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赫哲族纹饰中的形式美表现

作者:原创论文网 时间:2018-01-17 14:39 加入收藏

  赫哲族是一个跨国民族,由于历史原因,在俄罗斯境内有赫哲族人口一万余人,当地人称他们为那乃人。赫哲族具有自己的民族历史、民族语言、宗教礼仪、歌曲舞蹈、衣着服饰、民风民俗,渔猎民族生产生活特色,伴随着生产、生活的改变,赫哲族的纹饰也在被赋予新的涵义。
  
  一、赫哲族纹饰的概况
  
  (一)鱼纹
  
  赫哲族人对于鱼有着深厚的感情,在不少赫哲人中流传着“赫哲人是鱼的后代”的神话,因为鱼的繁殖能力很强,这在赫哲先民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国早期的一些文献中称赫哲族为“鱼皮部”或“鱼皮鞑子”,这一称呼反映的是赫哲族人以鱼皮为原料制作衣服(乌提库)、靰鞡(温塔)等,亦足见鱼在赫哲人中的显赫地位,因此鱼作为赫哲族纹饰的表现形式十分普遍。鱼纹形式有鱼鳞纹、鱼网纹和人鱼纹等样式。
  
  鱼作为一种文化渗透到了赫哲族生产活动、生活习俗、宗教信仰等各个方面,使很多人误以为鱼是赫哲族人的原始图腾。其实,从赫哲族的纹饰中可以看出赫哲族对于自然和动植物的热爱,他们认为万物皆有灵性,所以很多飞禽走兽都成为赫哲族人喜爱的纹饰样式。因为鱼强大的繁殖力,这种崇尚生产的观念在赫哲族中的纹饰中应用十分流行。这些鱼纹样式多以形象的鱼为原型,在服饰上、日常用品上应用广泛。
  
  (二)熊、虎、鹿纹饰
  
  赫哲族是一个狩猎民族,在早期的生产生活中,狩猎是赫哲族赖以生存的一个条件,因此对于猛兽的崇拜也成为赫哲族的一种向往。赫哲人把熊尊称为“玛发”(老人),对他充满敬畏;把虎称为“老祖宗”;把鹿看成是幸运美好的载体。这些寓意都赋予赫哲人极大的想象力,人们把虎神圣化,赋予他通灵、能口吐人言、保佑后代等许多灵异之处。赫哲人把熊、虎、鹿作为自己的崇拜对象,在图腾柱中和很多纹饰中也有这些动物的形态。赫哲族人寄予动物身上的美好愿望往往都从纹饰中可以体现出来,这些纹饰有的还经过了他们巧妙的想象和组合,有许多熊人互变、鹿能变人、人与虎之间亲密关系的图腾样式。转变的形式也是一种变体,是图形和图形之间的相互融合,体现出赫哲族人对于野兽力量的崇拜。
  
  二、赫哲族纹饰中的形式美表现
  
  在赫哲族长足发展的历史潮流中,纹饰的发展伴随着赫哲族的文化不断完善,依据中国传统的图案美学,可以看出赫哲族自身独具特色的抽象美学脉络,这些抽象纹样往往根据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进行设计,表现的内容大多为吉祥图案。吉祥图案是赫哲族在生产生活中常用的一种装饰纹样,纹样的用处较多,在建筑、服饰、器具中都有体现,形式美法则是现代美学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包括对称均衡、节奏韵律、对比调和等,这些在赫哲族的传统纹饰中可以看到其具有美学意义的图案象征符号。
  
  (一)对称均衡的图案美
  
  在赫哲族的纹饰中,我们可以看出早期赫哲人对于美的理解,很多图案都表现为一种对称均衡,这也是形式美法则中的重要体现。在他们观察自然和生活的过程中,发现对称产生的美感,在图案运用对称性,创造出令人舒适的纹饰。以吉祥符号为象征的独角龙纹样中就将这种对称美刻画得淋漓尽致。在线条的变化中寻求一种中心对称,将独角龙纹样一分为二,祥云浮现,凸显纹样的对称美。在人鱼结合纹样中,以一条直线为对称轴,轴线两侧同形同量的图案形式,人物的眼睛被鱼形替代,对称开来形成一种全新的视觉形象(如图1、图2)。
  
  (二)重复图形的整体美
  
  重复不是简单地将某一个图形复制粘贴做无用功,而是将一种典型的图形做有序的排列,将其变成一种全新的图案形式,这种做法体现了在某一个领域里利用图形的某些特点,反复将其出现以此营造一种新的组合方式。在赫哲族的纹饰中,重复排列的形式还有很多,这种反复出现的图样有一些二方连续和四方连续,也有一些其他抽象图形的重复排列,这些图案往往都寄托着赫哲族人对自然或者生命的敬畏。
  
  三、赫哲族纹饰的抽象美学特征
  
  抽象性往往是一种对事物的变体,在夸张变形的手法中营造一种神秘感,在似与不似之间来回转换,用打破具象的手段来塑造一种全新的视觉形态。抽象美能激发人们的审美情趣,能够拓展我们的艺术表现手法,它给人的感受是深远且有意味的。赫哲族的传统纹饰类似我们中国绘画中意境的表现,不是再现真实,而是将心中所想、所感、所思运用在纹饰设计中,利用夸张、变形、解构、重组等形式将原有的具象图案再创造,或者利用不同材质的相互拼贴,或立体或平面的组合方式,为我们呈现出一种具有赫哲文化的抽象美。
  
  (一)夸张变体的异形美
  
  在赫哲族的文化中有一种对于自然力量的崇拜感,在服饰、建筑、日用品上装饰图案往往以抽象变体的形态出现,这种形式表达了赫哲族人对于意象造型的青睐。借物寄情、托物言志,是对赫哲族人纹饰运用最好的形容。尤其在他们的服饰上经常出现的植物纹样,都进行了局部放大或者拉伸,不追求外在的像而在意内在的寓意,这种方式类似于我们东方美学中的绘画理念,不求形似只求神似,在纹饰中的每一个图案都尽量进行变体,让观者看的同时产生联想,从客观世界寻找素材进行一系列的变形,让本来的实物增加神秘感,在这里很多花鸟、虫鱼等都演变成一种吉祥图案。
  
  (二)解构重组的超现实美
  
  对于原有的具象形,赫哲族人并不十分感兴趣,他们的主要纹饰中多以抽象为主,其中赫哲族的典型氏族树,作为一种吉祥纹样就是利用剪刻好的鱼皮贴在衣服面料上,然后用彩色丝线按照图案刺绣,把纹样绣在丝线与面料之间,如图3.具有立体感的浅浮雕效果。这种利用不同材质解构重组的方式创造出的抽象美在赫哲族纹饰中比较常见。主要体现的是移花接木,将各种自然形态的具象形进行打散重组,分解后重新加以组合,解构原本具体的事物形态,用最简单的线条来描绘客观事物,通过变形和打散重组的方式创造一种超现实美。
  
  美学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的,需要长时间的积累。现代美学是集大成者于一身的综合性美学表现,具有一定的审美和设计思想,在现代美学里可以找到传统美学的影子,同时还能感受到现代美学的影响。赫哲族作为东北少数民族具有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历史的长河中逐步形成了具有本民族特征的审美理想。我们从赫哲族的纹饰中可以看出,他们具有相当高超的美学理解力,能够依据对自然对外力的崇拜而衍生出很多属于自己的纹饰图案,这些不单纯是一种装饰,更是一种图形语言,借助这类语言能够让我们看到赫哲族人的情感体验以及审美情趣,我们也可以通过这类图形了解赫哲族人的历史文化和发展脉络。

  参考文献:

  [1]王锐,田丽华,郭杰.赫哲族传统吉祥纹样[J].佳木斯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1(8).
  [2]王英海,孙煜,吕品.赫哲族传统图案集锦[M].哈尔滨:黑龙江教育出版社,2011(5).
  [3]姜洪波.赫哲族纹饰文化初探[J].黑龙江民族丛刊,1995(2):94-97.
  [4]王相生,孙海佳,温洪伟.赫哲族传统图案研究[J].艺术教育,2011(8):126.
  [5]刘毅青.中国美学现代意义的探寻[M].济南:山东大学出版社,2013.
  [6]张思凯,张秀梅.赫哲族传统纹饰研究[J].学理论,2009(18):127.

赫哲族纹饰中的形式美表现相关文章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
别人都分享了,你还在等什么?赶快分享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