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3E”业绩评价方法在石油勘探开发企业中的应用

作者:原创论文网 时间:2017-06-08 15:16 加入收藏
摘要

  一、绪论

  目前,大部分国有石油上游均属于垄断行业,因为只有取得某一区块勘探权的企业才有资格在此区块进行勘探开发和生产,而勘探权的取得并不是在公开市场上竞价所得,带有一定的行政色彩。由于石油企业提供的产品几乎关乎到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某种程度上是公共品,而大部分石油企业又是上市公司,属于盈利机构。这种由盈利机构提供社会公共品的运转方式,类似与西方普遍出现的公私合作项目(PPP 模式),即由政府和企业合作来满足不断增长的公共服务需求。目前,国际上对公私合营项目主流的业绩评价方式是 VFM(valuefor money)业绩评价体系,是指一个组织运用其可利用的资源所能获得的长期最大利益。由于石油企业的垄断性质及其作为盈利机构提供社会公共品的运营模式,借鉴 VFM 业绩评价方法或许有积极的意义。

  二、公私合作项目绩效评价方法

  公私合作项目(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最早源自于欧洲,随着国家垄断资本的逐步开放,允许民间资本进入垄断行业进行投资,满足社会公共品不断增长的需求。PPP 模式将部分政府责任以特许经营权方式转移给社会主体(企业),政府与社会主体建立起“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全程合作”的共同体关系,政府的财政负担减轻,社会主体的投资风险减小。

  上世纪 90 年代,我国也引入了西方流行的 PPP 模式提供部分社会公共品。我国第一个公私合营项目是深圳沙角电厂,截止到2008年,我国2300亿的基础设施建设都采用了PPP模式。但 PPP 模式在实际应用中也存在着诸多问题,如在共私合作项目中更注重项目前期投资决策、缺乏对项目全生命周期的有效监督、缺乏进行项目绩效的监控。

  目前,西方用“value for money”对 PPP 项目进行业绩评价,具体方法有 :成本效益分析法、公共部门参照标准对比法、多标准分析法等。

  选择合适的业绩评价方法能够对于在 PPP 项目在正常运行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及时发现并改进,最终实现社会资源的有效利用,尽可能将效率与公平兼顾。Terry Fenrick 在 1995 年提出了“3E”评价准则,即经济性(Economy)、效果性(Efficiency)和效率性(Effectiveness),该方法被普遍应用于公共项目的业绩评价。其中,经济性(Economy)主要关注投入品,即产出一定量的产成品下最少量的投入 ;效果性(Efficiency)主要关注产成品,即同样的投入品下产出最大量的产成品 ;效率性(Effectiveness)主要关注投入和产出的关系,即最有效的投入产出比。实际上,“3E”的提出即体现了 value for money 业绩评价方法的主旨。

  三、石油垄断企业与PPP模式的相似之处

  如前所述,PPP 模式是在政府放开部分原来提供社会公共品的垄断行业管制后出现的,由私人资本提供社会公共品的一种运行模式。而在我国,石油勘探开发是垄断行业,因为石油企业只能在自己取得勘探权的区块上进行勘探,而勘探权的取得并不是按照纯市场竞争的原则竞价得来。而石油相关产品几乎可以被运用到社会各个行业中,是名副其实的社会公共品。

  至今为止,石油行业并不允许民间资本直接投资,但是,中国三大石油公司均为 A 股或 H 股上市公司,其首要目的仍然是为股东创造最大化的利益,即三大油公司实际是承担着提供社会公共品的盈利性企业。如果仅按照国际上通用的盈利性企业的业绩评价方法来评价垄断性石油企业,那么资本的逐利性必然造成油品价格居高不下,而石油产品的刚性需求导致最终成本被全社会分担,不利于社会的稳定和发展。在实际中,石油产品的价格也并不由石油企业自己决定,而是由中国政府——发改委拥有定价权。因此,中国的石油企业,尤其是石油行业中从事勘探开发的上游企业和 PPP 模式存在诸多相似之处,思考其业绩评价方法能够对中国的石油上游企业的业绩评价方法起到积极的借鉴作用。

  四、“3E”评价模式在石油上游企业业绩评价中的应用

  自从 2002 年 4 月财政部发布《关于企业实行财务预算管理的指导意见》,进一步提出了企业应实行包括财务预算在内的全面预算管理之后,目前,大多数中石化下属二级单位皆采用全面预算管理作为其业绩评价方法。全年预算管理始自上世纪20 年代,从最初的协调生产经营逐渐演变成为集控制、评价、激励等融贯企业整体经营政策的综合机制。作为国有大型企业,全面预算管理对降低成本、集约化管理有着积极的意义。

  但是,相比 Terry Fenrick 在 1995 年提出的“3E”评价准则而言,全面预算管理框架下的业绩评价关注更多的是经济性,而较少关注企业的效果性和效率性,即是否能够在一定的投入下产出最大量的产成品。

  对于石油上游从事勘探开发的企业而言,找到并能够探明地下的石油储量是存在一定风险的。能够找到可采石油储量在不同的地质条件下,需要不同量的工作作为支撑。因此,如果纯粹的重视压缩成本而不重视成本与工作量之间的关系,可能造成的结果是虽然压缩了成本,但实际上也压缩了相应的工作量,导致根本无法在所勘探区块上找到可供开采的石油储量,即实际上没有产出。如果仅使用传统的基于全面预算管理框架下的业绩评价方法,通过压缩工作量的企业可能降低的成本最多,而未压缩工作量或饱满工作量的企业降低成本的成效可能微乎其微。而饱满的工作量而非成本本身才是最终是否能找到探明石油储量的基础和关键,如果沿用传统的、仅考虑压缩成本百分比的方式来进行业绩评价,可能会造成“逆向激励”,即某种程度上鼓励企业“不投入也不产出”。

  目前,西方主流的评价公私合营项目(PPP 模式)的业绩评价理论——“Value for money”实际上就避免了这种问题。在本文中,我们主要讨论“3E”业绩评价方法在石油上游企业中有可能的应用。所谓的“3E”,即经济性、效果性、效率性。此评价方法同时关注企业的投入最小化、产出最大化、投入产出比最优化。对于石油上游勘探开发企业来说,经济性——投入最小化,主要就是指投入成本的最小化,这也是在传统的基于全面预算管理框架下的业绩评价方法中主要关注的一点 ;效果性——产出最大化,主要就是指相对应的工作量最大化,这往往是传统的业绩评价方法中比较薄弱的一方面 ;效率性——投入产出比最优化,主要指在同样的工作量下成本最低,或者同样的成本下完成最多的工作量,这一点在传统的业绩评价方法中鲜有涉及。本文将就“3E”中所涉及的三个方面具体在石油上游勘探开发企业的具体应用分别予以讨论。

  (一)“3E”——经济性(Economy)

  “3E”评价方法中的经济性即投入最小化,实际上已经是基于全面预算管理框架下的业绩评价方法中关注的主要方面,是对投入成本的最小化控制,在多年的实践中也已经相对成熟和完善。本文对此方面不再进行过多的讨论。

  (二)“3E”——效果性(Effectiveness)

  效果性即产出最大化。对于石油上游的勘探开发企业而言,所谓的产出不能仅指狭义上的已经正在开发生产的石油或者天然气,还应该包括正在所属区块上进行前期勘探研究的相关科研项目、探井等这些对于将来发现新的探明储量具有重要意义的工作。如果将产出定义细化,可以分为 :①可见产出,即生产出的石油或者天然气 ;②不可见产出,即为了发现新的可采储量而进行的相关前期研究准备工作。

  对于可见产出量化比较容易,而且,易于进行横向和纵向的对比 ;对于不可见产出较难量化。因为科研项目很难仅以成本和数量量化,而科研项目的质量以及具体勘探区块的勘探难度均会影响其科研项目的实际有用性。据笔者了解,目前,中石化内部对于科研项目的评价主要依靠专家评审意见为主,且评审结论并未量化,如果要具体应用“3E”作为业绩评价方法,需要为勘探开发前期工作的具体量化标准制定详尽的、可比的管理办法。

  (三)“3E”——效率性(Efficiency)

  效率性即投入产出比最优化,衡量的是投入和产出之间的关系。笔者认为,这是真正突破了传统的基于全面预算管理框架下业绩评价方法的最重要方面。作为国有企业的领导人,在经济下行周期有很大的降低成本压力,而在经济上行周期有很强的扩大规模动力,这些都是经济学中的一个“理性人”在当时条件下做出的理性选择。然而,其中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忽视效率性,即如果单纯考虑现行成本降低、导致企业长远利益受损,那么这种降低成本值不值得?或者,如果在扩大规模的过程中,导致每单位投入获得的产出降低,那么这种绝对值上的扩大产出、扩大规模有没有意义?在这种情况下,应用“3E”

  中的效率性对进行相关的评价可能会产生积极的意义。对本文所讨论的石油上游勘探开发企业而言,效率性即是否达到了每单位投入资本所完成的实际工作量的最大化,这一点比单纯的进行评价投入资本的减少或者是产出工作量的扩大更有实际意义。

  五、结语

  由于在某些方面同公私合营项目(PPP 模式)的相似性,对于石油勘探开发企业而言,借鉴和使用“3E”业绩评价方法来进行业绩评价比单纯的应用传统的基于预算管理框架下的业绩评价方法对指导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更有实际意义。但应用“3E”业绩评价方法的难点在于如何制定一整套的管理办法,其能够将石油勘探开发的前期工作,尤其是相关科研项目的成果和工作量进行量化。由于石油企业各自所属的区块勘探难度和特性不同,如何能够制定一套管理办法使所有前期工作量可以进行全行业的可比量化和估计并非易事。但“3E”业绩评价方法依然对于石油勘探开发上游企业有很强的借鉴作用,因为它不是单一的关注投入最小化或产出最大化,更强调投入与产出之间的关系,即“效率性”——以最小的投入获取最大的产出。在现阶段的新形势下,如果能够成功的借鉴“3E”业绩评价方法,对我们“做大”和“做强”国企有着非常重要的积极意义。

  参考文献:
  [1] 高晨着,《企业预算管理—以战略为导向》,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4.
  [2] 秦忠华,基于 EVA 理念的企业业绩评价指标体系研究,中国石油大学硕士论文,2008-04.
  [3] 王化成,刘俊勇,孙薇编着,《企业业绩评价》,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4] 张蕊着,《企业经营业绩评价理论与方法的变革》,《会计研究》,2001(12).

“3E”业绩评价方法在石油勘探开发企业中的应用相关文章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
别人都分享了,你还在等什么?赶快分享吧!
更多
我们的服务
联系我们
热门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