史上写下辉煌一页, 为后代留下了丰富的工业遗产, 迄今已成为济南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组成内容。

  1、济南工业遗产概要

  工业遗产是具有历史价值、技术价值、社会意义、建筑或科研价值的工业文化遗存, 包括建筑物和机械、车间、磨坊、工厂、矿山以及相关的加工提炼场地、仓库、店铺、交通基础设施以及生产、传输和使用能源的场所, 除此之外, 还有与工业生产相关的其他社会活动场所, 如住房、银行、邮局、宗教崇拜或者教育场所[2]。论文所研究的济南工业遗产涵盖自1875年洋务运动官办工业以来以及建成时间超过50年以上的, 涉及化工、面粉、染织以及机械等工业门类, 展现济南工业技术发展和工艺流程的, 具有社会价值、历史价值、科学价值以及艺术价值的近、现代工业建筑遗存和工业设备。研究对象不限于单体形式的建筑物和构筑物, 还包括了工业遗产密集的厂区和工业区。

图1 请求自开商埠奏折
图1 请求自开商埠奏折

图2 中国开埠城市
图2 中国开埠城市

图3 1921年商埠区发展范围
图3 1921年商埠区发展范围

图4 1938年商埠区与老城连城整体
图4 1938年商埠区与老城连城整体

图5 现阶段商埠区与老城区关系
图5 现阶段商埠区与老城区关系

  2、济南近现代工业发展脉络

  受政治、经济等因素的影响, 济南近现代工业具有清晰的发展脉络, 阶段特征明显。作为一个典型的内陆传统城市, 济南自明清时期就以纺织业、陶瓷业闻名于世, 但受清中期闭关锁国政策及传统“士农工商”、“重农抑商”思想的影响, 商品经济及工业的发展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限制。1875年, 在“清末新政”、“振兴实业”的背景下, 山东巡抚丁宝桢在济南商埠区创建山东机器局, 为济南近代工业之始, 而后济南近现代工业的形成和发展经历了3个历史时期, 工业发展呈现了螺旋上升的过程。

  2.1、近代萌芽时期 (1875~1904年)

  济南近代工业发展始于清末洋务、新政。1875年, 山东机器局的创建成为济南近代工业进入萌芽时期的标志[1]。1902年, 为提倡实业发展, 山东当局创办了工艺局, 后改为工艺传习所, 传授工业技艺, 内设铜铁、绣花、木器等学科, 工徒曾达2000余人, 成为一处重要的手工业基地。1904年, 当局创立了山东铜元局和山东教养总局, 并引入机械进行操作。

  这一时期, 受“洋务运动”的影响, 上层有识之士开始觉醒, 认识到兴办实业的重要性。济南工业刚刚起步, 以官办为主, 民族工业规模尚小。

  2.2、近代快速发展时期 (1905~1948年)

  济南近代工业的快速发展与对外开放紧密相关。甲午战败, 震惊国人, 为挽救民族危亡, 振兴实业、鼓励工商业发展的思想成为不可逆转的社会潮流。在这种历史背景下, 1904年5月1日, 山东巡抚周馥与袁世凯正式联名上奏, 请旨将济南自开为通商口岸[3] (图1) , 同年, 济南成为第一个自开商埠的内陆城市 (图2) 。商埠位于济南老城西关外, 肩负经济发展的重任, 而老城延续山东省政治中心的作用。商埠采用小网格的城市格局和交通组织结构, 街道宽广, 设施完善;北依津浦铁路、胶济铁路, 南抵长清大路, 有黄河、小清河环绕, 为外商资本的渗入和发展工商业提供了条件 (图3~5) 。

  济南自开埠通商到抗日战争爆发这段时间, 近代工业如雨后春笋相继建立, 是济南近代工业的发展与兴盛时期。轻工业发展迅速, 覆盖35个行业, 尤以面粉业、火柴业、染织业、印刷业最为发达。据统计, 面粉业在1923年已发展到12家, 年产量达800万袋, 占全国的6.2%;火柴业因获利丰厚而扩大生产规模, 鼎盛时期达到13家;除此之外印染业10余家, 化工业90余家, 酿造业100余家, 纺织业更是达到200余家[4], 棉纱和面粉的销路辐射至山东各县市以及江苏、河南、天津等津浦铁路、胶济铁路沿线的省份 (表1、2) 。

表1 济南1921年纱厂原料来源、销路表
表1 济南1921年纱厂原料来源、销路表

表2 济南机器面粉厂原料来源及销路情况表
表2 济南机器面粉厂原料来源及销路情况表

  这一时期, 济南形成了以面粉、纺织为龙头产业, 以染织、酿造、化工、机械等轻工业为特色产业的民族工业体系。1937年, 日军侵占济南后, 纺织、面粉、电信等重要行业均被日军以“军管理”、“合办”、“让渡”等名目强取。当局无暇顾及工业发展和经济建设, 济南的工业建筑规模和数量明显降低, 面临困境。

  2.3、计划经济时期 (1949~1978年)

  新中国成立后, 为加快战后的经济复苏, “一五”时期, 国家有关部委向济南工业投入了6881万元, 扩建改造了121所大中型骨干企业, 其中济南钢铁厂、黄台发电厂、济南国棉二厂等被列为国家重点项目[1]。同时实行严格的计划经济政策, 对资本主义工商业和手工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 建设了大批全民所有制企业。

  济南工业得到了恢复与发展, 取得了由轻工业为主转变为轻、重工业并重发展的良好态势。轻工业主要以纺织、面粉、印染、化工等产业为主, 重工业主要以电力、冶金、机械、钢铁产业为主。1978年, 全市工业产值达到35.76亿元, 已有工业企业1107个, 工业门类比较齐全。

  3、济南工业遗产现状特征

  济南在经历了近代工业萌芽时期、近代工业快速发展时期、计划经济时期3个重要演变时期, 积淀下丰富的工业遗产。2003年9月, 济南市确定了“东拓、西进、南控、北跨、中疏”十字方针1、[5], 城市建设如火如荼, “退二进三”、“退城进郊”的政策使城区内许多工业遗产被拆除清理, 损失严重, 笔者通过对济南市工业遗产现状进行初步调研和资料的分析汇总, 得出以下4个现状特征。

  3.1、现存工业遗产丰富

  (1) 数量较多:调研范围为济南中心城1022km2, 现存有121处线索, 推荐工业遗产建筑共92处, 初步判定有58处厂区有实物遗存[6]。根据作者实地走访, 统计出现有92处工业遗产主要分布在23处工业遗产 (厂区) 之内 (表3) 。

  济南现存工业遗产主要以厂区形式存在。这些厂区占地面积较大, 区位较好, 大都创办于洋务运动时期或者抗战内迁时期, 工业遗存数量较多, 包括机械设备、厂房、厂史资料、制作工艺等。从体制来看, 新中国成立前后建立的国营企业工厂, 如济南制药厂、济南轻骑摩托车总厂、济南第一机床厂、济南第二机床厂等保留较好, 多数还在运营中;部分近代企业因为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收归国有, 厂区及厂房未被拆毁, 处于闲置状态中, 如济南第一棉纺织厂 (原鲁丰纱厂) 、济南北山面粉厂 (原华庆面粉厂) 等。未发现年代久远、私人经营的中小型工厂作坊保留下来。

  (2) 功能较全:依据济南现存工业遗产的功能特性, 济南工业遗产可划分为4类——分别是工业建筑、仓储建筑、附属功能建筑以及交通运输设施。

表3 济南23处厂区工业遗产调查表
表3 济南23处厂区工业遗产调查表

图6 济南工业遗产空间分布图
图6 济南工业遗产空间分布图

  3.2、现存工业遗产空间分布集中

  从区位层面来看, 虽然济南市历下区、历城区、市中区、槐荫区、天桥区5个市区内均有工业遗产分布, 但工业遗产主要分布于济南市中西部偏北的老城区, 尤以市中区和天桥区两区交界处的老商埠区和小清河沿岸的北商埠区为集中分布地, 这些集中分布的工业遗产形成工业遗产片区。工业遗产密集区域共约122.7km2[6], 各片区内工业遗产密集程度也不相同, 呈现出位于济南中西部片区工业遗产较密集, 东郊工业区片区工业遗产密度稀疏的特征 (图6) ;从空间形态来看, 济南工业遗产分布与铁路、航运交通的发展关系密切, 利用水陆交通的便利, 就地取材 (工业用水) , 大都沿铁路 (津浦、胶济铁路) 、河流 (小清河) 建立, 呈现出带状的形态分布的特征。较为集中的分布特点为开展济南工业遗产的保护提供了良好的先决条件。

  3.3、工业遗产拆毁严重

  与国内许多城市类似, 济南工业遗产保护也一度存在欠缺重视、保护经验不足、家底不清等问题, 加之国有企业破产改革, “退二进三”、“退城进郊”政策的大力实施以及企业本身的技术性改造过程中对工业遗产的认识不足, 使不少工业遗产成为济南城市建设发展的牺牲品。大批工业遗产与落后的生产力一同消失殆尽。济南121处工业线索, 目前仅有58处存留厂区保存下来[6], 各区存在不同程度的损毁。济南老火车站就是一个令人惋惜的例子, 它由20世纪初德国着名建筑师赫尔曼菲舍尔设计建造[7], 被称为“远东第一站”, 是世界上唯一的哥特式建筑群落车站, 曾是建筑类院校的教科书, 其价值不言而喻;但就是这样一座极具代表性的、堪称为济南象征的建筑, 被当作“殖民符号”拆除了, 在原地被新火车站取而代之。还有部分工业遗产由于厂区用地性质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原有的老机械设备和建筑厂房还未来得及价值评估便不复存在了, 如济南电灯公司, 山东铜元局、成丰纱厂等。

  3.4、工业遗产建筑风格多元化

  济南现存工业遗产按不同风格划分, 可分为苏式、中式、西式以及中西合璧式4种建筑风格 (表4) 。中式建筑风格代表为济南市机床二厂厂史馆以及皇宫照相馆旧址等。以20世纪30年代开业的皇宫照相馆为例, 它是济南市第一家技师带学徒的照相馆, 解放后毛主席、朱德、董必武等国家领导人来视察济南时, 都曾在皇宫照相馆拍过照。皇宫照相馆大红色的立柱和黄色砖墙比照令人过目难忘, 屋顶瓦坡的曲面富有视觉韵律美感, 但与传统中式建筑相比, 这时期济南的中式建筑细部做法上趋于简化, 但仍能清晰传递着传统建筑的价值取向;仓库、大型厂房多采用苏式建筑风格, 红砖材质, 房子空间大, 楼房墙体厚实, 冬暖夏凉。这一时期建筑材料的更新换代, 使得济南近代建筑突破了中国古代建筑工程所沿用的传统法式和陈旧思路, 有了应用新型结构体系的可能。诸如, 砖石钢骨混凝土混合结构的逐步兴起, 一定程度上代表着钢材在中国近代工业建筑中逐步推广应用;西式建筑风格多被领事馆、银行或是外国官员、商人、传教士采用, 代表建筑有济南府电报收发局旧址、德国领事馆旧址、山东丰大银行旧址、山东省民生银行旧址等。由于济南所在的山东地区当时是德国殖民势力范围, 所以多数西式建筑都带有德式痕迹, 建筑用地一般较大, 绿化条件较好, 环境优雅;中西合璧风格的建筑多保留了中国传统建筑的合院形态, 但在细部处理上呈现大胆的西洋风格, 比如阜成信东记棉花进出口贸易公司工人居住用房, 也有以西方形制和中式细部结合的, 如供工人礼拜的基督教礼拜堂。建筑风格多元化在工业建筑、仓储建筑、附属功能建筑以及部分交通运输设施中得以体现, 具有保留价值。

表4 济南工业遗产建筑风格分类表
表4 济南工业遗产建筑风格分类表

  4、济南工业遗产保护策略

  工业遗产保护这个概念最早由1955年英国伯明翰大学迈克尔·里克斯 (Michael Rix) 提出, 率先在英国得到重视和发展, 并从先前保护建筑单体和纪念物转变到保护一般历史建筑、乡土建筑、工业建筑、城市肌理以及人居环境, 范围和内容更加广泛。这一时期所取得的成就主要体现在“工业考古”研究方面。1978年成立的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委员会 (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for the Conversation of the Industrial Heritage, 缩写为TICCIH) 、欧洲理事会 (Council of Europe) 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UNESCO) 及其领导下的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 (ICOMOS) 对工业遗产保护研究工作的顺利实施与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8]。2003年7月, 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委员会 (TICCIH) 在俄罗斯北乌拉尔市通过了保护工业遗产的《下塔吉尔宪章》, 指出工业活动的构筑物和建筑物、曾经使用过的生产设备和工艺流程、所在城镇的外部环境以及所有其他有形的和无形的内容都具有重大意义。

  21世纪初, 遗产保护在我国逐渐引起重视。2006年4月18日首届中国工业遗产保护论坛在无锡召开, 通过了有关工业遗产保护的文件《无锡建议》。与会的专家学者呼吁全社会提高对工业遗产价值的认识, 强调开展工业遗产普查和认定评估工作以及编制工业遗产保护专项规划的重要意义。2006年5月, 国家文物局向各省区市文物和文化部门发出了《关于加强工业遗产保护的通知》, 指出“工业遗产保护是我国文化遗产保护事业中具有重要性和紧迫性的新课题。”

  济南工业遗产是城市发展的见证, 是一个完整的生命体, 其经历的重要阶段, 反映了爱国主义文化和民族工业文化, 也是济南为国家民族做出重要贡献的历史见证, 对其进行保护迫在眉睫。

  4.1、建立评价标准

  对工业遗产进行保护的程度与采取保护的方式是由工业遗产的价值决定的, 对价值的认定是保护的前提。根据《下塔吉尔宪章》和《无锡建议》对工业遗产价值范畴的描述, 结合济南工业自身特点, 建议建立以4个保护价值 (历史价值、科技价值、艺术价值和社会文化价值) 和1个利用价值 (经济利用价值) 的评价标准对济南市工业遗产进行价值认定。工业建筑遗产价值判定既要注重广泛性, 避免因为认识不足而导致对工业遗产不可逆的破坏, 又要注重工业遗产的代表性, 避免由于界定过于宽泛而失去重点, 刻意的保留反倒会阻碍城市的合理更新。工业遗产价值判定的核心工作是梳理价值事件, 及其时空载体的对应关系[9]。

  历史价值:满足历史久远、50年以上 (具有重要历史价值的可以例外) 或者与重要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相关[10], 且对推动济南成为近代史上首个自开商埠具有重要意义的工业遗产可认定其具有历史价值。

  科学价值:满足生产工艺在行业具备开创性、唯一性及濒危性或生产工艺在同时代行业中具有典型代表性, 对推动科技的传播和社会进步具有重要意义的的工业遗产可认定其具有科学价值。济南开埠以来, 尤以机械、纺织、面粉、造纸等近现代工业技术和产品开国内先河, 远销海外。

  艺术价值:满足具备典型或独特的建筑风格和美学价值或建筑结构具备独特性和先进性的工业遗产可认定其具有艺术价值。

  社会文化价值:满足凝聚了社会深远影响与特殊的社会情感或者体现了济南市独特的工业、企业文化的工业遗产认定其具有社会文化价值。近现代工业发展是带动济南城市空间拓展的主要动力, 承载着济南人民对国家和社会强烈的责任感和对老厂、城市深厚的情感。

  经济利用价值[10]:满足建筑结构和建筑空间具有可利用性或者对其进行建筑改造耗费成本较低的工业遗产认定其具有经济利用价值。

  4.2、进行分级保护

  建议将92处工业遗产分成3个保护等级[6], 并和文物、历史建筑对接。其中包括9处优秀工业遗产建筑 (不可移动文物) ——即属于文物保护单位且遗产价值突出, 具有全国或区域重大意义或影响力、规模较大, 且工业风貌完整的遗存, 建议按文物保护单位的相关要求, 划定保护范围, 落实保护措施;19处比较重要工业遗产建筑——即等级为历史建筑且遗产价值比较突出, 与区域工业发展密切相关的、具有突出的发展阶段标志性和行业代表性、工业风貌相对完整的遗存, 建议严格保护本体特色构建, 保留具有产业特色的建筑、工业流程、技术和机械设备, 改造过程中不得破坏内部结构, 不得破坏整体的外观风貌;64处一般工业遗产建筑——即等级为传统风貌建筑且具有较好遗产价值和保护需求, 能相对体现工业风貌的遗存, 建议在保持外观风貌可识别的情况下, 对其进行尽量小的干预, 保持其真实性, 在工业历史风貌的保护范围外的可因应开发需要酌情拆建改造, 在工业历史风貌的保护范围以内的一般工业遗产建筑不宜拆除。

  4.3、建立工业历史风貌保护区, 协同发展

  在对济南工业遗产开展现场核查和历史研究的基础上, 推荐以划定需要保护的核心区域为工业历史风貌区, 做到分区保护, 协同发展。工业历史风貌保护区需要在保护工业遗产风貌特色的基础上, 结合最敏感和连续的核心工艺流程部分, 面向现状进行保护[11]。以位于南辛庄西路与津浦铁路以南的机床一厂为例, 厂区面积23.4ha, 厂区内有大量20世纪60年代建成的厂房车间、仓库、锅炉房、办公楼、水塔等设备遗存, 工业建筑空间开敞、结构坚固, 生产流线、机械设备均保存质量较好, 生活区、办公仓储区、后勤区和生产区则完整体现了特色的厂区格局和风貌。建议将机床一厂划定为核心保护区, 控制厂区建筑密度、容积率、绿地率、建筑高度不变, 保持原有规划格局不变, 在对厂房、构筑物、设施设备等外部风貌进行保护的前提下, 以工艺流程为核心[12、13], 以铸造车间为保护重点, 以修缮和展示厂区内历史风貌为宗旨, 带动厂区内部活力, 并协同周边地块一起发展。

  4.4、建立“一河两路”工业遗产廊道, 整体融入城市发展

  济南现存工业遗产占地面积较大, 厂区统一进行了封闭式管理, 是城市中独立的功能区。这类工业遗产所处地段往往有着独立的交通体系与功能布局, 与城市等级的交通体系联系微弱或脱节严重。巨大的占地面积割裂了城市的功能区, 形成了城市整体空间系统中的肿瘤性地段。时至今日, 工业遗产的保护不应再囿于单个建筑, 需要整体保护以融入城市发展。济南应结合自身特点, 打造“一河两路”3个工业遗产廊道, 以廊道串连起独立的工业遗产厂区和片区, 将其纳入到济南城市发展的轨道中并实现整体保护。“一河”——济南应依托“小清河”塑造具有自身特色的工业遗产廊道, 延续河岸工业生产和运输的历史文脉, 并借此契机整治小清河等廊道的沿岸环境, 完善绿道和步行系统, 打造开敞空间, 配置休闲设施, 形成观光休闲廊道, 增加河道与两岸工业遗产建筑的空间联系, 保护沿线工业遗产的历史空间关系, 缝合工业遗产与城市公共空间的联系;同时, 建议增加“津浦铁路”工业遗产廊道[6], 着重塑造“两路”——“胶济铁路”和“津浦铁路”沿线的铁轨工业景观及开敞空间, 通过休闲绿道与文化遗产的结合, 在重要节点处打造小型公园与铁路公园, 并完善公园周边与商业空间密切配套, 实现绿色空间与人文商业空间互相渗透, 落实对铁路工业遗产廊道的历史遗存保护利用 (图15) 。

图7 “一河两路”工业遗产廊道
图7 “一河两路”工业遗产廊道

  4.5、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相结合

  工业遗产本身属于历史文化遗产一部分[14], 济南工业遗产发展与历史文化遗产息息相关, 例如对铁路文化遗产廊道的优秀工业遗存保护利用也可纳入城市文化遗产廊道的保护。将济南名城保护的总体空间格局与工业遗产总体发展互相融入, 有利于更加合理实现工业遗产集聚区的划分, 有利于促进名城保护规划的落实, 有利于拓展济南城市文化内涵。

  结论

  工业遗产是济南城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也是城市发展史中不可或缺的一页[15], 它所蕴含的历史价值、科学价值、艺术价值、社会文化价值、经济利用价值, 展现了济南工业遗产的地方特性和时代特性, 在全国工业遗产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和重要意义。

  工业遗产由城市孕育并发展[16], 在特定时期承担着重要的城市职能, 其有机再生最终也必将回归到城市的功能与空间的组织之中, 对工业遗产进行孤立的保护是难以为继的。应依托自身良好的资源禀赋和独特的历史个性, 深度挖掘历史文化特质, 采用成体系的保护模式, 以“点”成“片”, 以“片”连“廊”对工业遗产进行保护, 并与文化名城保护相结合, 把工业遗产的保护融入城市的系统优化中, 建立城市内部结构的有机关联, 以期完善城市功能, 弥合城市空间, 强化城市特色。

  参考文献
  [1]济南市史志编纂委员会.济南市志 (三) [M].北京:中华书局出版社, 1997.
  [2]TICCIH.Nizhny Tagil Charter for the Industrial Heritage (《下塔吉尔宪章》) [S].2003.
  [3]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济南文史精华[M].济南:济南出版社, 1997.
  [4]实业部中国经济年鉴编纂委员会.中国经济年鉴 (上、下) [M].北京:商务印书馆, 1936.
  [5]济南市规划局.济南市城市空间发展战略研究[R].2003.
  [6]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济南中心城工业遗产保护利用策略研究[R].2016.
  [7]张润武.中国近代建筑总览·济南篇[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6.
  [8]刘伯英.对工业遗产的困惑与再认识[J].建筑遗产, 2017 (1) :8-16.
  [9]刘伯英, 李匡.工业遗产的构成与价值评价方法[J].建筑创作, 2006 (9) :24-30.
  [10]刘伯英, 冯中平.城市工业用地更新与工业遗产保护[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09.
  [11]刘晖, 龙晓.珠江三角洲的甘蔗制糖工业遗产[J].南方建筑, 2016 (4) :12-19.
  [12]孟璠磊.荷兰工业遗产保护与再利用概述[J].国际城市规划, 2017 (2) :108-113.
  [13]李论, 刘刊.德国鲁尔区工业遗产的“博物馆式更新”策略研究[J].西部人居环境学刊, 2017, 32 (4) :91-95.
  [14]赵万民, 李和平.重庆市工业遗产的构成与特征[J].建筑学报, 2010 (12) :07-12.
  [15]崔立明.济南历史大事记[M].济南:济南出版社, 2010.
  [16]俞孔坚, 方琬丽.中国工业遗产初探[J].建筑学报, 2006 (8) :12-15.

济南近现代工业遗产现状特征与保护策略相关文章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
别人都分享了,你还在等什么?赶快分享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