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研究国内外的营养教育现状和推广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18-08-02
  关键词:营养需要; 健康教育; 学生;

校园食品安全
  
  儿童青少年时期是人体生长与发育的重要阶段, 如何提高儿童青少年的营养健康水平、养成健康的饮食行为习惯, 培养健康生活方式, 已成为儿少卫生领域日益关注的问题。联合国农业及世界卫生组织在2014年11月《营养问题罗马宣言》中提出, 目前全球儿童的主要营养不良包含营养不足、微量营养素缺乏症、超重和肥胖症等。报告中指出, 全球有1.61亿儿童受到营养不足的影响, 其中受急性营养不良 (消瘦) 影响的儿童有6 600万;有超过20亿人患有微量营养素缺乏症[1];与此同时, 儿童青少年超重和肥胖率快速增长, 1980年以来, 超过70个国家的肥胖率增加了1倍, 尤其是中国、巴西、印度尼西亚等发展中国家的青少年肥胖率增加了2倍[2].Lobstein等[3]预计, 全球5~17岁儿童青少年超重率将从2010年的13.9%上升到2025年的15.8%.
  
  与此同时, 高血脂、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低龄化问题也逐渐凸显, 包括超重和肥胖在内的多种形式营养不良会对儿童青少年的身体发育和认知发展造成负面影响, 危及他们的身体健康, 增加对传染性和非传染性疾病的易感性, 给个人、家庭、社区和国家的发展带来负面影响, 造成沉重的社会经济负担[1].
  
  学生时期的营养和健康状况是直接反映一个国家或地区社会经济发展、人口素质和卫生保健水平的重要标志。做好学生的营养健康教育与学校的营养宣传健康教育密切相关。学校在学生营养健康宣传教育上占有绝对的优势, 通过实行专业、高效的营养健康教育, 对提高学生营养健康水平有重要意义及作用;集中培养学生养成良好的健康饮食习惯, 形成学校-家庭-社区的营养教育宣传反馈体系, 推行以校园为基础的营养健康宣传教育模式, 可以促进青少年的健康成长。
  
  1、国外学生营养教育现状
  
  据不完全统计, 目前近90个国家先后开展以校园为基础的营养健康教育。由于国情不一, 其特点和做法也各不相同。各国学校的营养教育不仅有效地改善了学生的身体素质, 也快速提升了教育发展水平。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德国等国家在儿童营养教育方面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其经验值得借鉴[4].
  
  1.1 美国
  
  作为全球较早开展校园营养宣传教育的国家之一, 经过100多年的发展, 目前美国中小学营养健康教育已经逐渐步入成熟期。大约94%的学校加入了美国营养午餐计划 (NSLP) [5].美国在立法上确保了学生营养宣传教育的开展, 1977年《国家学生午餐法》《儿童餐卫生法令》的颁布, 将营养餐推广与学生营养教育有效结合, 形成联邦政府主导、地方政府主抓、社区与学校协调一体的健康教育发展结构[6].针对美国近几十年青少年肥胖率上升的问题, 依据《美国居民膳食指南》的要求制定标准, 在满足学生所必需营养的前提下, 美国营养午餐中增加了水果、蔬菜及全谷物类食物, 做到了营养均衡, 控制学生肥胖的趋势[7].
  
  美国中小学主要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提出的“学校健康计划-促进学生终身健康饮食的指导方针”制定相应的膳食营养教育计划, 并开展营养健康课程[8].“指导方针”针对中小学营养健康教育提出7点实施步骤:第一, 制定协作性营养政策;第二, 开设系统的营养教育课程;第三, 开展丰富的课外营养教育活动;第四, 整合膳食服务与营养教育;第五, 培训相关工作人员的专业;第六, 鼓励家庭与社区的积极参与;第七, 各项营养计划的实行效果评估[6].
  
  美国中小学营养教育的指导思想定位, 不仅让学生受益于一时, 更是希望他们掌握营养的基本原则, 培养终身健康的饮食习惯。学校的营养健康课程设置广泛, 针对营养健康问题开展丰富多彩的教学活动。美国中小学每学年开设9~12节营养教育课, 如“营养果蔬”是让学生了解不同水果和蔬菜的营养价值;“膳食的耐力”为喜欢远征探险的学生提供正确的膳食结构;“家庭营养课”为学生和家长提供准确的、最新的营养信息;“食品史的教训”介绍了食物的历史[9].此外, 美国哥伦比亚特区为学生准备的“教室里的食品标签”, 帮助学生了解食物的营养特点, 选择营养价值高的食物。美国犹他州教育厅为学生制定的“为自己健康的生活方式负责”课程, 包含30个不同的教学单元[10], 通过制定相应的教学计划、教学资源、教学活动, 培养学生健康的饮食习惯及生活方式。
  
  美国中小学的营养教育除了关注学生之外, 还重视教师与学校食堂工作人员的相关营养知识教育, 美国3/4的州要求讲授营养课的教师必须取得注册营养师资格[11].并对教师及食堂工作人员进行营养咨询、膳食指导、不良饮食行为纠正, 使他们充分认识到学生营养教育的重要性, 激发自觉从事营养宣传教育的积极性。同时, 通过新闻媒体、电视讲座、校园营养宣传等途径介绍营养方面的新进展, 使整个社会形成营养教育的良好氛围[12].
  
  1.2 日本
  
  日本是全球最早为学生制定学校供餐和营养宣传教育相关法律法规的国家, 这也是日本学生营养教育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从1947年开始, 日本政府先后制定了一系列与学校供餐和营养宣传教育相关的法律, 如《学校供餐法》 (1947) 、《营养改善法》 (1947) 、《学校配餐法》 (1954) 、《学校保健法》 (1958) 、《营养师法》 (2000) 、《健康增进法》 (2002) 、《日本人膳食摄取基准》 (2005) [13].通过相对完善和系统的法律法规, 保证学生获得营养均衡的食物和系统的营养健康教育。
  
  日本政府每年向学校提供大量的财政补贴, 学校供餐以低价优惠为主、少数贫困生免费为辅。日本也十分重视供餐人员的培训, 保证每个配餐中心都有营养师, 重视食材搭配的多样化;采用“学校供餐标准”规定每餐所需的营养标准及食物构成, 制定标准食谱, 做到营养均衡。截至2015年, 日本全国共有161个培养营养师的机构 (累计入学11 448人) , 每年均有2万多人次加入营养师队伍[14].
  
  日本每所学校的营养教师都有营养师和教师资格证, 保证了学生在学校能够接受到正规、系统的营养健康教育;课程内容涉及营养知识、营养餐配置与烹饪、疾病预防、饮食习惯与饮食文化等方面;课时随年级增多, 满足不同年龄段学生对营养知识的需求[15].同时, 日本学校要求营养教师与学生共同进餐、密切沟通, 了解学生的饮食需求, 并对学生进行感恩教育, 形成日本独特的营养膳食文化, 促进了日本营养教育文化的有效开展。
  
  1.3 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的学生营养健康教育起步时间晚于美国, 但在美国学生营养宣传教育的基础上结合本国的具体情况采取了学校、政府、社区相结合的三位一体模式, 效果显着[4].澳大利亚地广人稀、原着居民较多, 学生营养教育课程没有被列为相关院校的基础课程, 而是通过各地区的卫生部门在学校进行营养宣传活动, 确保营养知识深入人心;澳大利亚采用政府补贴的方式来改善膳食结构, 确保营养教育落实到学生的生活中;同时通过开展各种文化活动使居民获得营养健康方面的信息和配套服务, 从而全面改善学生的营养健康状况, 实现营养理论教育和社会实践的结合[16].
  
  1.4 印度
  
  1995年, 印度提出“小学营养教育支持计划”, 这项计划先后经历多次的修订;2007年实施范围扩展到全国一至八年级的学生。建立了管理、监督及评估机构, 以提高小学生的入学率和他们的营养水平, 培养良好的饮食及卫生习惯[17].据印度政府的研究报告显示, 83.4%的学校提供免费午餐;84%的家庭表示对多样化的菜单感到满意, 易于使学生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18].此项计划解决了印度儿童的饥饿和教育2个迫切问题;在全国范围内提高了学生的出勤率。但没有开设正式的营养教育课程, 传授的营养知识只是渗透在营养午餐中;没有培养专门的营养教师人才;所受益的学生主要为小学生, 缺乏针对中学生的营养教育改善。
  
  1.5 德国
  
  德国基于系统课程体系的学校营养教育始于20世纪60年代, 受到各联邦州政府的立法保护。目前德国中小学营养教育拥有较强的师资力量, 半数以上中小学任课教师受过正规营养学教育。学校主要采取渗透与学科整合的模式进行营养宣传教育, 即营养学在中小学未作为独立课程设置, 而是整合在多门学科教学中[19];课程的目标是让学生了解营养与健康知识;培养其对所提供食物的判断能力;提高自身健康素养, 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
  
  2、我国学生营养教育现状
  
  我国学生营养教育起步相对较晚, 是最近十几年伴随着健康教育的发展而发展起来的[20].2008年《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提出面对不同年龄阶段学生的营养指导[21];2014年《中国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 (2014-2020) 》中明确提出“将食物与营养知识纳入中小学课程”[22];2016年北京市顺义区启动“城市中小学生‘校园营养食育’策略研究”试点, 构建多部门联动、家长和教师互动、中小学生主动参与、学校负主责的校园营养食育模式, 获得了各方面的支持与认可, 得到了很好的社会反映[22].这些营养教育的有效开展, 在一定程度促进了我国学生营养和健康状况的改善。2017年由国家卫计委签头,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 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所组织实施的“营养校园”试点, 已经在全国8个区县学校着手开展。当地卫生、教育和食药管理等相关部门积极行动, 创建校园营养健康氛围、标准化食堂、学生餐地方法规、营养食育信息化互动平台、营养配餐、食育课堂、学生参与式活动等有效措施, 旨在全面提高中小学生膳食营养水平, 提升营养健康知识知晓率和行为形成率。
  
  我国校园营养健康教育的有效推广仍存在以下问题:一是政府支持力度较小, 缺乏相关的法律法规, 中央和地方的教育经费支出比例低, 资金大多来自公益机构、社会组织和相关企业。二是缺乏统一的营养教学大纲类的指导文件, 没有针对性地开展学生营养系统教育[4], 大多是渗透课程, 课时分配较少, 学校评估体系中也没有专门的营养教育考核评估标准。三是不同地区的饮食习惯和经济发展存在差异, 不同地区、不同经济发展水平的学生营养状况也存在较大差异。四是缺乏专业的营养教师及营养团队, 参与其中的工作人员缺乏专业素养及相关培训。五是缺乏相对安全的营养餐厅配套设施及卫生监管环境。六是没有做到学校、家长、社区三者相结合的营养教育宣传模式, 教育方法相对单一[6].
  
  3、我国营养教育推广建议
  
  3.1 完善学生营养相关法律法规
  
  美国、日本等国家学生营养教育开展所取得的相关成就, 政策法规实行和政府的大力支持在其中起着不容忽视的关键作用。应加大政府的资金投入, 明确政府在学生营养教育开展中的职责和功能, 促进完善各种营养制度及营养校园工作的长远发展[23].
  
  3.2 培训专业师资力量
  
  国内校园营养教育起步较晚, 缺乏专业的营养教师, 为在全国范围内形成实用、有效且成熟的学生营养教育宣传模式, 需要针对性地做好营养教师及相关工作人员的专业化培训, 向学生、家长和食堂工作人员宣传营养教育知识, 制定科学合理的营养食谱[24], 培养学生养成良好的饮食行为习惯, 不仅自身受益, 而且能将自己所学的营养知识传授给他人。
  
  3.3 发挥政府主导作用, 动员多方合作
  
  学生营养工作涉及多个部门, 需要利用多种媒介, 通过政府、社会各部门机构, 加大宣传力度, 扩大社会影响力。总结经验教训, 改善学生营养不良状况, 形成一个完整的营养教育宣传体系, 最终实现全国人民身体健康素质的提高。
  
  3.4 创建校园支持环境
  
  充分利用学校现有条件, 逐步完善各项基础设施, 保证食堂设备、体育设施、人员配备能满足学生获得营养知识的要求。同时, 加强对供餐单位的监督和管理, 并逐步建立完善相关营养师制度。
  
  3.5 因地制宜, 综合开展营养教育宣传措施
  
  不同地区中小学生的营养健康特点有所不同, 经济状况、食物资源和饮食习惯也有差异。要结合当地特点, 因地制宜开展多途径、多形式的学生营养健康促进工作[24], 推广具有地方特色的营养校园教育宣传模式。
  
  参考文献
  [1]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营养问题罗马宣言[EB/OL].[2014-11-17].http://www.Fao.org/resources/infographics/infographics-details/zh/c/266122/.
  [2]GBD Obesity Collaborators.Health effects of overweight and obesity in195 countries over 25 years[J].New Engl J Med, 2017, 377 (1) :13.
  [3]LOBSTEIN T, JACKSON-LEACH R.Planning for the worst:estimates of obesity and comorbidities in school-age children in 2025[J].Pediatr Obes, 2016, 11 (5) :321-325.
  [4]代广辉, 王敏。儿童营养教育的国内外经验及启示[J].湖南科技学院学报, 2016, 37 (12) :131-132.
  [5]BEVANS K B, SANCHEZ B.Children's eating behavior:the importance of nutrition standards for foods in schools[J].J Sch Health, 2011, 81 (7) :424.
  [6]邓晓君。美国中小学营养服务研究[D].重庆:西南大学, 2010.
  [7]梁晶晶。《2010美国居民膳食指南》翻译实践报告[D].曲阜:曲阜师范大学, 2015.
  [8]VIERREGGER, Alyssa Hall.Growing healthy kids:a school enrichment nutrition education program to promote healthy behaviors for children[J].J Extens, 2015, 53 (5) :205-207.
  [9]CONTENTO I.Nutrition education[EB/OL].[2009-11-03].http://healthymeals.nal.usda.gov/nal-display/index.php?info-center=14&tax-level=&tax-subject=526.
  [10]SCHWELL-ZENBACH L E.Instructional materials in nutrition[EB/OL].[2008-11-12].http://www.cln.org/subjects/nutrition inst.Html.
  [11]沈秀华, 唐文静, SU S, 等。美国营养教育和注册营养师培养制度[J].中华临床营养杂志, 2009, 17 (6) :364-367.
  [12]刘健, 肖正湘, 易萍。美国学校营养教育概况[J].中国健康教育, 1995, 11 (3) :34-36.
  [13]《上海学生营养工作立法前期准备》课题组, 曲玉波。国内外学生营养工作立法情况综述[J].教育发展研究, 2007 (2) :49-55.
  [14]唐文静, 毛绚霞, 齐藤都志子, 等。日本的营养师制度和日本营养学专业教育现状[J].中华医学教育杂志, 2017, 37 (1) :148-152.
  [15]胡艳菲。我国小学营养教育现状与开设食品营养课的探究[D].延安:延安大学, 2015.
  [16]蔡佳音, 王芳, 刘晓曦, 等。儿童营养改善措施的国际经验及启示[J].中国健康教育, 2013, 29 (3) :255-258.
  [17]阚阅。公平与积极的反歧视:印度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策略透析[J].比较教育研究, 2011 (8) :60-64.
  [18]连进军, 杨旻旻。印度普及义务教育过程中的午餐计划及对中国的启示[J].南亚研究季刊, 2014 (3) :85-90.
  [19]汝骅。德国基于课程的学校营养教育历史、现状与改革动向[J].上海教育科研, 2007 (4) :20-22.
  [20]汝骅。中小学营养教育效果调查与课程模式设想[D].苏州:苏州大学, 2005.
  [21]李雨昕。国内外中小学营养政策对比和分析[D].北京: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健康所, 2017.
  [22]杨媞媞, 张倩, 甘倩, 等。“营养校园”试点项目总体方案[J].卫生研究, 2017, 46 (5) :717-721.
  [23]曲玉波。美国的学生营养立法及其对中国的启示[J].社会福利:理论版, 2013 (8) :52-56.
  [24]张倩, 胡小琪, 赵文华, 等。我国中小学生营养现状及改善建议[J].中国学校卫生, 2016, 37 (5) :641-643.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