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文化再生产在教育领域的实质与功能

作者:原创论文网 时间:2018-05-08 21:23 加入收藏
教育社会学论文摘要
  
  一、引言
  
  布尔迪厄是享誉世界的大家,其建构的文化再生产理论在多个人文社会学科领域发挥着重要的影响。从教育社会学视阈观之,布尔迪厄文化再生产理论属于宏观教育社会学层次。在布尔迪厄看来,教育是文化再生产与社会再生产的工具与手段。但文化再生产的发生不是由单一的学校教育系统造成的,他认为文化再生产是包括家庭、社会及教育系统三位一体共同作用的结果。学校只是文化再生产的“转换器”,学校通过教育对社会结构进行复制,然后将“教育产品”(学生)输入社会。最初的文化资本上的不平等便经由学校演绎为某种学业资格,引导着社会空间中特定位置的继承者走向与其前辈相似的社会位置,并拥有适合该位置的一系列社会资源,进而再生产出既存的社会等级制。因此,教育系统事实上与其提倡的“教育民主化”的理念是相悖离的,学校教育不但不能根除社会不平等以促进阶层流通,恰恰相反,教育的实质是一种以“遗传”的方式生产和再生产社会不平等,并使此类不平等正当化和永久化的必要手段。布尔迪厄从现代教育制度背景出发,竭力强调学校教育的“保守作用”,把学校看作是现代社会中为社会等级制提供证明的极为重要的机制。那么,布尔迪厄是怎么看待教育与社会基础之间的关系的?他认为权力及经济对教育的制约作用几何?文化再生产的逻辑起点是什么?教育社会学视阈下文化再生产理论的核心内容及实质是什么?文化再生产具有什么样的功能?本文将从布尔迪厄权力与经济视阈出发,从教育目的、教育目标、教育过程及教育结果入手,还原出布尔迪厄文化再生产理论的核心内容,厘清布尔迪厄眼中教育与社会基础之间的关系。

布尔迪厄
  
  二、早期社会化:文化再生产理论的逻辑起点
  
  如果说文化再生产成于教育系统,则始于家庭。布尔迪厄认为,形成文化再生产需要经过两个阶段才能完成。这两个阶段即是受教育者的早期社会化过程阶段和学校教育阶段。文化再生产理论把对受教育者的研究时段向前追溯到了受教育者的出生到入学前这一时段,提出了个体早期社会化这一观点。布尔迪厄坚定地认为,早期社会化是文化再生产理论的逻辑起点。所谓的早期社会化是指受教育者在未进入学校教育系统之前,由家庭与父母带给子女的影响,这种影响会以惯习的形式内化进个体精神图式之中,成为影响其一生的存在。布尔迪厄认为早期社会化是个体社会化的起点阶段,这个过程对个体教育的成败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家庭的经济地位及实力决定了文化资本的多寡及质量,子女依托早期社会化这个隐蔽但重要的途径传承家庭文化资本,养成个体的仪态、语言能力及生活方式等惯习。对于文化资本的两种获取方式来说,早期社会化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不管是施承者还是继承者,早期社会化都不具有主观目的性,仅仅只是一种无意识的熏染过程。而学校教育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早期社会化的文化资本获取方式。学校教育具有较强的目的性和规划性,受教育者必须通过制定符合自身学习能力的目标并通过艰苦的学习与历练才能达到既定目标。但从文化资本的获取机会这一角度出发,学校教育对于每个受教育者来说机会成本并不均等。因为教育机会、教育内容、教育条件等各教育要素的分配权并不具有平权特质,而是控制在占支配地位的阶级或集团的手中,是一种特权式的存在。但从根本上说,获取文化资本的两种途径殊途同归,最终都指向了经济资本这一根本制约要素。
  
  那么,早期社会化与学校教育这两种方式在文化再生产中的作用与地位又是一种什么关系呢?布尔迪厄认为,早期社会化在文化再生产中起着决定性作用。学校教育的效果与学生家庭文化资本的优劣呈正相关的关系。学校作为一个“分类场”,其作用即在于将拥有不同家庭文化资本的学生“分类归档”.在教育过程中,先赋文化资本(即早期社会化过程中所继承的家庭文化资本)不仅未能体现出平均化特质,反而呈现出进一步分化的趋势。在目标要求上,现代教育制度要求学生必须具备接受和破译文化的能力,但在实际操作上,学校教育又未能为每一位学生提供公平的获取这一能力的技术路径。这使得学生必须以自身的文化积淀为基础,以个体的力量探索解密社会文化的方式,而他们唯一能调动的便是早期社会化过程中所承继的家庭文化资本。以学校教育中重要的语言技能为例,一方面,教育系统不断神圣化统治阶级的语言系统及技巧,另一方面,则竭力贬低下层阶级的语言系统,在褒贬之间将文化主导权牢牢掌握在支配阶级手中。在这一过程中,上层阶级的子女因为自身所拥有的先赋文化资本契合了学校教育所传递的文化而占有较强的优势,更易在教育竞争中脱颖而出。这类学生从知识技能、生活方式、审美品位、思维方式等方面都无限趋近于教育系统的目标预设,他们更容易被更高层次的学校录取,也更能在就业市场占据要职。因此,布尔迪厄认为造成学生评价结果优劣的原因在于早期社会化与学校教育的共同作用,将文化资本的不平等演绎为学业资格的优劣。而学业资格最终把学生导向与其父辈相同的社会空间与社会地位,完成社会等级制的再生产。
  
  三、先赋性因素与获致性因素的博弈
  
  从根本上说,布尔迪厄的文化再生产理论具有浓厚的问题导向意识,其要回答的是个体在社会结构中的位置到底是由获致性因素还是由先赋性因素所决定的这个问题。在社会学界看来,社会阶层的流动主要依靠两种因素,一是先赋性因素,一是获致性因素,这两大因素共同作用于个人的成长与成就。先赋性因素强调家庭出身的客观影响因子,主要包括父母的职业、教育水平和社会地位等;而获致性因素则强调主体后天的主观影响因子,主要是个人的能力及努力。但不管是先赋性因素还是获致性因素,都可以从布尔迪厄的“资本”概念获得理解。先赋性因素主要包括家庭的经济资本与社会资本,而获致性因素则体现为个体后天所获的文化资本。
  
  从社会结构与阶层流动来看,获致性因素是多样化的,但主要指的是教育。在布尔迪厄之前,学界对于教育促进公平与阶层流动的看法是积极乐观的,研究者普遍认为教育是促进个人提升的重要手段,是个体实现阶层流动的重要途径,是达至终极社会公平的桥梁与媒介,教育能把个体推向更好的生活境遇。形成这种乐观看法的基础就在于,学者们认为人类进入工业社会后,技术是推动社会进步的主要手段,这给予了知识者改变命运的契机。美国社会学家布劳与邓肯在《美国职业结构》一书中就认为在技术驱动的工业化时代,教育是影响阶层流通的关键因素。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前现代社会以世袭为主要手段的个人境遇改变方式。因此,教育的重要性日益突出,他们认为以教育为主要手段的获致性因素已经成为一条促进社会阶层流动的捷径。在二十世纪中期,从社会舆论来看,整个社会普遍认可教育具有个体赋值功能。但是随着研究的深入,阶层流动的真实性被揭开,研究结果表明教育作为获致性因素,并未能真正促进社会结构的调整。对于个体来说,所谓的阶层流动也仅仅是既有阶层框架内的位置移动,并没有真正形成阶层流通的自由管道。
  
  造成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开放性与封闭性是教育系统的一体两面。封闭性主要体现在各阶级与阶层子女在教育机会的获得上并非均等,而是处于失衡状态。更高阶段的教育机会与学生所处的阶层位置及家庭资本隐秘契合,并且文凭的获得及其含金量也受控于先赋性因素。以家庭经济资本、文化资本、权力资本及社会资本为主要衡量标准的先赋性因素在学生的整个教育过程中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影响着学生学业能力的高低及学业竞争力的大小。不仅如此,在“后教育时代”的就业和生活中,先赋性因素对于个体的掌控效应依然如故,那些家庭背景较好的学生往往会获得较好的工作岗位及光明的职业前景。面对这些主流观点,布尔迪厄把学校定义为制造社会不公平、文化不平等的场所。文化再生产理论从整个社会运行机制这一视野来审视教育的作用,提出教育系统对个体的宰制功能。教育系统宰制作用的发挥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是用于输送内部成员子女,以保证优质教育资源维持在支配阶级系统内部;其次是排斥其他阶层子女,切断被支配阶级子女“染指”优质教育资源的可能性。支配阶级及其控制的权力部门作为社会场域的核心,以“公平选拔”的名义将权力圈层外围的家庭子女排斥在名牌学校之外,迫使其进入普通学校接受普通教育,造成文化资本的匮乏。他们在毕业后被迫进入社会边缘部门与边缘行业,成为社会结构中的被支配阶层,复写着父母的人生历程。
  
  教育系统的宰制功能也可以叫做分流功能。教育宰制保证了社会权力按照既定的规划流向和社会结构进行运作。支配阶级利用教育系统,通过阶级特权操控教育系统,制定严苛地选拔机制,以“筛选”的名义输送集团内部成员子女进入名牌学校,并以支配阶级的主流文化为模板制定教育内容。他们的子女在这些学校接受定制式教育后再回到权力部门与特权部门任职,形成教育与现代阶层“世袭”的封闭式循环结构。
  
  教育系统在发挥宰制作用的过程中也充满了竞争与冲突。布尔迪厄认为,教育场域不是静态存在的,同样处于恒常的运动之中。教育场域作为社会结构的一个部分,其内部的学业竞争反映了社会结构中的阶层竞争。由于支配阶级的操纵,教育系统往往沦为阶层斗争的工具。从资本主义诞生伊始,教育便在资产阶级的国家治理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资产阶级通过不断的教育改革及重构,保障了权力与利益分配沿着对其利益最大化的方向进行。不仅如此,教育系统还操纵着社会重构与阶级政治。因此,学校教育从根本上说是现代社会中支配阶级权力与利益“世袭”的工具。学校教育巩固了特权阶级的地位,使其既得利益得以在内部成员之中流转与“世袭”.教育系统中立、平等、自由、公平的假象,掩盖了背后权力的运作及阶层流通的不自由。在布尔迪厄看来,教育系统的改革与重构,目的与归宿都是为了支配阶级地位的巩固及利益的攫取。教育系统通过学校场域对文化资本进行了不平等的重置,并以此为基础对权力结构进行重塑,最终完成社会结构的再生产。学校教育所灌输和传达的理念及教育效果要以是否能够维护统治阶级利益和权力为根本出发点。
  
  布尔迪厄认为,教育作为支配阶级传递自身文化与价值观的途径,是以培育潜在的文化资本继承者为己任的。教育事实上在社会治理过程中扮演着“驯兽员”的角色,支配阶级以学校为中介将思想的“异端”整合进主流文化圈,使得个体及整个社会实现全面驯化。不仅如此,教育还发挥着“交换器”的作用,即把社会的不平等转变为能力的不平等。[1]学校教育的这种“交换器”作用造成社会认识的误区,形成精英崇拜与文凭崇拜,使得精英主义与文凭主义盛行。精英主义与文凭主义的实质即在于美化,将社会不平等、阶层不平等、经济地位不平等转换为个人能力的高低。这样,客观因素的不平等便被美化为主观因素的不同,使得社会不平等变得合理化。因此,经过学校教育的炼金术,上层人士的子女相应地拥有“能人”的光环。
  
  很大程度上,文化再生产作用的发挥在“自由文化”学科中体现得更为明显,也就是那些“需要才华的学科”.这些学科需要深厚的文化积淀,而文化积淀主要是通过家族及家庭的继承所得,它不像技术性强的学科可以通过学校教育的方式获得。布尔迪厄认为,优秀学生的“自由文化”主要来源于家庭优越的环境及教育,通过家庭教育与耳濡目染来实现。“自由文化”熏陶下的学生学术能力主要表现在“非书本化”能力上。他们凭借较高的文化修养、深刻的精神底蕴和广博的爱好区分于来自普通阶层的学生。文化积淀使得他们具有了一种学术迁移能力,他们能在常规学业及学术能力之外涉猎那些边缘化的知识领域,如对电影学的熟稔,对地理学的广博识见,对拉丁语、希腊语的非凡见地。“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具有要从这些‘自由’的学科门类中‘培植’出某种习性的强烈癖好。”[2]布尔迪厄发现,这些“自由文化”学科的生源主要来自社会上的支配阶级。
  
文化再生产在教育领域的实质与功能相关文章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
别人都分享了,你还在等什么?赶快分享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