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赫德在中国近代史上的贡献

作者:原创论文网 时间:2018-08-15 14:15 加入收藏
  摘要:拥有西学教育背景的赫德,在1854年来到中国,在担任译员的过程中,熟谙了中国文化与礼仪。1861年,赫德升任为中国海关总税务司。他对自己的准确定位--“中间人”,使他一步步在中西方文化交流的舞台上从观众变为演员。他在中国近代史特别是海关史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一方面,赫德利用中西之间“中间人”的身份,构建了清政府的第一个近代化机构--海关,并在税收和海务工作等方面为清朝政府做出了贡献;另一方面,他确立了自己对海关的绝对统治,并力图把中国海关建成“世界性”的“独立王国”,海关的巨大收入也为其在中西方之间斡旋提供了筹码。
  
  关键词:晚清; 海关; 赫德; “中间人”;

赫德
  
  赫德是中国近代海关史上一位不可忽略的外国人,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国内外整理出版了大量海关档案和赫德书信集等,学术界对他与中国海关的研究已经相对成熟。随着研究的深入,赫德如何融入中国社会,如何一步步登上近代中国的舞台尚有待进一步探讨。本文拟从“中间人”的视角(赫德曾在日记中提出此说法),在19世纪中叶中西方交往的背景下,解读赫德在中西方文化交流的舞台上从观众变为演员的历程。
  
  一、观众:中西方文明差异下的赫德
  
  赫德出生于英国北爱尔兰阿尔玛郡的波塔当镇。他从小生长的环境中深受西方进步文明的熏陶和感染。1850年,在最低入学年龄是17岁的情况下,15岁的赫德就考入了贝尔法斯特的最高等学府--皇后学院。在皇后学院3年中,“赫德一直居于优秀生的行列,多次获得学校的奖励。”1854年,当英国外交部在贝尔法斯特皇后等学院招收中国和日本领事馆工作人员时,赫德因优异的学业成绩,免试录用。
  
  在宗教方面,赫德是一个虔诚的宗教信徒,“亨利·赫德刚踏入社会时,信的是英国国教,即原先的爱尔兰新教主教派教会。”“不管怎样,亨利·赫德后来成为美以美教会坚定的追随者。”宗教祈祷活动有利于养成信徒对目标的追求和自我反省能力。赫德的学习教育和宗教教育使他受益匪浅,“他所受的基督教的教育以及开明的教育训练丰富了他的个性,铸造了他的性格,使他有了一个价值标准,这个价值标准一直引导着他渡过漫长的一生。此外,他对自己的能力有着并非过分的信心,而且有着北爱尔兰人的那种要出人头地、获得成功的决心。”
  
  1854年,赫德搭乘“堪地安号”轮船离开英国,10月他成为了一名英国驻宁波领事馆的编外译员。1855年6月,他升职成为助理译员。在宁波期间他请了中文老师,每天努力学习中文。赫德对中国文化的学习,不仅仅局限于语言,而且深入了解中国礼仪和文化,尤其注重官场礼仪的学习,这对他日后与中国官员打交道有很大的帮助。赫德在日记中时常描述他对中国礼仪的观察和反思,例如,当遇到陌生人:“在我们两人眼光相遇时,我禁不住朝他微笑。他立即说:”坐、坐“,这似乎是中国人特有的礼节和礼貌的客观形式。”[6]P149对于中国文化,他没有浅尝辄止,而是试图深入了解,并与西方文化相比较。在总理衙门他曾与文祥、董恂等人“漫谈‘运气’、‘风水’、‘算命’(均汉字拼音)等等很久。”[3]P236“昨夜未能人睡;因此拿起理雅各译的《四书》、《五经》,”反复诵读“《论语》前两章”.[6]P237
  
  1858年3月,他被从宁波调到了广州,成为了管理广州市的联军委员会秘书。到1859年为止,在这4年多的经历中,赫德获得了丰富的工作经验。在宁波领事馆的工作使他开始了解在中国通商口岸的英国领事工作的奥秘,也得到了关于中国外贸情况的第一手资料。同时,由于靠近上海,他能够密切地注视李泰国(Lay)及其同事们正在进行的海关对外贸管理的试验。在广州市担任联军委员会秘书--实际意味着给巴夏礼当秘书期间,赫德熟练地掌握了中文,并每天都和一些中国高级官员接触。这次他“取得了进一步了解清廷官场内幕,观察外交礼仪和姿态的机会”.作为一个英国的译员他体会到了清代满汉官员的工作方式和作风,学到了怎样和他们打交道。“经过4年的锻炼,他已才思敏捷,看到什么都能做出反应,完全走上了自己在中国的历程。再经过更长时间的锻炼,他就将由观众一变而为演员。”
  
  对中西两种不同文化的了解和掌握,在赫德的头脑中冲突、交汇、融合,使他对中西方文化有了自己独到的认识。随着对中国了解的深入,中国文化也逐渐内化为他思想的一部分,这些从他的一些行为中便可以看出:他经常和中国传统的儒家士大夫漫谈中西文化,并和他们保持良好的关系;他对中国的改革建议以及他的着作《这些从秦国来》对中国情况有深入、独到的分析;他在外交事件中,他总是奉行折衷主义等。赫德对中西文化的融通使他在和双方交际中表现的游刃有余,其后他在工作的表现中也能在此找到根源。
  
  二、海关总税务司:走向台前的赫德
  
  19世纪60年代,晚清政府开始对外由战争转向外交争权,列强对晚清的态度也发生转变。在时间点上,赫德作为一个新的外交部即总理衙门所设新的征税机构的清朝雇员而出现,顺应时代发展要求。英国需要洋员进入中国的权力机构,从而服务于英国的商业贸易利益。在向现代化迈进的清朝也需要像赫德这样的精通中西文化的洋员,作为向西方学习的“顾问”.
  
  由英、美、法等国管理的中国海关--江海新关,采取不同于中国的西方管理办法。“新关则采用近代的征税办法,即所征收的税款,一律登账上缴;海关人员,除支取固定薪俸以外,不得私取任何税款。这样可以增加部库的收入。”而此时的总理衙门正急需要大量资金来平复内乱和完成对英法赔款,他们认为这是一种可行的办法。所以就默许新关夺取各口海关监督的征税权力,统一全国的关务行政,这也就促进了总税务司署的成立。但是有一点需要注意,海关是一个中国部门,“中国海关并不是由享有治外法权的外国人控制的外国机构,从法律上说,海关实际上是中国政府的一个部门,可以雇用外国人按确定的条款执行中国政府的意愿。”
  
  1859年,当赫德辞去广州英法联军委员会的秘书职务时,委员会的成员都很愿意“真诚地作证,他有杰出的才能和极高的工作热情,在我们的领导下出色地履行他的职责。”[5]P384赫德1861年奉命前往北京总理衙门,他精心准备,“向总理衙门递交了两份禀帖、七份清单、一事一议,共九个问题”(关于长江沿岸外国商品征税、外国商船载运土货往来、子口税、外国鸦片走私、商税轻重、海关费用等问题),他向总理衙门提出自己的看法和意见。经过多次的谈话和讨论,赫德建立了总理衙门对他的信任。此后,赫德经常出入总理衙门,他也逐渐变成总理衙门处理外交事件的“顾问”和直接参与者。1861年赫德获得北京总理衙门的接见,并使奕?对他有了一定的好感,这被西方人认为是“他人品的真正胜利”.在卜鲁斯给鲁塞尔阁下的信中他写道:“我认为赫德先生,一位受雇于中国的英国人,居然能够接近象亲王和文祥这样显赫的人物,并给他们留下很好的印象,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他所受到的待遇,对于所有外国人的地位将有很大的道德上的影响,也将使他对地方当局产生很大的影响。身在远处的人很难认识这样一个职位上的新奇的改变的全部意义。在北京,这个职位给了一个三年前还被他们看成是‘蛮夷’的人。”
  
  1861年李泰国请假回英国,总税务司这个职务由费士来和赫德会同署理,但是赫德凭借着卜鲁斯的支持和总理衙门对他的信任,从一开始就处于单独领导海关的地位,“总税务司1861年第1号通札就是由他单独署名发出的。海关的行政管理制度和规章制度,大都是他一手制定的。他在短短的两三年内,为海关打下了牢固的基础。”[7]P181864年被任命为全权总税务司成为意料之中的结局。
  
  在当时众多来华的西方人中,唯独赫德成为显赫一时的中国海关总税务司,除了客观的时代背景和社会需要,以及他在宁波和广州作为译员以及署理总税务司期间的工作表现,在清政府的官场中,性格温和、谨慎的赫德得到了部分高级官员的认可。中西方的人都相信赫德的存在,方便了相互之间的了解交流,对双方都有益处。
  
  三、演员:“中间人”赫德
  

  赫德对中国海关进行了根本的改造,他建设的海关是晚清第一个健全的近代化机构。赫德治理下的中国海关,税收和海务工作都取得了成就。赫德在海关总税务司的岗位上,他表现出出色的管理能力。同时他也清楚自己的地位,并充分利用“中间人”的身份,抓住机遇,构建海关“独立王国”.赫德力图把海关建设成为“世界性”的海关(主要是英国人把持的海关),并且确立了海关总税务司对海关的绝对统治。他建立了“一套由总税务司直接统辖各口海关的独立的统一的行政系统,海关成为清政府行政组织中‘独立王国'.”他运用中间人的身份笼络下属并沟通于中西方官员之间,明确规定了海关的界限,使海关“独善其身”,并想方设法不遗余力地扩大海关的权力,力图通过扩大根基的方式来维持海关的稳定。他以“西方顾问”的身份多方参与清朝的政治和外交,通过“业余外交”的方式尽量维持海关外部环境的安全。
  
  赫德一上台便告诫其雇员,海关是中国人的机构,外国人的作用是帮助中国人管理海关。他曾说“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处于中国人的助手而不是主人的地位……如果谁不理解我们的这种地位或是没有执行我的解释性指示的精神,我就撤销他的职务。我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已尽了最大的努力使海关对中国人有益,使它立于不败之地,把它公之于众,以便消除人们对我们的身份和能力的一切怀疑,并且使全体成员各安本职。赫德将自己看成是中国政府助手的地位而不是主人的地位,他对中国的态度易于被中国人接受。他把自己定位为中西之间的中间人:在外国人面前赫德说道:”为了进步,我只不过是中国的一个代理人“.他同时也向对他误会的人解释:”尤其新来的人--会以为我是在外国、而不是在中国领取薪俸;因此今天我将以前说过的话全部再说一遍,向他们解释作为一个’中间人‘,不论我做事还是不做事,都容易招致人们的误解和敌意,除非我说了许多定令我的雇主不快的事,我便无法尽职尽责,使他们满意。“赫德了解自己,也清楚当时的社会环境,传统的中国和现代化的西方世界差异大,隔阂深,在中西方之间需要相互沟通的媒介--”中间人“.他抓住了时机,把自己培养成中西之间交往的媒介。
  
  然而,列强以半殖民地对待中国。无论赫德怎样强调,中国海关依然是一个半殖民机构。赫德曾当面向唐绍仪夸耀海关工作的高效率,然而,唐先生的回答是:”是的,但是中国政府付给的管理费是岁入的13%.而其他国家的管理成本均在10%以下。“即使海关出资在北京开办税务学校,外国毕业生进入海关服务可以轻易地接近同级外国雇员。而国内外名牌大学生毕业,虽具有真才实学,但连一般职员都没有资格做。
  
  赫德是中国近代海关的奠基人,然而,赫德的政策就是要海关永远被外国人所把持,不让它成为纯粹的中国机关,颜惠庆曾对赫德做出评价”其所作所为,如果还有什么忠诚可言的话,那真是要感谢雇主的仁慈了“[7]P206从庞大的海关体系中可以看出他强烈的权势欲。19世纪末20世纪初,列强致力于瓜分中国的同时,也急于瓜分海关,赫德沟通于中英之间促成借款,延长海关在英国人手中的寿命。1901年《辛丑条约》签订之后,赫德控制之下的海关的权力也达到了顶峰。这样,海关终于在赫德手中持续运作了将近50年。晚年的赫德企图在海关建立”家天下“.当他的儿子赫承先无心工作,他便努力培养他的弟弟赫政接替他的职位;赫政病死,他又开始意属他的内弟裴式楷,1898年便把他放在副总税务司的位置上;最终因裴式楷能力不高并且英国政府不同意,赫德计划失败,由安格联继任海关总税务司。
  
  四、结语
  
  ”中间人“赫德从一个见识到中西方文明巨大差异观众一步步变成在中西方文化交流中扮演角色的演员,他在中国近代史特别是海关史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一方面,赫德利用中西之间”中间人“的身份,构建了清政府的第一个近代化机构--海关,并在税收和海务工作等方面为清朝政府做出了贡献;另一方面,他确立了自己对海关的绝对统治,并力图把中国海关建成”世界性“的”独立王国“,海关的”独立性“使其自主的活动空间增大,海关的巨大收入也为其在中西方之间斡旋提供了筹码。
  
  然而赫德所经营的”世界性“海关是在履行列强强加给中国不平等条约的前提下运行的,中国没有关税自主权,其本身便带有半殖民地性质,《辛丑条约》签订之后,海关关税被全部抵押,中国海关完全殖民地化。20世纪初,唐绍仪由美国留学归国,他深知海关由外国人独掌的弊端,致力于收回海关控制权,开始推动建立稽查机关以分海关之权。随后,他升任高级官员,促进税务处的建立,以此主管海关行政,总税务司也在其管辖之中。这样,就粉碎了总税务司进一步建立海关”独立王国“的梦想。
  
  参考文献
  [1]王宏斌。赫德爵士传[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12.
  [2][美]凯瑟琳·F·布鲁纳、约翰·K·费正清、理查德·J·司马富。步入清廷仕途-赫德日记(1854-1863)[M].傅曾仁、刘壮翀等译,北京:中国海关出版社,2003.
  [3]参见王宏斌。赫德爵士传[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12.
  [4]颜惠庆。颜惠庆自传-一位民国元老的历史记忆[M].吴建雍、李宝巨、叶凤美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
赫德在中国近代史上的贡献相关文章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
别人都分享了,你还在等什么?赶快分享吧!
更多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