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体育与第一次世界大战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19-12-27

  摘    要: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体育活动不仅成为士兵堑壕生活的调剂品,而且成为军事训练的重要手段,在稳定军心、提高士兵生存和作战能力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多项体育赛事从军营走向民间,并在民间迅速发扬光大。一些重大体育赛事因第一次世界大战被迫中断,运动员成了战争的牺牲品。

  关键词: 环法自行车赛; 第一次世界大战; 军事训练; 牺牲品;

  Abstract: In the First World War, sports activities became not only a condiment to the life of soldiers in trenches, but also an important means of military training. They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stabilizing the military mind and improving the soldiers' survival and combat capability. A number of sports events have moved from barracks to civilians and developed rapidly among the civilians. Some major sporting events were interrupted by the First World War, and athletes became victims of the war.

  Keyword: Tour de France; the First World War; military training; victim;

  1914年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发生的全球性战争,它改变了世界格局,影响了体育事业的发展。在这次世界大战中,体育活动就像一股清风吹拂在肃杀的战场上,给前线的士兵带来了生存的希望,让部队焕发了新的生机和活力,为提高士兵的生存能力和作战能力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多项体育赛事从军营推向了民间,促进了体育运动在欧洲的发展。与此同时,第一次世界大战给人类带来了空前的灾难和痛苦,给国际奥林匹克运动造成了的巨大损失,多项重大体育赛事被迫中断或取消,许多优秀运动员成了战争的牺牲品。

  1 、体育与战火同行

  1.1 、萨拉热窝的枪声与环法自行车赛

  1914年的环法自行车赛是由法国体育报纸《机动车报》社发起和组织的,参加这次环法自行车赛的热门选手有1913年的环法自行车赛冠军菲利普·塞斯及其劲敌亨利·佩里希尔,还有往届冠军奥克塔夫·拉皮泽和费朗索瓦·法贝儿。6月28日,从法国巴黎到勒阿费尔第一赛段的比赛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参赛选手展开了激烈的角逐。就在此时,远处的萨拉热窝响起了枪声,奥匈帝国皇位继承人费朗茨·费迪南大公(Archduke Franz Ferdinand)和他的妻子遇刺身亡。刺杀事件发生一个月后,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宣战,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比赛结束后,环法自行车赛的创始人亨利·德斯格朗吉激昂地号召自行车选手们走向战场,为国家而战。于是,选手们纷纷参军入伍,穿上了军装。在奔赴战场时,这些勇敢的士兵希望早日赢得战争的胜利,在年底能顺利返回家乡与亲人团聚。三个月的恶战后,战争进入了双方对峙阶段,无论是无畏的英雄还是普通的士兵,无数个年青的生命都终结在战场上。例如,费朗索瓦·法贝儿曾于1909年获得过环法自行车赛冠军。在1914年的环法自行车赛上费朗索瓦·法贝尔获得了两个赛段的冠军,但在1915年5月9日,他倒在了敌人的炮火下,年仅28岁。
 

体育与第一次世界大战
 

  1.2、 体育活动成了堑壕生活的调剂品

  从1915年开始,堑壕战成为西线战场上的主要作战方式。在大多数时间里,士兵只能蜷缩在满是泥泞的堑壕里,身边鼠患成灾,臭气熏天,伤员的呻吟声更是不绝于耳。恶劣的堑壕生活令前线士兵士气低落,极度厌战。为了改变部队的面貌,在凡尔登战役中,法国军队开始推行“士兵轮换制”,即士兵只要在前线驻守一周,就可以撤到后方休整,这样可以保证前线士兵始终都能保持旺盛的斗志和充沛体力[1]。

  在旷日持久的拉锯战中,身处前线的士兵不仅要面对死亡,还要忍受无尽的寂寞和孤独。在休战间隙,挖掘堑壕、掩埋战友尸体和清除鼠患成为士兵消磨时间的主要方式。在战场后方,为了缓解战争迟迟无法结束带来的失落感,许多士兵常常聚在一起玩足球、打橄榄球或进行障碍跑。为了让士兵在堑壕里能坚持到最后,军方也积极鼓励士兵在训练之余开展体育活动。有的部队组织足球比赛,有的部队组织拳击比赛,等等。丰富的体育活动让士兵暂时忘记了战争的残酷,改变了士兵的精神面貌。不过,此时的体育活动只是堑壕生活的调剂品,暂时的休整过后,士兵不得不再次穿上军装回到前线。

  “战争不是你我所能掌控的,你我终将刀枪相见,但,别在今夜!”。这句话出自英国电影《今夜无战事》[2]。影片介绍了圣诞节来临之际,英德两国士兵摒弃所有仇恨,纷纷放下武器,走出堑壕,在一块“无主之地”开展了一场没有裁判和比分的足球比赛。在这场比赛中,足球扮演了和平使者的身份,它超出了比赛本身的竞技,释放了人性的光芒,成为人们祈愿和平的象征。

  1.3、 体育活动是军事训练不可或缺的一环

  与欧洲经历的其他战争不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规模、血腥程度和影响都远远超乎了当时人们的想像。据史料记载,英国军队在奔赴索姆河战场时,每个士兵不仅携带了武器弹药,而且携带了体育用品。在索姆河战役中,秉承着体育精神的英国士兵损失惨重,伤亡达45万余人,其中阵亡达19万余人。在第一天的战斗中,伤亡官兵就达6万多,这是英军陆军史最为血腥的一天。当炮声渐渐归于沉寂时,战场上尸横遍野,满目疮痍。

  在战争中,最坚固的永远不是由钢筋水泥筑成的防御工事,而是士兵昂扬的斗志和意志[3]。面对大幅战争减员,英国政府开始征召年轻的预备役军人,同时加强了新兵身体素质和军事技能的训练,以提高新兵的生存能力和作战能力。在训练中,新兵不仅要学习挖掘堑壕、射击、刺杀和格斗等军事技能,还要开展跑步、负重、投掷、攀爬和跨越障碍等生存技能训练。这些实用的生存技能逐步发展成为正式的比赛项目。由于战争的需要,投手榴弹成为当时军事体育竞赛的一个项目。参赛士兵要想在比赛中获胜,投掷距离必须超过50 m,投掷速度必须超过每分钟40枚。在索姆河战役中,英军士兵手中的手榴弹曾给敌人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2 、体育在战火中获得新生

  2.1、 法国杯足球赛的诞生

  为了纪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牺牲的查尔斯·西芒,法国足球协会创建和组织了法国杯(又称查尔斯·西芒杯)足球赛。查尔斯·西芒生前是个足球迷,他积极推动法国足球运动的开展。1918年5月5日,第一届法国杯足球赛在巴黎举行,共有48支球队参加,在几千名观众的助威声中,身穿白色球衣的庞坦奥林匹克队以3︰0战胜了里昂足球俱乐部队。这项赛事一直延续到至今,去年它刚刚度过了自己的百年华诞。

  2.2、 环法自行车赛重获新生

  环法自行车赛始于1903年,在每年夏季在法国举行,每次赛期为23天,共21个赛段,整个赛程超过3 500 km。完整的赛程每年都各不相同,但都环绕法国一周。1919年,中断四年的环法自行车赛重新举行,但比赛线路做了一些调整,调整后的比赛线路经过德国战败后归还给法国的地区。参加本届环法自行车赛的选手并不多,但比赛依然吸引了很多战前的知名选手。本次比赛,冠军由比利时选手费尔明·兰伯特获得,第一次出现黄色领骑衫。此后,自行车运动迎来了快速发展的黄金时代。

  2.3、 体育赛事从军营走向民间

  1917年至1918年间,女子田径赛、女子足球赛和女子越野赛等各种女子体育赛事蓬勃发展。1917年,在巴黎举行了一场女子足球赛,有两支来自女子运动俱乐部的球队参加了比赛。这些年轻的女性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成为了那个时代的先驱,引领了当时的运动热潮。一战结束后,人们在昔日的战场上修建了许多体育场,民众的注意力也逐渐从战斗英雄转移到体育冠军身上,体育活动已不再是少数人的专利,包括妇女和儿童等社会各界人士都可以参加。广受士兵喜爱的足球运动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最重要的遗产之一。

  2.4、 军事体育大放异彩

  1919年6月22日至7月6日,协约国运动会在法国巴黎近郊举行。共有来自18个国家的1 400多名选手参赛,比赛吸引了数万名观众到现场观看。这是一次军人版的奥运会,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一次较早的国际性体育赛事。协约国成员都派选手参加了这次比赛。美国承担了此次大赛体育场的修建费用,体育场以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远征军司令约翰·约瑟夫·潘兴将军的名字命名,潘兴将军亲自为获胜者颁奖。这次大赛,美国在参赛各国中综合排名第一,法国和意大利紧随其后。

  3、 第一次世界大战对体育产生的影响

  3.1、 增强了民族体质促进了体育的发展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体育运动从堑壕生活的调节品变成了军事训练手段,变成了军事体育项目,它对增强士兵的身体素质、抚慰士兵的厌战情绪和激发士兵的战斗意志等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无论是德国实行的全民皆兵制,还是英国和法国推行的士兵轮换制,目的都是为了提高军队的战斗力,但在客观上起到了提高体育号召力和增强民族体质的效果。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一些被战争淘汰的军事体育项目在民间普及和发展起来,大大丰富了体育活动的内容与形式,有力地推动了欧洲体育事业的蓬勃发展。

  3.2 、赛事被迫中断运动员成为牺牲品

  原定于1916年在德国首都柏林举行的第6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因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而被迫中断,国际奥委会总部被迫迁到瑞士小城洛桑。

  环法自行车赛是欧洲非常热门的体育赛事,法国民众曾高度关注和积极参与,但1915年至1918年间的4届赛事因战争而逼迫停办,直至1919年才得以恢复。

  在堑壕、铁丝网、机枪和巨炮构筑的现代化阵地面前,成千上万风华正茂的年轻生命灰飞烟灭。据文献记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死难者中,许多战士曾是杰出的运动员,其中包括32名奥运会选手(16人曾获奥运会奖牌)和30多名苏格兰橄榄球运动员。让·布安参军前是法国田径运动明星,曾在1912年瑞典斯德哥尔摩奥运会上获得男子5 000 m长跑银牌,1914年9月25日,他在一次战斗中阵亡,年仅26岁,成为较早牺牲的1名运动员。罗兰·加洛斯是法国着名的飞行员和民族英雄,他也是一名优秀的运动员,曾获得过大学自行车赛冠军,还擅长打橄榄球。1918年10月,他驾驶的战斗机被击中,牺牲时年仅30岁。为了纪念他,法国网球公开赛被冠以罗兰·加洛斯赛。

  4、 结束语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人类有史以来流血极多、代价极高的一场恶战,这场非正义的战争给人类带来了空前的灾难,造成了不可估量的经济和精神损失。战争还导致疾病流行和饥荒蔓延,致使欧洲走向衰退,“使全人类临近深渊,使全部文化濒于毁灭,使千千万万的人粗野和死亡”[4]。

  在这场惨烈的大战中,体育与战火相伴相随,它给人们带来了活力和希望。曾广受士兵欢迎的足球、橄榄球和障碍跑等运动已发展成为大众喜爱的体育运动项目。人类需要体育、需要健康,向往世界和平,拒绝战争和享受生命的意义是一切珍爱和平的人们的共同呼声。

  参考文献

  [1] 石炜.天变1914:第一次世界大战拜年祭[M].成都: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4:180-184.
  [2] 腾讯网.因为足球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圣诞节没有枪声[EB/OL].(2015-12-26)[2018-11-02].http://sports.qq.com/a/20151226/017730.htm.
  [3]李维.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看欧洲联合历史进程[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11-13:B04.
  [4]罗斯图诺夫H H.第一次世界大战史(1914-1918年):下册[M].钟石,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2:1071.

上一篇:希波战争时期雅典与科林斯冲突的动因
下一篇:没有了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