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彝族传说中恩梯古兹的形象特征分析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17-06-23

  摘 要  
  一、“恩梯古兹”释义
  
  神话是原始先民对自然进行认识和与之斗争的曲折反映,是原始先民对自然现象和社会生活的原始理解。由于他们的认识能力有限,而对身外的一切现象又迫切需要作出解释,于是产生了荒诞离奇、虚妄幻想的种种神话,而神话之中少不了立一尊主宰天地的神(帝、主)。这里所谈的恩梯古兹亦然。考“恩梯古兹”之义,证实无其真神,是世人凭想象所立。
  
  图1  
  二、恩梯古兹是开天辟地的组织者
  
  在神话和彝族古典名着《勒俄特依》(叙古经)中,恩梯古兹早在开天辟地前的天地演化形成期就已存在。《勒俄特依》云:天地未分前,宇宙的上方,住有恩梯古兹家。随后诞生四神仙:儒惹古达生于东,舒惹尔达生于西,司惹鼎里生于北,阿俄舒补生于南。在开天辟地中它起了一定的组织作用。如《勒俄特依》中说道:
  
  恩梯古兹家,专门派使者,
  派了德布阿尔去,来到土鲁山顶上,
  请了儒惹古达来。儒惹古达呢,
  又请署惹尔达来。署惹尔达呢,
  又请司惹低尼来。司惹低尼呢,
  又请阿俄署布来。阿俄署布呢,
  又请阿尔师傅来。经过土鲁山,
  来到宇宙的上方。

  恩梯古兹家,为了开天辟地事,
  请来仙子共商量。九天商量到深夜,
  吃了九头商议牛。九夜商量到天明,
  喝了九坛商议酒。各方仙子齐聚会,
  争相献计谋。[1]26-27

  
  但最终,动手开天辟地的并非为恩梯古兹,而是“垣莫阿尔”等以劳动者面目出现的各方神。《勒俄特依》载:
  
  垣莫阿尔哦,膝盖当砧蹬,
  口腔当风箱,拳头当锤子,
  手指当大钳,制成四把铜铁叉,
  交给四神仙,一把给儒惹古达,
  东方开一洞,风从洞中入;
  把交给舒惹尔达,西方破一洞,
  风从洞里出;一把交给司惹鼎里,
  北方开一口,水从这里流出来;
  一把交给阿俄舒补,南方开一口,
  水从这里出去。[1]27-28

  
  因此,蜀地洪水泛滥前的居木(笃慕)、居木武武(居木乌乌、笃慕武吾等)并非同一个人,而有代际,居木武武到乐尼山以后生六子,成为彝族共祖“阿普笃慕”(阿普居木)。四神平整造山,引河,平整地面,四处奔波引来了花草、树木、鸟兽,天地才真正形成并繁养动、植物。可见,恩梯古兹在开天辟地过程中“召仙商议”,有组织之功,而最关键的是工匠垣莫阿尔师傅,这位了不起的“工匠神”用勤劳的双手炼就了开天辟地的工具,并制成四把擎天柱,顶开混沌宇宙的四方,形成了天地,引来了风、水和声。这位劳动大师在创造明朗世界的过程中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由劳动创造世界,这包含了朴实的唯物思想。
  
  三、恩梯古兹使蜀地洪水泛滥而失去天神应有的地位
  
  恩梯古兹贪得无厌,逼下界交租,人间造反,赫梯纳巴为救贫杀死了天差。恩梯古兹说“人间要造反,竟冒天上之不韪,杀我天差”,派雷神兴风放雷,“泛放九个海,把蜀地全淹没”.结果,“牛日漫云雾,虎日雷声起,兔日即下雨,龙日暴雨下四方,蛇日浪滔天,马日洪水漫天地,江河水齐天”.蜀地洪水泛滥后,居木①长子、次子被恩梯古兹的差役阿格叶苦施诡计,睡入铁、铜床(箱)而泯沉水底。大地沉陷于灭顶灾难之中,天神恩梯古兹观赏洪水泛滥的情景:洪水滔天,水漫人间大地,一切淹没于齐天深渊之中。随洪水的消退,恩梯古兹唯恐人间还未泯灭完尽,特派公鸡神察看人间。公鸡神返天禀告天神:“兹合尔里山,还有一股如烟杆粗细之烟火在升腾。”天神大怒:“凡间居木啊,非灭绝之人也!”随即派去三个差役,捉拿居木武武。天神恩梯古兹凡间人种绝灭,地上万物灭绝。他完全是一个凶恶、残忍的“暴君”;然而善良的居木武武感化了天差阿格叶苦,让他睡木床(箱)漂浮于洪水面上,停靠于乐尼山②,得以存活下来,他还救起了鼠、蛙、鸟等许多动物。然而这位所谓“天神”恩梯古兹非置居木武武于死地不可--洪水灭不尽,派差役又抓他。[1]72-81人类的始祖居木武武险些被灭绝。如此“天神”,凡民何以崇敬?何以膜拜?自然,彝族人民难以奉之以“真主”、“上帝”般地位了。
  
  四、恩梯古兹常计败于区区动物而失去万能神的形象
  
  一场发生于天地之间的“娶妻之战”,是最为典型的例证。《勒俄特依》说,洪水泛滥后,地上唯有居木武武一人幸存于世,续衍人类是一个严重问题。居木武武正为此而忧愁。武武曾搭救的蜂、蛙、小黑雀、乌鸦等共商繁衍人类之大计:智娶天神女儿。它们--鼠、蜂、蛇、乌鸦等这些小动物们开始行动了。乌鸦载着蛙、鼠、蜂直飞天神恩梯古兹家。鼠咬下天神祖先灵牌藏起来;蛙咬天神恩梯古兹脚;蜜蜂蛰天神的大女儿。恩梯古兹疼痛难忍,危及生命,女儿全身肿胀面目全非,灵牌不知何往。这可急坏了天神,命其众使:“知多识广者,唯有天下的武武,若能治好天神之伤,愿将女儿妮拖嫁与他。”武武派去了良医癞蛤蟆③,开头去一次,到时敷治药,回时敷痛药。后又去一次,到时敷痛药,回时敷治药。毒蛇咬伤的天神敷麝香,蜜蜂蛰伤的长女敷“尔伟”(??)草,过不多久就治愈了。灵牌叫老鼠从石缝中取回④。至此,天地就此通婚。冠冕堂皇的天神被小小飞鸟的妙计捉弄,只好求救于人间居木武武,武武自己不用动身前去,让癞蛤蟆之辈时而如此,时而又如彼地捉弄。这何以像一位主宰天地、神力无限的天神呢?他不外乎就是一位在小小动物面前无计可施、无可奈何的“天神”.
  
  五、恩梯古兹因狭隘自私的非“神格”而失去天神的神圣威信
  
  恩梯古兹自视“天神”血统高贵,反对凡间居木武武娶天神的女儿,虽被小小动物巧施妙计服从,娶来了天神的幺女妮拖天女,妮拖下凡悄悄带来了粮种(甜)荞和菜种(圆根籽)。种上后荞花万紫千红,映照天宫,圆根大若簸箕。这被其父天神发现是女儿“偷去”的种,大怒念咒:荞花盛开红艳艳,荞杆粗壮茂密密,打荞如打汉人尸⑤,好看难打荞籽少。圆根大若磨,吃它如吃水。顽固的天帝恩梯古兹嫉恨凡间粮菜丰收之景象,下咒,致使甜荞虽花开艳丽无比,可结籽不多,圆根菜本可如荞粑耐饿当顿,今已不成,只能做菜。故人类连年忍受饥饿的折磨。天神不但嫉恨凡人,就连他的幺女善行也不放过,如此狭隘的心胸、短浅的目光暴露于天地之下。《勒俄特依》说,天女妮拖与居木武武婚后二十一年生下三子,均哑而无声。先后派蜘蛛、獐、鹿、蜜蜂、水獭、锦鸡、兔、小白雀等为使者,祈求天神献秘方,求治居木武武三子之哑病。可天神不仅不听,而且将蜘蛛劈成两节,把锦鸡脸打红,还打缺了兔的唇,把小白雀的尾巴拔秃了,从锅底飞出逃命时染成了小黑雀。天神真是作恶多端,闭口不献方,小白雀藏于天神家的勺篼里,终于听到了天神皇后问:“你何不说秘方?好歹是吾女所生之子。”天神随口道出了:“苦命女儿愿下嫁,成天撕枯菜,所以我恨她。若不是这样,砍来三节竹,用火烧爆吓三子,那会各说各的话。”小白雀知道秘方飞回来,如实烧竹爆响,三个儿子各说各的话,从此分出了汉、彝、藏三族和语言。[1]81-87
  
  从上看来,天帝无宽广胸怀爱护臣民,不去施展神力造福于民,而是目光短浅、妒恨凡间、施计害民,鄙视凡间臣民,对女儿下凡耿耿于怀,封咒于人,固守秘方而不说。他扮演的不仅不是“救世主”,而是一个“害民官”.因而他不仅不能取信于民,而是与民越加走向反面。
  
  六、恩梯古兹施计愚民而失去了民心
  
  天神恩梯古兹欲独霸天地,施行愚民手段。对当时一切动物均聪明、能言语的“百家齐鸣”之世态深感不安和焦虑。于是下令饮智水和愚水。是日,摆出清亮的水(实为“愚水”),混浊的水(实为“智水”)。飞禽走兽们善跑先到,饮了清亮的水,中天神之计,尔后不能说话,而人走得慢,听了还在途中爬行的聪明的蛙大哥的话,饮了无“鸟兽”过问的混浊之水,而仅剩人会言语。蛙叫人给它留一点,但人太渴一饮而尽,忘了留一点给蛙大哥,故蛙也哑了,今不停动喉是在咒人,人有负于它,故不食蛙肉。[2]338天地如此繁多之动物,仅让人会说话,这不怪天帝施诡计而另何怪乎!本来,天地万物之兴,动物们“人人”聪明,善于言语沟通,创造天地文明,共同平等生活,“人人”幸福,创造出更多的财富,对主宰天地的天帝应是快慰之事,也是他的职责。然而,他倒行逆施,奉行愚民,唯恐“人人”造反,危及天位,失去天地。适得其反,他越加如此,其形象越加不光彩,其地位越趋于下降,其言行越令人失望,越加失去对他的悯诚敬仰。
  
  七、恩梯古兹导演的人虫之战预示人定胜天之信念
  
  失信于民的天神恩梯古兹,对凡民的贡献越来越不满足。凡间因无主抑恶扬善,故民间强弱相食,灾害连年,民不聊生。搜刮民财,捐税苛刻、繁重。有一年,天神派帝伟拉意收租税,天差贪婪搜刮,过甚相逼,残忍极度。人间力大无比的狠梯南八杀死了天差。是时为冬,将天差尸体埋于雪下。次年夏,冰雪消融,差尸露地,天神显威于人间臣民,以报天差之仇为名,恶施“虫”计,害虫从天而降,天下一片虫灾,正生长茂盛的庄稼被蚀食。于是一场反天抗虫之战在天地之间展开。头日三百童子持帚去扫虫,害虫扫不走;次日七百男女去打虫,害虫打不尽。后来凡间人人齐动手,一人一把火,浩浩荡荡扑向田地间烧天虫,连烧三天后,天虫烧死了,庄稼保住了。天神无可奈何了。人们为庆贺反天抗虫战的辉煌战果举火歌舞,产生并延续为今传统的彝族火把节。[2]381-382
  
  这是一次很了不起的胜利,标志着人定胜天的胜利精神,增强了人的集体力量战胜天神的信心。认为“天神”并不可怕,并不万能,而可胜之。也说明认清了天神并非救苦救难的“救世主”,而是谋财害命的天官,破除了天神为至高无上之主、天神是不可与之抗衡的意识。于是“天神”的形象在人们脑中倾斜、缩小、远之。
  
  八、天神恩梯古兹的实质寓意
  
  作为一个至上天神,其形象与地位最重要的是由他的作用所塑造起来的。人们之所以信奉上帝,赋之以主宰天地之神力,赋之以至高无上的地位,是因为上帝是天地万事万物的创造者,也是主宰者,是一切苦难的“救世主”,邪恶的“主罚神”,由他抑恶扬善等等。上帝正以这些取信于天地万民,树立上帝之伟大、光辉之形象,永远处于不可消亡、无时无处不在之地位与形象。而彝族神话中的恩梯古兹,综观上述,他不仅没有具备上述之“神品”和作用,而且他的所作所为大都是与“天神”身份相悖的。他善恶不分,作恶多端,以权谋私,施计愚民,让天下沉浸于洪水泛滥的深渊之中,却幸灾乐祸,立山观望,降灾于民;他顽固自私,自视高贵。然而,他在小小动物面前显得无可奈何,无能为力,无计可施,败于鼠、蜜蜂、蛙等辈。由此种种,这位天神的形象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毫无“神”色。因此也就失去了彝族对天神恩梯古兹的爱戴、崇敬、膜拜。恩梯古兹天神成了彝族社会身居高位的统治者的化身和代名词,成了民众泄愤的对象。
  
  对于彝族对天神的这种认识,不得不惊叹于彝人祖先对天神--统治者的反天抗神精神,天神虽居高位,但是人和小动物们凭借着聪明和智慧战胜了天神。这种人定胜天、人能胜神的观念在古代彝族社会乃至奴隶社会里,增强了彝民的战天斗地、反抗压迫、反抗剥削的反叛信心,提供了宝贵的精神力量。这是极其可贵的,具有不可估量的社会意义和价值。天帝恩梯古兹的形象还是阶级社会统治者的化身。他身居高位,开天辟地时虽无显赫之功,也有召集四方神谋划之举,因而彝族铭记不忘,随后背离于民,贪婪行恶,降灾于天下,心藏恶意,遂而其逐渐地失信于民,他的权威、名望、地位被他的臣民遗忘或疏远之。其寓意深刻,并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注释:
  
  ①居木,云南、贵州文献多译为“笃慕”.居木武武,根据《勒俄特依》应为居木第三子,成为后来的六祖之父“阿普居木
  ②云南昭通东川一带,也说昆明矫子山。
  ③蛤蟆等蛙类在神话中为能知天地的“万事通”,故敬称大哥。
  ④相传,彝人制祭灵牌少不了鼠之俗源于此。
  ⑤这里指难以脱粒入仓。
  
  参考文献:
  
  [1]马鑫国,张德华。勒俄玛牧特依导读教程[M].北京:民族出版社,2015 .
  [2]王昌富。凉山彝族礼俗[M].成都:四川民族出版社,1994.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