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近代史中的台籍中共党员叶盛吉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18-08-15
  “天真可爱的光毅儿, 见了你的照片, 我的心中不知怎样高兴。在当天的夜里我睡不着, 我不信, 毅儿, 大汉 (闽南语意指个子高) , 眼睛、鼻子、嘴都像我吗?”这是1950年11月12日, 中共台湾大学医学院党支部负责人、年仅27岁的叶盛吉在监狱中写给刚满月的儿子叶光毅的信。这一天, 距离叶盛吉被枪杀只有17天。这封信当时并未寄出, 而是由叶盛吉在走上刑场那天用领带绑在腰上, 留给了收殓遗体的家人。

叶盛吉
  
  67年过去, 当年襁褓之中的婴儿如今已是满头白发的老人。回想起父亲的一生, 叶光毅说, 永远为父亲感到自豪。
  
  接受日式教育的台湾少年
  
  1923年10月, 叶盛吉出生于台北。由于母亲早逝, 他幼年时即过继给叔父, 后定居于台南县新营镇。1936年, 叶盛吉考入负有盛名的台南一中, 同批考入的台湾学生只有4人。这是一所面向日本人招生的学校, 叶盛吉在此接受了日式教育。
  
  中学时, 民族矛盾的阴影一直笼罩着叶盛吉。继父总是谆谆告诫他, 要知道自己的本分, 不惹是非, 少说话。尽管叶盛吉的日语比汉语熟练得多, 但他还是不断受到日本人的种种侮辱, 多年后他在日记中还为此气愤不已。
  
  尽管内心苦闷, 叶盛吉仍旧选择了两耳不闻窗外事, 一心只读圣贤书。他甚至幻想着, 只要沿着同化的路走下去, 就能与他们成为同一个民族。1941年, 他递交了更改姓名申请, 将名字改为“叶山达雄”.
  
  “一方面受着压迫, 明白日本人并不把台湾人视作同类;一方面又想通过同化的道路, 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这反映出我父亲那一代台湾青年的内心矛盾和认同挣扎, 这是十分真实的心路历程, 不必讳言。”叶光毅说。
  
  1941年, 叶盛吉以全校第二名的优异成绩毕业。但由于台湾学生在本地升读高中受到极不公平的比例限制, 叶盛吉只得赴日本报考高中。1943年春, 叶盛吉考上了仙台二高理科乙类。这里的毕业生大多能升入东京帝国大学医学系。当时在台湾, 仕途之门是不向台湾人开放的。在叶盛吉脑海中, 如果能当上医生, 毕业后就可以不必仰仗日本人的鼻息而去过自己的一生。
  
  1940年, 就读台南一中时期的叶盛吉。
  
  1944年, 日本社会已经从珍珠港事件时的狂热转为对战争的怀疑和失望, 现实让叶盛吉醒悟过来。当年8月, 叶盛吉和同学们被派到日本宫城县的军需工厂做战时劳动。身为学生会干部的他一反常态, 消极怠工起来。他已经认识到, 日本鼓吹的“八纮一宇”, 不过是为达到侵略目的而编造的谎言罢了。
  
  这一时期, 叶盛吉开始向台湾同学杨威理学习汉语。两人还根据杂志上登载的曲谱学唱中国歌曲, 叶盛吉也开始阅读《孙文传》、林语堂的小说等各种书籍。尽管两人的发音都不太标准, 但能学自己国家的语言, 他们非常兴奋, 这是重新寻回中华民族身份认同的开始。
  
  1945年8月15日, 日本投降。叶盛吉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我还进而想到台湾同胞苦斗50年的历史, 感慨万端。荣枯盛衰, 世间之常。诚此之谓乎!”
  
  投向“红色祖国”
  
  1946年4月, 叶盛吉回到了日夜思念的故乡台湾。他从东京帝国大学转学到台湾大学医学院就读。
  
  台湾同胞为复归祖国感到由衷喜悦。但来台的国民党军队纪律败坏, 官吏贪污腐败, 社会无序, 物价飙涨。为维持生计, 叶盛吉不得不到外校兼课, 甚至和同学上街摆摊卖衬衣。时局的恶化促使他们思考、批判台湾的现实。1947年爆发的“二·二八”事件, 更震撼了叶盛吉的心灵, 坚定了他反抗国民党统治的决心。
  
  1948年, 中国共产党在大陆领导的土地革命、解放战争以及城市学生运动正如火如荼地开展, “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口号得到越来越多台湾青年知识分子的认同。对国民党统治深深失望的他们, 开始主动拥抱“红色祖国”, 迎接台湾解放的到来。
  
  当年9月, 叶盛吉与胡秀山等5名医学院学生, 访问了上海、杭州、南京和苏州。这是叶盛吉第一次踏上祖国大陆的土地。
  
  1943年, 叶盛吉 (右二) 就读仙台二高期间, 与同学在农村打工。
  
  在3个星期的访问中, 叶盛吉看到了贫富差距和阶级矛盾, 但也看到了中国人民难以估量的力量。他在《内地归来》一文中写到, 中国人民确实是充满了活力的强大的人民, 这活力转向外散发之时, 便是我中华民族在世界历史上大放异彩之日。
  
  去大陆前后, 叶盛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的地下组织。不久, 叶盛吉成为台大医学院党支部的负责人。他通过台大学生自治会举办的放电影、读书会、出版刊物等公开活动, 对学生开展工作。
  
  1949年3月, 叶盛吉与郭淑姿订婚。叶光毅回忆:“看我爸爸的日记, 当时局势逐渐紧张, 他知道自己从事的工作时刻有生命危险。他对结婚曾很犹豫, 因为这可能连累一个女人的一生。他当时对妈妈说, ‘你虽然嫁了一个医生, 但是婚后不要立刻辞掉银行的工作。’这句话的意思, 我妈妈后来才明白。”
  
  向死而生让历史告诉未来
  
  1950年, 朝鲜战争爆发, 美国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国民党制造的白色恐怖愈演愈烈, 军警开始在岛内大肆搜捕共产党人。1950年5月29日下午, 叶盛吉在屏东被捕, 后被解到台北关押。
  
  叶盛吉案只在1950年9月3日开庭一次, 他以“意图颠覆政府罪”被判死刑。在这场五六年的白色恐怖中, 有五千人遭到杀害, 判处徒刑的有一万人左右。
  
  1950年10月2日, 妻子郭淑姿生了一个男孩。4日, 妻妹到监狱送来了红鸭蛋。叶盛吉一看, 就知道生的是儿子。收到婴儿照片的那天晚上, 他高兴得一夜未合眼, 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在死亡线上逡巡的人。祖父给孩子起名光毅, 寓意“面向光明, 毅然前进”.
  
  “父亲死时我刚出生, 他也没来得及亲眼看看我, 这是他毕生的遗憾。父亲对生很留恋, 但他绝不背叛信仰。他知道自己有了后代, 可以少些牵挂, 但同案的其他青年还未成家, 所以他在审讯时把罪名都揽到自己身上, 希望把生的机会留给别人。”叶光毅说。
  
  1950年11月29日, 一个下着霏霏细雨的初冬清晨, 在马场町河滩旁, 随着一阵划破寂静天空的枪响, 叶盛吉和他的战友们倒卧在血泊之中。
  
  2017年6月, 叶光毅在台南家中接受笔者采访。
  
  父亲的死给襁褓中的叶光毅留下了巨大的悲痛。但在此后的人生中, 他没有消沉, 而是潜心向学, 成为台南成功大学都市计划系教授。几十年来, 他从未忘记寻找父亲的历史, 遍访父亲当年的同学、同事, 进行了300多人次的访谈。
  
  在叶光毅心中, 父亲是台湾的好子弟, 中华的好儿女, 是以台湾为舞台的中国近代史中当之无愧的时代风云儿。他在从旧中国迈向新中国的转折关头, 不计成败, 将生死置之度外, 为了中华民族迈入新的时代毅然献出生命。
  
  “50年代白色恐怖的真相在台湾长期被湮灭, 很多人都不知道这段历史的存在。‘台独’势力将这段历史扭曲, 将一些牺牲的中共党员和左翼人士涂上或浓或淡的‘台独’色彩, 这都是对历史的恶意扭曲, 对当事人的二次甚至三次伤害。”叶光毅严肃地说, “台独”势力如果要推所谓“转型正义”, 就应好好直面这段红色历史, 而不是踏在先烈们的遗体上来谋取自身的政治利益。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