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教育增值评价的内涵及其运用实践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19-10-30

  摘    要: 介绍了增值评价内涵及现状,依托地区学业增值评价项目,对不同层面学生总分及学生学科成绩的增值情况进行分析,以期为促进教育公平和教育均衡发展提供一种新的评价方式。

  关键词: 增值评价; 发展性评价; 教育实践; 教育质量;

  Abstract: The paper introduces the connotation and current situation of value-added evaluation. It also analyses the students' total scores and the situation of academic achievements at different levels based on the regional academic value-added evaluation projects. The paper provides a new evaluation method with the purpose of promoting educational equity and balanced development of education.

  Keyword: value-added evaluation; developmental evaluation; educational practice; educational quality;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2010—2020)》强调:“改革教育质量评价和人才评价制度。改进教育教学评价。根据培养目标和人才理念,建立科学、多样的评价标准”[1]但是,一直以来,国内许多地区的教育行政部门以及学校对教师、学生的评价仍以“一分两率(平均分、及格率和优秀率)”的传统评价模式为主,但这些统计指标不能反映出学生成绩的提高程度。

  2013年教育部在《关于推进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的意见》中也指出,“单纯以学生学业考试成绩和学校升学率评价中小学教育质量的倾向还没有得到根本扭转。”[2]用传统、单一的评价模式来评价教育教学的质量,缺乏科学性、客观性与公平性。因此,有必要改变传统的评价观念和方法 ,提高评价的科学性,发挥评价的激励和导向功能。增值评价能够充分发挥评价激励功能,是传统评价的一个有益补充。在教育实践中恰当运用增值评价法来评价学校、老师和学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本文系统介绍了增值评价的内涵、发展现状、分析方法,并在此基础上使用实际数据进行增值分析,呈现了一个完整的实际使用增值评价分析的应用实例,以期通过理论阐述和应用实例相结合的方式帮助相关研究者和教育实践工作者系统地了解和应用增值评价方法。

  一、增值评价的内涵及其发展现状

  1.增值评价的内涵

  增值评价以现代教育评价创始人拉尔夫·W·泰勒的思想为理论基础,根据学生在一段时间内的学习进步状况来评价学校或教师的绩效。它包含两个重要的理念:一是增值理念,依照学生在学校学习上获得的进步来衡量绩效,解决因生源差异而导致的评价不公的问题;二是净影响理念,即排除学校以外因素影响,获得“纯粹”的学校效能。
 

教育增值评价的内涵及其运用实践
 

  根据不同学者的观点,对增值评价的涵义,大致有两类不同理解:一是“成绩说”,即接受一定时间的教育之后学生学业成绩增进的幅度;二是“全面说”,即接受一定阶段教育以后学生智力、情感和社会实践能力等方面全面发展、进步的幅度[3]72。根据增值评价的应用范围进行划分,目前的研究与实践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学校效能增值评价;二是教师增值评价;三是学生增值评价。

  增值评价是一种发展性评价,它注重的不只是最终的教育结果,更加关注起点和过程,使评价的目的不仅仅是甄别和选拔,而是通过测定学生的进步情况,改进学校和教师的教育教学。增值评价以学校教育活动对学生预期成绩的增值为教育评价标准,用来判断教师、学校对学生成长的积极影响,是一种发展性的学校评价和教师评价[4]103。

  增值评价具有重起点、关注过程的特点。正如教育家布鲁姆所说:衡量学校好坏的唯一标准是学生在原有基础上进步的幅度。一个学校的学业成绩“增值分”越高,说明学校为改善教学质量而作的努力越多,真实地反映了学校的相对进步及其努力的程度。

  2.增值评价理论产生背景及应用现状

  20世纪60-70年代,美、英等发达国家先后遭遇大众对教育质量及教育评价方式的质疑,催生了教育增值评价理念的兴起,并逐步拉开了增值评价实践之幕[3]71。

  增值评价最早出现在美国,1984年美国田纳西州大学的两位统计学家威廉·桑德斯(William Sanders)和罗伯特·麦克莱恩(Robert Mclean),提出了采用学生成绩数据来评价教师的增值评价法。据调查,2004年美国已有21个州应用增值评价(Value-Added Assessment)来促进学校教育发展。增值评价作为美国政府颁布的《不让一个孩子掉队》(No Child Left Behind,NCLB)教育法中的保障机制,即适当年度进步(adequate yearly progress)的辅助工具,在美国得到广泛的应用[5]。

  英国政府在20世纪90年代接受了增值评价法,并于1992年开始在兰开夏郡(Lancashire)等地区进行学校效能增值评价试点工作。2002年,政府在整个英格兰和威尔士推行学校效能的增值评价模式,2004年、2005年试点,2006年全面开展学校效能的“多元”增值评价,并将其作为一项重要的创新性指标加入到现有的评价指标体系中[3]73。

  我国增值评价研究受西方,尤其美、英等国家增值评价的影响。台湾地区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开始了与美国研究人员的合作,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香港地区开始对学校效能评价进行研究,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增值评价研究引入我国大陆地区并逐渐在中小学付诸实践。总体上,国内对增值评价的研究较少,依中国知网的检索结果,2000~2019年的近20年间,在关键词中含有“增值评价”的文章也只有148篇。这些文章中,绝大多数是理论研究,重点集中在内涵的确定和意义的探讨上,实际应用的可操作性研究上还不够深入。文[6]为国内第一篇真正意义上的基于实证的学校效能增值评价研究。除此之外,比较有代表性的研究有:南纪隐(2005)、汤林春、梁玲玲(2005)、马晓强、彭文蓉和萨丽·托马斯(2006)、任春荣(2007)、边玉芳,林志红(2007)、王家美,戴海琪和周延(2009)等[4]109,而且实证研究均是链接一个地区学生的中考和高考成绩来评价学校的效能。我国对于这一方法、尤其是增值评价过程的详细介绍的文献较少,也影响了这种评价方法在国内的实践和推广。

  近年来,我国不断引入国外前沿的评估理念,通过专业的研究人员,利用先进科学的评估技术,在国内的多个省市开展增值评价实证研究,如辽宁省引入增值评价服务系统,在全国率先启动大规模基础教育质量监测评价工作。以增值评价为监测突破口,形成了以问题为导向,推进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的局面,实现了以评价促教、以评价促学的教育改革和提升质量的目的[7]。天津地区已经将增值评价结果正式纳入市区教学质量综合评价指标体系,形成了具有本市特色的、较为完善的基础教育增值评价系统。

  二、增值评价案例

  本部分呈现一个实际的应用多水平方法进行增值评价分析的案例。应用某市初一上学期期末考试成绩和初一下学期期末考试成绩,采用相关统计分析方法,进行学业增值评价分析。初一上学期期末考试共有14770名学生,初一下学期期末考试共有14699名学生,通过逻辑匹配,最终参加增值分析的共有14439名学生。对不同层面学生总分及学生学科成绩的增值情况进行分析,以期为促进教育公平和教育均衡发展提供一种新的评价方式,初步构建促进学校教育发展的增值评价体系。

  1.不同学校学生总分增值情况分析

  表1 :下学期期末考试学校总分平均分、名次、 增值分和增值表现
表1 :下学期期末考试学校总分平均分、名次、 增值分和增值表现

  注:学校增值分为该学校所有学生增值分的均值,计算增值分的置信区间用于评价学校的增值表现;若某学校增值分置信区间的下限大于0,则判定该学校增值表现为正增值(“+”);若学校增值分置信区间的上限小于0,则判定该学校增值表现为负增值(“﹣”);若0介于置信区间的上限和下限之间,则判定该学校增值表现为零增值(“0”)

  表1描述了该地区各学校总分成绩的增值分和增值表现以及总分平均分和排名情况。通过此表,教育行政部门以及教育研究部门可以了解到所有学校学生总分的整体增值情况;学校可以通过此表了解各自学校的学生总分的平均增值大小,根据增值情况,帮助学校找到自身成绩取得的真正原因,反思学校在促进学生学业进步及学生发展方面所采取的教学方法以及其他改革措施是否有效,及时地调整学校的教育教学计划,为学校制定下一步的发展规划提供实证依据及数据支撑。

  2.不同学校学生总分以及不同学科增值情况分析

  表2呈现了八所学校在总分、语文、数学、英语、科学以及社政五个学科的增值表现情况。由结果可以看出,尽管学校2、学校3、学校4总分增值表现均为零增值,但是学科增值表现却各不相同。学校2的语文、数学、英语、科学以及社政学科的增值表现均为零;学校3的语文学科增值表现较好,是正增值,其余学科均为零增值;学校4的语文、英语、科学、社政的增值表现均为负增值,说明这所学校在增值评价中表现不理想。由结果还可以看出,尽管学校1、学校5、学校7、学校8的总分增值表现均为正增值,但四所学校的学科增值表现还是有所不同,学校8除语文学科增值表现为零增值,其余的数学、英语、科学、社政的增值表现均为正值,说明具有一定优势的学科较多,而学校1只有语文学科的增值表现为正增值。

  表2: 各学校学生总分及不同学科增值情况统计
表2: 各学校学生总分及不同学科增值情况统计

  由表2可以得出,学校通过与自己总分增值表现情况相同的其他学校之间的横向比较,可以发现并找到自身在学科方面存在的优势与不足,结合学校实际情况,分析和总结影响学校发展的相关因素,寻找到适合本学校发展的特色之路。

  教育行政部门可以开展区县层面的学生学业增值评价,利用增值结果来评价区县的教育教学质量,通过发挥评价的导向作用,弱化学校片面追求升学率、抢夺优质生源的行为,引导区县关注全体学生,促进区县教育均衡发展。

  3. 不同区县学校总分增值情况分析

  由表3可以看出该市各区县在总分成绩上的增值情况,也可以了解到各区在总分成绩上分别表现为正增值、零增值和负增值的学校数量。由表3可以看出区县7在总分成绩上的增值表现最好,正增值学校个数最多,为4个。

  表3:各区县学校在总分成绩上的增值情况统计
表3:各区县学校在总分成绩上的增值情况统计

  三、增值评价的启示

  增值评价是教育评价的一种重要方法,“增值”是教育评价指标体系中的一个重要的补充指标,因此和传统的评价方法相结合,会使学生成绩的量化研究更加科学,对教师、学校、学生的评价更加全面,更加公平,让升学率不再是衡量老师和学校成绩的唯一标准。具体而言,增值评价具有如下几方面的重要意义。

  1.完善了教育教学质量评价方式

  常模参照评价模式和标准参照评价模式是最典型也是最常用的两种传统评价模式。常模参照评价模式关注学生在团体中所处的位置、标准参照评价模式关注学生是否达到了标准以及达标的程度如何。传统的终结性评价方式,忽略了对学生学习过程以及教学过程的分析,难以发挥评价的诊断功能,无法对教学过程进行调控;忽视了个人的努力状况及进步程度,尤其对后进者的努力缺少适当评价。增值评价模式正好弥补了传统评价模式的不足之处,通过追踪研究设计,收集并分析学生在某段时间内不同时间点的学业成绩表现,从不同层面测量学生在学业上的“增进(gain)”程度,对学生进行纵向的发展性衡量,从而分析出学校与教师给学生带来的学业进步。

  一个完整的评价应是既包括增值性评价的结果,也包括相对于外部标准的结果。[4]109因此,增值评价方法为教育教学质量评价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角,完善了教育教学质量评价方式。

  2.有利于促进教育公平,全面提升教育教学质量

  用传统、单一的标准来评价学校和学生,既不科学也不公平,薄弱学校的校长再怎么努力,如果只看学校的平均分、升学率,始终无法超越拥有优质资源的学校,这部分校长的积极性难以调动。后进生即使付出了努力,成绩提高了,可能仍然排在班级的后几名,让学生看不到希望,甚至会自暴自弃。而增值评价既能让学校看到一段时间内学校教学质量的进步幅度,也能让学校在纵向比较中发现自己的薄弱点,从而调动学校提高教育质量的积极性,还能让后进生发现自己与优等生有同样的创造学习价值的能力,从而获得学习的自信和要求进步的内在动力。因此,增值评价有利于促进教育公平,全面提升教育教学质量。

  3.有利于促进全体学生进步,促进学生和学校的全面发展

  学生既是学习的主体也是教育的对象,也是学校和教师教育成果的主要展现方式,不论是教师评价、学校评价还是学生评价,学生是增值评价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增值评价强调的是学生进行纵向的自我比较,学校为了获得较高“增值”,会将评价的重点放在促进全体学生进步方面,会更加关注大多数学生的发展,使教育教学更加面向全体学生。

  4.有利于促进已有考试数据的有效利用和深度挖掘

  随着云技术、大数据技术迅速发展,“网上阅卷”技术已经在各类型考试中广泛运用,如学校范围的小测验,区、市一级的统考统测,甚至中考、高考等,为国家、学校积累了大量完整、系统的考试数据。我们可以有效利用、挖掘这些现有的教育考试数据资源,开展学业增值评价。例如,可以用初一年级上学期入学考试成绩链接下学期期末考试成绩,分析学生一年来的学习进步情况、教师的教学情况以及学校的教学管理等,还可以用初中生入学水平考试链接中考成绩等系列考试数据进行增值评价分析。总分、学科等各类增值评价结果均可被用作教学改进、学校管理的依据,来有效遏制考试成绩排名、追求升学率等问题,发挥评价的诊断、激励功能。

  目前增值评价方法在教育实践中的应用更多关注学生学业成就方面的发展。实际上,我们不仅应关注学生的学业进步情况,也应关注学生的情感、态度、社会实践能力以及价值观等方面发展进步情况。在今后的教育评价研究中,应继续向非学业评价领域拓展,在评价内容上更加关注学生综合素质和个性发展,积极探索增值评价在非学业方面应用的技术方法和测量指标,努力完善和构建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指标体系。

  参考文献

  [1]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领导小组办公室.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 [EB/OL].[2019-06-18].http://old.moe.gov.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e/info_list/201407/xxgk_171904.html/?authkey=gwbux
  [2]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关于推进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的意见[J].基础教育参考,2013(13):1.
  [3] 徐丹,牛月蕾.行走于教育公正之途——美、英、中三国教育增值评价的研究与实践[J].当代教育论坛,2013(7).
  [4] 赵丽娟.增值性评价及其对建立区县级教育质量监控评价体系的启示[C].中国教育学会基础教育评价专业委员会2012年学术年会论文选集,2012.
  [5] 王少华.美国教育中增值性评价的应用及借鉴意义[J].世界教育信息,2008(1):31.
  [6] 马晓强,彭文蓉,托马斯.学校效能的增值评价:对河北省保定市普通高中学校的实证研究[J].教育研究,2006(10).
  [7] 姚俊 .增值评价助力提升教育质量[J].辽宁教育,2018(2):1.

上一篇:教育测量在教育评价中的重要地位
下一篇:没有了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
我们的服务
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