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非人类存在物的道德关怀探究绪论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18-02-25

本篇文章目录导航:

【题目】人对自然的德道关怀探析
【引言】非人类存在物的道德关怀探究绪论
【第一章】生态伦理中的道德关怀界定
【第二章】生态伦理道德关怀边界的延伸
【第三章】生态伦理关怀扩展的理论依据
【第四章】伦理关怀的道德实践要求
【第五章】当代生态伦理道德关注的现实启示
【结语与参考文献】生态环境的道德关注研究结语与参考文献

  引 言

  (一)选题背景。

  自人类社会发端,道德关怀的范围仅仅限制在人与人或人与社会的关系之中,随着文明的发展,人与自然的关系才被思想家们深入探究。在西方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经历了认识自然、改造自然、回归自然的历程;而中国古代的自然关系,以儒家文化为主流,尊崇“天人合一”、“天时地利人和”的儒家思想,在人类进步的历程里都延续了道德观念。但是综观人类整个古代文明史,对人与自然的道德关系的认定始终是与人类的需求相关联。直到 20 世纪初,随着近代工业文明的发展,人类在工业快速的发展中所造成的环境破坏,使人与自然的关系进一步凸显出来。20 世纪 50 年代之后,生态危机逐渐扩大到世界区域,危机不仅没有得到缓解,甚至开始威胁人类生存。至此,生态状况成为了思想家们探讨的焦点。在此情况下,生态伦理学应势而出,其首先出现在西方社会,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经历了工业革命的洗礼之后,生态危机在工业化极度的发展中也愈演愈烈,面对出现的生存危机,他们进行了深刻的反思,随之出现了一批生态伦理学家,予以建构人与自然的合理的道德关系。生态伦理提倡将道德关怀自人延伸到自然界,扩大了道德关怀的范畴,力图通过赋予自然和人平等的道德地位来约束人类对自然的暴行。对人与自然关系的重新解读,使自然的地位空前的提高,哲学家们开始不断为人与自然的伦理关系提供论证。

  以目前的生态危机来看,对非人类物种赋予道德关怀,属于人类平衡人及自然的伦理关系的必要前提。人类可以改变自然,却不能与大自然隔绝,人类文明也早已与自然界相互交融。尽管人类在长期的生存过程中已经重建了我们的自然环境,但是人类生存是绵延不尽的,人类的幸福生存必须保证自然系统的稳定与和谐。人类应该主动承担起作为人与自然关系的调节者,运用道德的力量,为人类保护生存环境提供道德依据和道德准则。现时代,伴随我们所依靠存在的生态体系遭遇日益加重的毁坏及生存危机的渐趋加深,人们已经明确地认识到,对环境问题及生态不平衡情况的治理措施,经济及制度途径均非完全有效的,还一定要同步构建起伦理意识。人们唯有自价值观上确立对大自然的看法,明确人跟自然关系的道德规范,人们才可以在自身的现实行为里敬畏自然。只有以伦理信念为基础,我们的环境保护运动也才能在实践中不断成长,才有利于生态环境问题的解决。自此,生态伦理的发展始终在启迪人类基于人及自然关系的再思考,但同时也存在着一定的实践误区。所以,有必要拓展我们道德关怀的对象,拓展生态伦理的研究范畴,对人及自然的道德关系在实践中的有效践行进行深入地探讨。

  (二)国内外研究现状。

  伴随生态危机的出现,对人及自然关系的研究在二十世纪之初就已涌现了。美国知名的海洋生物学者蕾切尔·卡逊的《寂静的春天》首先为环境保护打开了新大门,为生态伦理提供了新的伦理方向。伦理学者自不同的视角分析人及自然的关系。

  1.国外研究现状。

  自然生态保护运动的进步,使人类中心主义已经无法为环境保护提供道德屏障。对此,西方生态伦理学者从非人类中心的角度提出完全不同的理论,包括现代人类中心主义,动物解放/权利论,生物中心论,生态中心论逐步扩大了人类道德关怀的范围,也使得生态伦理学基于人及自然关系的探讨日益深化。在这一时期,外国学者对于生态伦理道德关怀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对动物道德地位的辩护研究。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后一阶段,动物保护行动涌现出新趋向,以人类中心主义为主题背景的哲学会议启动了动物关怀的序幕。范伯格编着的《动物跟没有出生的后代人类的权利》这篇文章,却属于“未来有关拓展权利范畴的正义性的大范围哲学分析的风向标”(纳什语)。在他看来,具有利益的物种必定具有权利。动物也拥有利益,因而动物也拥有权利。范伯格的这一言论为证明动物拥有权利提供了有力的根据。从 1971 年开始,哲学家们用系统的语言讨论动物权利的问题,其代表着作为《动物、人与道德:有关基于非人类物种的受虐的研究》这本书。动物的道德关怀已经逐步列入了哲学家的题单。1975 年,澳大利亚学者辛格发行了《动物的解放》这本书,重点基于“动物的权利”加以阐释,这本书成了当今动物权益行为的“典范”。在这之后,辛格深入阐释了“全部的动物均为平等的”这个伦理要求,其理论出现在《开拓伦理的范畴:社会生物学及伦理学》、《动物厂家》、《实践伦理学》(1981 年)等一系列文章里。雷根基于跟辛格同一时期的动物保护者,在 1972 年逐渐思索开拓动物伦理范畴的事宜。在 1973 年,雷根在论文里提到,我们人类基于自身生活是这样在乎,如此动物也不例外,所以动物也具有“内在价值”及“一种对于生命的平等的天赋权利”。他于 1979 年写到,“就如同黑人并非为了白人、女人并非为了男人而出现那般,动物也并非为人类而出现的。它们拥有属于它们自己的生命和价值”。1因此,人类残忍地对待和杀害动物的行为虽然没有对人自身造成伤害,但是确实是对动物权利的一种蔑视。1983 年,雷根出版了《为动物的权利辩护》,纳什认为,这本书“属于当下自哲学视角最深入地思考‘动物权利’这个现状的作品”。2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有关动物的道德位置探究依旧属于生态伦理学重视的其中关键部分,动物解放权利论力主赋予动物具体的道德关怀,倡导公正地关爱动物权益,不主张动物歧视行为。在这之后,探究跟动物权利相关的道德界限的学术作品也逐渐出现。这推动了环保活动的进步,也让生态伦理朝前不断发展,人类社会道德思想逐步提高。然而动物解放权利论太过注重动物单一的权益,跟生态科学背道而驰,对维持生态体系的平稳失去了保护作用,他们甚至否定了其它物种以及植物的存在意义,是其理论所产生的重大缺陷。
 

非人类存在物的道德关怀探究绪论
 

  第二,对生命存在物的道德地位确立。1923 年,生物中心论者施韦泽阐释了尊重生命的思想,他认为所有生命均有其存在意识,把对生命的尊重构建于生命所存在的“生存意志”前提之下。这一理论开启了关怀人以外的其它生命的大门。在 1979 年,美国专家古德帕斯特《试论道德关怀》这篇文章,分辨了“道德关怀”及“道德关键性”这两个不一样的定义,并认为,所有的生命都拥有需要和利益,生命所存在的这一需求及权益,属于它们理应得到道德关怀的根本基础。3  1981 年,英国专家阿提费尔德的《试论树木的善》这篇文章中,他觉得具有自身善的生物也并非可以具体地体验苦乐,然而它们也具有道德位置,也可以得到道德关怀。4在这里,学者为全部生命的道德位置加以辩论。而在同时,美国专家保罗·泰勒发表了《尊重自然的伦理学》这篇文章,此文刊登在《环境伦理学》刊物,文章把道义论当做前提点明了其生物平等思想的根本内涵,保罗·泰勒的重视自然的意识即为把世界上生态体系里的每一生物视为具有固有价值的个体,每一物种具有固有价值,大家理应敬重它。1986 年,他的《尊重大自然:一种环境伦理学思想》这本书对这一看法展开了细致而全方位地论述。到保罗·泰勒,生态伦理学者将道德关怀的眼光投向了所有生命存在物,一切有生命的生物的道德地位得到了确认。对生物的道德关怀虽然避免了物种歧视主义,但它仍然只关注生物个体之间的利益没有关注生物之间以及生态系统之间的整体联系,这种伦理观仍然存在着严重的不足。

  第三,对生态整体的内在价值论证。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之后,生态意识逐步深化推进。在 1933 年利奥波德发表的《自然保护伦理》这篇文章里,点明了其生态保护理论。到了 1949 年,这一理论在《沙乡年鉴》这本书内借助对“大地伦理”这一中心思想的阐释得以完备。“大地伦理”给当今生态伦理思想奠定了最主要的思维及精神沃土。而利奥波德的大地伦理宗旨是要“延伸(道德伦理)共同体的范围,让它涵盖土地、水源、动物和植物,或者由此组合而成的全部大地”,5并把“人的身份自大地共同体的拥有者转变为大地共同体的一般成员及一般公民。这表明,人既应敬重共同体里的其它成员,且应敬共同体本身”。6在1972 年的时候,美国专家斯通觉得当今社会理应将法律权利给予全部的自然环境:树木、大海、湖泊还有自然环境里存在的非生命种类。“斯通的伦理学系统将背景人格化至某一史无前例的地步……‘他’要给自身的社会构设某一法律途径,从而便于在这里,大自然可以切实像某位人那般被尊重……他打算不遗余力地开拓其属于的伦理共同体的范围,拓展基于美国自由思想基础的洛克式思想的范畴。其终极意图为要‘将自然环境作为某一权利具有者引进社会’”。7其学说在《大树存在地位吗?走向自然客体的法律权利》里得以阐释,1974 年,斯通发行了其相同书名的作品《大树存在地位吗?走向自然客体的法律权利》,这本书属于前期生态伦理学的一部启示作品,它对人类拓展生态的道德关怀也奠定了根本的基础。在 1979 年的时候,澳大利亚学者西尔万以及妻子一致写出了《驳人类沙文思想》这篇文章,为非人类中心思想扫除了阻碍,也为别的物种进入人类社会的道德关怀范畴奠定了根基。1973 年,挪威学者奈斯作为深生态学的倡导者认为在现代社会生态危机其本质是文化危机。在《生态学、共同体与生活方式:生态哲学纲要》中认为深生态学对世界的理解应把事实、情感与价值融合,这对于获得宽广的关怀认同奠定基础。深生态学超越了近代科技文明、开启了向生态文明的转型运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期,美国环境伦理学学者罗尔斯顿指出,将基于生态体系的关怀只是概括成对人的权益的评价,是很难精准掌握当今环境思想行为的道德观念的;将生态伦理诠释成人类权益的历程是必然不会成功的。伴随罗尔斯顿的《哲学走向原野》(1986)的正式发行,《环境伦理学》(1988 年)也接连发行,人类对荒野的关怀也随之加深。在他的《环境伦理学:自然界的价值以及人基于自然界的基本义务》(1988 年)这一着作里,罗尔斯顿把自然客观价值明确当做前提,细致地阐释了人基于物种、动物、植物及生态共同体的相关义务。对于生态伦理来说,它将道德关怀的范畴开拓至生态体系,这为生态伦理学里基于非人类物种道德关怀的论证打下了基础。其渐趋一步步地成了生态伦理学家关注的核心,成了生态伦理学进步的全新方面。

  2.国内研究现状。

  对于生态伦理学来说,它在我们国家的出现大致始自八十年代,对环境维护的研究起步也较晚。直到 1984 年,环境问题开始凸显,人们看到了经济发展所带来的生态环境破坏,并对其着手进行研究。其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我国对西方生态伦理理论的研究。

  余谋昌先生作为我们国家伦理学的探路者,属于相对较早对生态情况进行分析的一位学者,他除了译出众多西方社会生态伦理作品之外,还发表大量相关文章,开始确立了我国生态保护的伦理意识。在 1987 年《生态学中的价值概念》

  这篇文章里,首次点明了自然界的内在价值理论,转变了我国长时间来对自然仅仅存在工具价值的认识。人类不能从人的尺度来评价万物。1988 年,汪辉勇在《论物之作为主体》的文章中又论述了在任何事物之间都存在着价值关系的观点,把价值主体的范围扩展到了物。这跟以前的价值对象全部不一致,在理论界又掀起了轩然大波。在《物不可以当做价值对象——同汪辉勇探讨》这篇文章里,高兆明又基本持否定观点。在这一阶段,伦理专家叶平也基于生态伦理进行了分析。然而,那个时候的人们对理论认识还处在否定、探寻环节,对部分西方哲学家的扩大价值主体的新思想、新理论还不能认可。对于自然是否具有价值等相关问题争论较多。从这些问题开始,中国伦理学家开始探讨有关生态伦理把道德关怀扩展到非人类存在物的相关问题。

  (2)对非人类存在物是否拥有道德地位的争论。

  在八十年代的论争之后,进行了生态伦理学把研究人及自然的伦理关系当做主线的探讨,将物种及自然纳进道德关怀的实际范畴,觉得存在内部价值的自然物具备自身生存的基本权利。这个阶段的研究成果丰硕,比方说刘湘荣及叶平的论文《生态伦理学》(1992、1994)、余谋昌的《惩罚中的醒悟》(1995)、王国聘的《生存的智慧》(1997)、李培超的《环境伦理》(1998)、徐崧龄的《环境伦理学进展》(1999)、雷毅的《深层生态学研究》(2001)、许鸥泳编订的《环境伦理学》(2002)、余正荣的《中国生态伦理传统的阐释与重建》(2002)……这些专着的问世体现了我国的伦理学家拓展了道德的研究范畴。这一时期,随着人与自然关系的再解读,关于生态伦理的观点不断更新。学者虽然各持己见,但大多围绕在以下几点:第一,人与自然关系的论争;研究者依托人类中心论和非人类中心论的分歧探讨。第二,道德关怀扩展的现状;非人类存在物应当怎样被列入道德关怀的范畴,坚持人类中心论的认为伦理解决的是人之间的道德关系,唯有人才是具有道德关怀资本的。而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实质就是人的关系。第三,有关西方和我国古代的生态伦理思想的挖掘和研究;中国先哲很早就提出生态思想,对此我们应该返本溯源,寻求解决之道。第四,可持续发展理论的研究;可持续发展与环境保护、可持续发展与代际公平等相关问题。

  (3)“走出人类中心主义”引发的大讨论。

  从 1994 年,余谋昌发表了《走出人类中心主义》这篇文章,对非人类中心思想展开了理论阐释,对有关环境伦理学根本思想及价值问题的主张进行了热烈探讨。这场争论主要形成了三各方面:首先,叶平、余谋昌作为非人类中心论者,力主将道德的关怀延伸至自然界,王伟《存在及发展——地球伦理学》观点,人类社会绝不可以停留于人类主体论,应该跨出人类中心主义;刘湘荣的《生态伦理学》也说明,人类主体思想很难被当今科学所认可,人类始终借助主观意识来对待万事万物。其次,章建刚、刘福森当做非主体的反对者,他们觉得非人类主体论出现理论层面的欠缺及尴尬,觉得人类主体论才属于当今文明进步的前提。

  甚至远离了人类社会,价值就根本谈不上。而生态伦理远离了人类,也自然游离了其研究范围。第三类看法,认为两者有其科学的地方,也存在缺陷,点明融合及发展的意识。在我国专家杨通进看来,环境伦理学的流派不同,体现了人类社会环境伦理道德的不同层次,人类社会道德关怀逐步地开拓,正体现出人类社会道德层次的渐趋提高。而且它们并不矛盾,是相互补充的,可以并行不悖的。所以需要借助各种门派的思想融合,发展成为开放的生态伦理学。自长远看来,构建人跟自然间的环境道德关系且迈向交融,将和谐共生当做道德标准,这属于生态道德势在必行的。

  (三)研究意义和研究方法。

  1.研究意义。

  从传统伦理到生态伦理,道德关怀的范畴从人到自然不断的发展扩大。生态伦理对非人类的道德关怀的延伸,就是要延展人类的这种道德情感,使当代和未来后代的人类、动物,以及生态整体同等地获得道德地位和相同的道德考量。道德地位的确立虽然不能使它们成为道德主体,但可以使人类在对自然做出危害行为时承担某种道德责任与义务。现有的生态危机也迫切的要求我们重新审视人与自然的关系,以使人类生存更适宜。为了从源头上正视我们的生存危机,我们必须扩大道德关怀到整个生态整体,使人类也承担起对大自然相应的道德义务,自觉加强对自然环境的保护。对人类自身及生态系统的道德关怀,有助于人类的道德进步和道德完善,文明的繁荣和发展,有利于建设人与自然交融的生存环境。使人们形成新的重视自然内在系统价值的世界观和尊重自然权利的道德观,建立和谐的生态人性观,形成人类命运共同体,从而推动生态文明的发展。

  2.研究方法。

  (1)文献研究法,广泛搜集国内外关于生态伦理各流派的基本观点,梳理其中道德关怀的文献研究,尤其是人与大自然的道德关系的研究资料,通过整理分析筛选具有代表性的研究成果。在此基础之上,认真研读相关着作,把握其思想要点,梳理清楚生态伦理道德关怀发展路径。

  (2)价值分析法。本文对生态伦理中道德关怀思想的内容进行阐述和分析时,采用价值分析法,在对动物解放/权利论,生物中心论与生态中心论进行分类整理的基础上,对道德关怀的依据和道德实践要求进行了价值分析,并对其做出解读。最后从人及自然的道德关系考虑,揭示道德关怀思想的现代价值。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