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澳洲图书馆儿童阅读推广活动经验总结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18-12-10

摘要

  Abstract:Adopt literature research, online research method and case analysis method, from reading promotion goal, object, type and form four aspects of Australian children reading promotion activities were analyzed, and the public library of our country library children reading promotion put forward five enlightenments, namely, authoritative associations should play the role of leading, cooperate with various social forces, the development throughout the sustainability of their growing activity, pay attention to vulnerable children group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online data repository.

  Keyword:Reading Promotion ;Australian ;Public Library ;Children;

  儿童阅读推广一直是公共图书馆的重要服务内容,199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国际图联颁布的《公共图书馆宣言》中,将“从小培养和加强儿童的阅读习惯”列为公共图书馆的首要任务[1]。澳大利亚作为重视阅读的国家,图书馆界一直致力于全国的儿童阅读推广。1912年,悉尼市公共图书馆的青少年部首先开展了儿童服务,这个部于1918年成为了独立的儿童图书馆,之后澳大利亚各州陆续建立儿童图书馆开展儿童阅读服务[2]。澳大利亚于1937年成立了澳大利亚图书与情报协会(Australian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Association,简称ALIA),是澳大利亚图书馆和信息服务部门的全国性专业组织,ALIA下设有专门的儿童及青少年服务部门,主要是向儿童和青少年推广图书馆服务[3]。经过多年的发展,澳大利亚的儿童阅读推广形成了十分成熟的体系,本文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颁布的澳大利亚主要城市人口排名,选择澳大利亚人口排名前四的城市,分别为悉尼市、墨尔本市、布里班斯市和珀斯市的公共图书馆进行调查[4],采取文献研究法、网络调研法和案例分析法对澳大利亚图书馆儿童阅读推广活动进行分析总结,以期对我国的儿童阅读推广提供指导和借鉴。

澳洲图书馆儿童阅读推广活动经验总结

  1、澳大利亚公共图书馆儿童阅读推广的目标

  1.1、促进儿童识字和扫盲

  阅读推广的目标之一就是使“不会阅读的人学会阅读”,较低年龄的儿童通常有强烈的阅读意愿,但是无法独自阅读,这时就需要专门的人员选择合适的读物,组织活动训练儿童,使他们逐渐学会阅读[5]。澳大利亚的儿童阅读推广的目标之一就是致力于提高儿童早期的识字能力,通过阅读来培养孩子认识字母和听音辩词的能力,为孩子日后学习打下基础。ALIA最新颁布的《2018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其中一个目标就是“提供高质量的教育”,包括婴儿的早期启蒙、数字扫盲等[6]。ALIA在2013年颁布了《土着扫盲倡议》,图书馆界还成立了“土着扫盲基金会(Indigenous Literacy Foundation)”,致力于提高非常偏远的土着居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社区的文化水平,向偏远地区的土着学生提供阅读支持,减少澳大利亚不同地区学生阅读能力的差距[7]。一系列政策的发布和协会的成立,使得澳大利亚的儿童阅读推广服务十分注重对于儿童识字技能的培养,各项活动都将这一目标纳入其中。如全国性的早期扫盲计划“让我们来阅读吧(Let's Read)”旨在促进儿童从出生到五岁时的阅读识字能力[8];澳大利亚的“Read 4 Life”计划是针对0-5岁学龄前儿童的阅读推广活动,目的是通过培养0-5岁儿童对阅读重要性的认知与了解,帮助儿童建立起积极的阅读行为模式,提高孩子们的语言与听力技巧,培养儿童阅读技能[9];布里班斯市的全民家庭扫盲计划“First 5 Forever”旨在为从出生到5岁的幼儿提供优秀的语言和扫盲环境[10],“小星星阅读俱乐部计划(Little Stars Reading Club programs)”专为0-5岁的儿童设计,发展其早期识字技能[11]等等。早期儿童的识字读写基础和学习能力对其未来的有着十分重大的影响,促进儿童识字和扫盲,培养其终身学习能力是澳大利亚儿童阅读推广服务的重要目标,几乎所有的阅读推广活动都以此为目标。

  1.2、培养儿童阅读兴趣

  阅读推广的另一目的是“使不爱阅读的人爱上阅读”[5],儿童阅读推广的另一目标,就是要让孩子真正爱上阅读,享受阅读的乐趣。对于缺乏阅读意愿的儿童,图书馆需要举办丰富多彩、形式多样、符合儿童兴趣的活动,使其真正爱上阅读。澳大利亚暑期阅读俱乐部(The Summer Reading Club )每年都会举办暑假期间的阅读,写作,创意艺术和多媒体活动等,鼓励孩子们在暑假期间热爱图书馆,享受阅读的乐趣。今年夏季俱乐部的活动主题是“奇妙的生物(Curious Creatures)”,内容包括从真实世界到想象中的动物,从微观到巨型动物,以及澳大利亚有趣的有袋动物到所有类型动物,鼓励孩子在阅读中探索这些奇妙的生物[12]。通过这些有趣的主题以及活动的举办,增加传统阅读书籍的趣味性,培养儿童阅读的兴趣。

  1.3、促进多元文化交流

  澳大利亚是一个移民国家,社会上有着多种语言和多样文化,在儿童的教育中也强调多种语言技能的培养以及多元文化的融合,澳大利亚的儿童阅读推广也强调这一目标。悉尼市图书馆儿童服务项目“故事时间(Story Time)”下设有“双语故事(Bilingual Story)”,活动内容结合童谣、音乐、歌唱和手工艺品,以英语和普通话大声朗读故事,提供美妙的文化交流[13]。悉尼市图书馆还会举办全国土着和托雷斯海峡岛民儿童节,推广土着和托雷斯海峡岛民文化,所有澳大利亚学龄前儿童及其家人都有机会参加并享受此次文化交流盛宴[14]。珀斯市图书馆还提供法语和西班牙语的故事时间,儿童可以和专门的工作人员一起享受以法语或西班牙语呈现的故事,歌曲和工艺[15]。墨尔本市图书馆会举办中英文阅读时间[16]、印地语——英文阅读时间[17]等双语故事活动,澳大利亚各图书馆都会展开不同语言、背景的活动,促进不同文化之间的交流。

  2、澳大利亚公共图书馆儿童阅读推广的对象

  对于儿童阅读推广来说,主要的服务对象就是儿童。尽管服务对象很明确,但是澳大利亚的儿童阅读推广活动还是按照儿童的特点开展了不同的活动。

  2.1、不同的年龄阶段的儿童

  国际《儿童权利公约》界定的儿童是指18岁以下的任何人,但是儿童分不同的年龄阶段有着不同的生理与心理特征,一般会将儿童按照各年龄时期的身心特征和不同的发展规律进一步划分,如0-1岁的婴儿时期、1-3岁的幼儿时期、3-7岁的学龄前期以及7-13岁的学龄期等等。针对不同年龄心智的儿童,图书馆阅读活动的开展应该也有所差别,澳大利亚的儿童阅读推广活动就根据不同年龄层次的儿童开展。悉尼市图书馆的故事时间,按照儿童不同的年龄层次划分而开展相应的活动。针对0-2岁的婴儿,开展的活动包括童谣故事、Rhyme time in Mandarin。这些课程结合了童谣,音乐,歌唱和玩偶,还会为宝宝和幼儿举办动画演唱会,创造语言交流环境,以培养婴儿早期的读写能力[18]。Rock's Rhyme则是一项结合音乐、故事、节奏和一些简单的肢体动作的活动,故事情节对于婴儿来说太过复杂,适合2-3的孩子[19]。双语故事则为3-5岁的孩子设计。类似的活动还有很多,如悉尼市图书馆课后手工创意与制作课堂、布里班斯市的儿童文学服务、墨尔本市图书馆的课后俱乐部等等,都会根据儿童的年龄层次安排不同的服务内容,符合儿童身心发展的规律。

  2.2、特殊儿童

  特殊儿童一直是图书馆儿童服务的关注对象,2018新加坡IFLA世界图书馆信息大会·卫星计划就“为儿童和青少年提供包容性图书馆服务”展开了探讨,美国、日本、新加坡等国都对本国图书馆特殊儿童服务进行了阐述[20],澳大利亚的儿童阅读推广活动也十分关注本国的特殊儿童,布里班斯市图书馆的“社会故事(Society Story)”是专为自闭症儿童设计的活动,由一组描述新情况或技能的短篇故事组成,讲述了一个自闭症谱系的孩子在去图书馆的时候应该干什么。它教会孩子们如何在新的环境下正确地处理自己的行为。社会故事的编写用自闭症孩子易于表达的方式,概述孩子应该在哪里,什么时候,和谁一起活动,孩子应该如何表现以及为什么。虽然社会故事是为自闭症儿童设计的,但是任何有困难适应新情况或管理他们的行为的人都可以使用[21]。澳大利亚图书馆关注特殊儿童群体,致力于为社会上的儿童提供包容性图书馆服务。

  2.3、有儿童的家庭

  在澳大利亚图书馆的阅读推广活动中,服务对象不仅仅是儿童,更多的是以家庭为单位开展。对于较低年龄的儿童而言,由于心智和身体发育的限制,很难参与到活动中来,这时家长就成了儿童和图书馆员以及活动之间最好的连接媒介。让我们来阅读吧(Let's Read)以社区为单位,通过鼓励和指导家庭阅读进行学龄前儿童阅读推广。它提供家庭扫盲资源,并培养家长教育儿童识字技能的能力[5];布里班斯市针对年龄较小的儿童开展的文学活动都要求家长参加,带领孩子一起与其他父母和婴儿会面,唱歌,拍手和跳舞[22];Read 4 Life项目中的“Dads Read”活动,提倡从孩子出生起,父亲便参与到儿童早期阅读活动中,不管以任何方式,并每天持续10分钟,强调父亲在儿童早期阅读活动中的重要性[6]。家长在儿童阅读推广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开展以家庭为单位的儿童阅读推广活动,促进家长和孩子之间的沟通和交流,使家长成为孩子更好的第一任老师。

  3、澳大利亚公共图书馆儿童阅读推广的类型

  3.1、全国联动型阅读活动

  全国联动型服务活动是指澳大利亚各市各州一起同时举办的儿童阅读推广活动,其范围广、受众面大,在全国有一定的影响力和号召力,能很好地促进本国的儿童阅读现状。此类活动一般由权威性的机构组织,分为长期全国性阅读推广计划和定期全国阅读活动。

  对于长期全国性阅读推广计划而言,时间长、内容多,需要一系列活动的策划以及推广,需要多方的人力和物力,图书馆一般会与企业或者其他机构进行合作推广,如“Let's Read”则由默多克儿童研究所和皇家儿童医院的社区儿童健康中心开发,与澳洲各地区社区图书馆合作。目前,Let's Read已在澳大利亚100多个社区提供,超过200000名儿童参与该计划[5]。长期阅读推广计划一经推广,会长期持续运营,活动涉及儿童阅读的方方面面,包括举办大型的阅读比赛、征文赛、阅读文化周,或者地方型的艺术展、专家讲座等,提供一系列的服务来推广儿童阅读。

  定期全国阅读活动也是由权威性机构发起,主要形式是书籍的阅读。如ALIA主办的阅读推广活动全国同步故事时间(National Simultaneous Story time),旨在提高儿童的阅读和识字技能。每年澳大利亚的各图书馆、学校、学前班、家庭住所、托儿所、书店、儿童医院和社区等都会选择一本图画书进行全国同步阅读,书籍符合儿童的阅读兴趣年龄,并和国家基础课程内容相关。2018年新西兰的儿童将首次加入,两国将同时在一起阅读[23]。在ALIA的号召下,2017年共有1076个图书馆参与了此次活动(75%的澳大利亚公共图书馆),共有69963名儿童和青少年参加了图书馆的暑假节目,4443名儿童和青少年在夏季阅读俱乐部正式注册(相比去年增加15%),共读了361607本书,极大地促进了澳大利亚儿童阅读的现状[24]。目前该活动已经成功举办了18届,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儿童加入。

  3.2、假期阅读计划

  假期阅读计划是澳大利亚图书馆每年在假期时间内开展的一定时间段的阅读训练营活动,类似于我国的夏令营冬令营等。澳大利亚每年的暑假期间,青少年和儿童会有足够的时间参加图书馆的活动,澳大利亚的各市图书馆也抓住暑假这一时期开展了一系列的阅读推广活动,形式以暑期阅读俱乐部为主。如澳大利亚暑期阅读俱乐部(SRC),该项目是澳大利亚图书馆着名的暑期阅读项目,之前是昆士兰州的一项举措,在昆士兰州公共图书馆和网络上提供了8年之久,2011年作为国家暑期阅读计划进行扩展。每年夏季全国各地的参与图书馆将提供暑期阅读俱乐部,鼓励孩子们在暑假期间热爱图书馆,享受娱乐阅读和发展儿童和青少年的读写技能[8]。布里班斯市图书馆会在每年的寒假和暑假进行阅读计划,分别为“金星和小星星阅读计划俱乐部(Gold Star and Little Stars Reading Club programs)”和“布里班斯图书馆夏季阅读计划(Summer Reading in Brisbane Libraries)”。“金星和小星星阅读计划”在冬天进行,来自布里斯班各地的孩子都会被邀请参加图书馆的阅读活动。金星阅读俱乐部计划针对6-12岁儿童开展,小星星阅读俱乐部计划专为0-5岁的儿童及其家长设计[7]。“布里班斯图书馆夏季阅读计划”面向12岁及以下的儿童,提供一系列学校假期活动,包括现场表演,科学表演和写作工作坊等[25]。

  短期阅读计划每年固定在假期时间开展,孩子们处于学校休假状态,有足够的时间参与到图书馆的活动中,且活动丰富、形式多样,将阅读和图书馆活动结合起来,在一定时间内让儿童充分体会到阅读的乐趣,同时使孩子在享受学校假期休假快乐的同时保持着学习的态度,对于提高儿童阅读技能有着十分显着的效果。

  3.3、长期品牌活动

  长期品牌活动是指澳大利亚各地图书馆长期开展,有一定的活动时间地点,定期举办的常规性图书馆儿童阅读推广活动。此类活动是澳大利亚图书馆儿童服务的主要内容,是儿童参与图书馆阅读推广最多的活动。一般每周都会开展,且各州都会举办,是澳大利亚传统儿童阅读推广项目,“故事时间”就是其中之一。故事时间的主要活动形式是将家长和儿童聚集在一起,享受1个小时左右的故事时光,图书馆员在讲授故事时还会和歌曲、动作相结合。在墨尔本市,故事时间主要分为学前故事时间和双语阅读时间。在悉尼市,各图书馆按照儿童不同的年龄层次划分而开展故事时间活动,下设的活动分别包括童谣故事、Rhyme time in Mandarin(0-2岁)、Rock's Rhyme(2-3岁)、双语故事(3-5岁)。布里班斯市图书馆在儿童文学活动中开展故事时间,针对3-5岁的儿童。珀斯市儿童乐园项目下设故事时间,为2至4岁的儿童提供一小时的故事,歌曲等。澳大利亚各个州市图书馆都开设了故事时间栏目,“故事时间”因其持续性、联动性、长期性等特点,成为澳大利亚图书馆儿童阅读推广的品牌活动,极大地推动了澳大利亚儿童的阅读现状。

  3.4、短期主题活动周

  短期主题活动周是指澳大利亚图书馆会不定时在较短时间内举办的有一定主题的短期阅读推广项目。由于短期主题活动举办时间较短,因此图书馆举办次数比较频繁,且形式多样,会将阅读和其他类型的活动结合在一起,比如游戏、音乐、艺术等。一般图书馆还会邀请澳大利亚本土名人来参与短期主题活动周的推广,发挥名人效应,以吸引孩子们参加。珀斯市图书馆的儿童读物周(Children's Book Week)就是此类型的活动。在儿童读物周期间,图书馆的活动主要分为三个主题:“找到你的宝藏(Find your treasure)”、“装扮故事情节(Dress-up storytime)”以及“与凯莉一起绘画(Drawing with Kylie)”。孩子们需要在图书馆内找到自己心爱的书籍,并对书本内容发表评论籍。在读物周,儿童还可以装扮成自己喜欢的书中人物参加聚会。同时,图书馆还邀请了着名的作家和插图画家Kylie Howarth参加活动,与孩子们分享自己创作和阅读的乐趣[26]。短期主题活动周的活动一般都富有创意,能够吸引孩子的兴趣,在较短的时间内达到阅读推广的效果。珀斯市图书馆通过这三个活动的举办,提高儿童参加图书馆活动的次数,激发其对阅读的兴趣。

  4、澳大利亚公共图书馆儿童阅读推广的形式

  4.1、故事交流会

  澳大利亚图书馆的儿童阅读推广项目不是简单以讲座、课堂形式推荐书籍,而是结合多样化的艺术活动,培养儿童阅读的兴趣从而达到阅读推广的目的。澳大利亚各州图书馆的常规儿童阅读推广活动“故事时间”,不仅仅只是将参加活动的儿童或者家庭聚集在一起讲故事,图书馆员讲授故事时会和歌曲、动作相结合,还包括手工活动,家长与孩子一起体验故事情节的魔力。图书馆还会定期邀请专家来参加,举办各种主题的故事交流会。悉尼市的Surry Hills图书馆邀请来自缅甸的演讲者在每两周一次的故事课堂中讲授故事,教授传统歌曲,进行多元文化交流[27]。Read 4 Life计划中举办“Saturday with Jay”和“Sunday with Jay”音乐分享会,将阅读和音乐结合在一起,并由澳大利亚着名的歌手及演员Jay来主持,吸引儿童及家长,鼓励当地社区的家庭来参加关于儿童早期阅读的音乐会分享[6]。

  在传统的故事交流会中,加入了音乐、歌舞等其他元素,使简单的讲故事变得丰富多彩。图书馆还会定期举办各种不同主题的故事会,包括不同领域、不同地域等,内容广泛,开阔了儿童的视野。同时短期故事会亲子性较强,活动中强调家长对儿童的引导作用,促进家长和儿童之间的交流,适合有较低年龄的儿童的家庭参加。

  4.2、益智类课堂

  对于阅读的推广不仅是书本、故事的推广,还可以结合具体的课程、实践项目进行推广。如悉尼市图书馆的“课后手工创意与制作课堂(Maker and creator after-school workshops)”。这是悉尼市各图书馆针对学生课后活动举办的手工创意类课程,目的是在开发学生动手能力和实践能力,通过一系列的手工活动,激发儿童想象力和创造力,培养儿童对科学的兴趣。图书馆根据孩子年龄层次的不同,安排了不同的手工活动课程。对于5-8岁的孩童而言,他们有机会学习简单的电子产品,进行手指游戏测试手眼协调;结合图书馆的电子积木创造有趣的电路制作一个简单的可伸缩手臂来拾取小物体试等[28]。对8-12岁的孩子而言,他们将接触到最新的机器人玩具和数码及电子产品,培养动手能力和手工制作技巧。他们将学习将再生材料和直流电机结合起来制作移动的垃圾箱;用回收材料制作飞行器并演示等[29]。对于9至12岁的孩子而言,还可以参加图书馆的编码培训,学会使用MIT Scratch,并了解如何构建游戏和动画[30]。

  这些课堂内容难易不同,适合不同年龄层的孩子。儿童会在图书馆员的指导下,结合专业书籍,运用图书馆提供的工具,制作出一系列的手工艺品。这类益智类课堂形式的推广,充满了趣味性,不仅培养了儿童的动手能力,还激发儿童对于科学的兴趣,从而促进儿童阅读书籍的意愿,达到阅读推广的目的。

  4.3、主题展览

  主题展览是澳大利亚图书馆根据阅读书籍主题举办的图书、插画、作者手稿等的展览活动,同时可能还会邀请作者亲自与儿童交流,或者指导儿童动手实践。墨尔本市图书馆的Art Play是专门为儿童设计的艺术展览,从婴儿到12岁的孩子都可以参加,专注于探索孩子们的创造力,同时还可与专业艺术家分享独特的艺术体验。在展览活动中,孩子们可以参观书中的插画、装扮成各种动物体验书中情节来参加派对、制作书籍相关周边如绘制印有书中人物的手提袋等等。各种各样奇特又新颖的活动吸引了大批的儿童和家长,同时也激发了孩子们的创造力,培养了对阅读以及艺术的兴趣。

  主题展览因其直观性、创意性以及互动性强而受到儿童及其家长的欢迎。在展览中直观的感受书籍中故事的魅力,与作者直接互动沟通,或者动手体验书中的情节,儿童很容易被展览中所展示的书籍故事所吸引。墨尔本市的图书馆每年会举办将近300多场主题艺术展览,活动和表演来推广儿童阅读。参加过主题展览的作家、儿童和家长都表示展示内容丰富多彩,反映了墨尔本文化的多元化[31]。

  4.4、创意竞赛

  创意竞赛是指利用传统竞赛模式,结合书本内容,开展具有创意的主题、目标、内容以及奖励的竞争式阅读推广活动,如悉尼市图书馆创意诗歌竞赛“Word Travels: Australian Poetry Slam heat”。这场活动要求参赛者将诗歌和表演相结合,诗歌创作者和表演者将有2分钟的时间来向现场观众表现他们的原创作品,比赛还请到了澳大利亚着名歌手Emily Crocker主持[32],吸引了大量的儿童参加。

  创意竞赛举办过程简单,主要是面向读者征集作品。活动以书本内容为主体,开展形式多样的竞赛项目,如创意征文比赛、书签设计大赛等等,在考验儿童对于书本内容理解的同时开发儿童的创作能力。同时以竞赛形式展开,激发儿童的竞争意识,且可设置丰厚奖品或邀请名人宣传,吸引儿童兴趣,扩大阅读活动推广范围。

  5、澳大利亚公共图书馆儿童阅读推广的启示

  5.1、发挥权威协会的引领作用

  在澳大利亚,较大规模的阅读推广活动都会由权威性的图书馆或阅读协构组织发起,和政府社会等多方合作举办,协会起带头引领作用。ALIA参与了澳大利亚多个全国性阅读计划的组织,如全国同步故事时间、夏季阅读俱乐部、儿童阅读基金会等等。澳大利亚成立了多家阅读协会及组织,如澳大利亚国际图书委员会(International Board on Books for Young People (IBBY) Australia)[33]、澳大利亚儿童图书委员会(Children's Book Council of Australia)[34]等,这些协会和ALIA协作,通过举办各种活动如读书日、颁发文学类书籍奖如澳大利亚两年一度的EnaNo?l奖、举办CBCA图书周等促进儿童阅读。权威协会组织的积极倡导极大地促进了澳大利亚儿童阅读的推广,各地图书馆等纷纷号召协会的响应,举办了多样的活动。

  目前,我国中图学会下设有阅读推广委员会,其中有儿童及青少年阅读推广专业委员会,在推广青少年儿童阅读等方面担负着重要的使命和责任[35]。但是协会活动组织较少,官网最新动态为2014年发布。我国专业权威协会应该发挥带头作用,学习澳大利亚图书馆协会的组织形式,积极发起全国性的阅读推广计划,促进我国儿童阅读的推广。协会可以与其他领域机构合作,如儿童教育、儿童医疗等权威组织一起,发起涉及儿童身心成长多方面多目的性的长期儿童阅读推广活动;协会也可号召全国各地的图书馆联合,发起全国联动型的阅读推广活动;协会还可设立相关奖项,奖励在儿童阅读推广方面做得较好的图书馆或者有优秀贡献的图书馆员,促进图书馆界服务人员儿童阅读推广意识的增强。

  5.2、与多方社会力量合作

  阅读推广不仅是图书馆界的职责所在,需要图书馆的发起和组织,也是推动社会进步发展的重要活动,需要各方力量的参与与支持。澳大利亚图书馆的阅读活动会有社会各方参与,如“Read 4 Life”计划由昆士兰州立图书馆和必拓三井煤矿联合举办,并由澳大利亚文化与工作者协会、教育部培训与就业组织、中央昆士兰大学、托幼机构、地区委员会以及各界媒体等共同合作[6];澳大利亚暑期阅读俱乐部由昆士兰州立图书馆(SLQ)牵头,澳大利亚公共图书馆联盟(APLA)与澳大利亚图书馆和信息协会(ALIA)合作举办等等。澳大利亚图书馆重视与多方社会力量合作,充分利用社会资源,组织了多个大型的儿童阅读推广活动。

  对于较大规模的全国性阅读推广活动而言,需要一定人力和物力。政府的参与,社会企业的支持以及媒体的宣传,会更好的发挥阅读推广活动的效果。我国图书馆可以尝试利用多方社会力量,开展大型有影响力的阅读推广活动。同时,图书馆还可以利用“名人效应”,和受儿童欢迎的演员或者作家合作,广州图书馆少儿馆曾邀请着名儿童文学作家“辫子姐姐”来举办阅读分享会[36],吸引了大量的家长和儿童参加,很好地达到了推广阅读的目的。

  5.3、开展贯穿儿童成长的持续性活动

  儿童分不同的年龄阶段有着不同的生理与心理特征,图书馆进行儿童阅读推广时需要根据儿童的年龄特征设计和开展不同的活动。同时阅读推广是一个持续工程,其效益是长期且连续性的,在针对儿童年龄开展活动时还需具有连贯性,贯穿儿童的成长过程,使其养成真正良好的阅读技能。连贯性的儿童活动设计要前后关联,最好要求家长一同参加,开展亲子阅读活动,使家长真正能伴随儿童成长。澳大利亚布里班斯市的儿童文学服务根据儿童的年龄分为三类:婴儿时间(0-1岁)、幼儿时间(1-2岁)和故事时间(2-5岁)。这三个活动形式相似,参加的家庭会与其他家庭一起听故事、唱歌、拍手和跳舞,但是内容会随着儿童年龄的增长而有所改变。婴儿时间中注重培养宝宝识字前的沟通,语言和社交技巧。在幼儿和故事时间中会加入更加复杂的手工活动。布里班斯图书馆会鼓励家长在婴儿时期时加入,然后进入幼儿时间和儿童的故事时间,陪伴儿童一起成长。

  我国在开展儿童阅读推广活动时,需要根据儿童不同年龄阶段的身心特征设计,开展活动形式类似,内容前后关联的连贯性儿童阅读活动,活动形式应趋于简单,内容不宜太难,适合于早期儿童阅读。图书馆在儿童整个早期成长过程中进行阅读能力的培养,使其真正养成阅读的习惯。同时连贯性活动应号召家长的参与,强调儿童成长早期的家庭陪伴,真正为儿童营造一个集亲子、阅读、成长为一体的阅读环境。

  5.4、关注弱势儿童群体

  弱势儿童群体有很多种,一种可能因身心上的缺陷,有识字或者沟通上的障碍;一种由于地区经济发展落后,缺乏优秀的阅读资源;还有可能因为战争灾难等失去家园从而失去阅读的机会等等。对于这些弱势儿童,推广阅读更加困难,但却更加重要。澳大利亚图书馆会针对这些弱势儿童开展阅读服务,贯彻图书馆服务公平公正的理念。布里班斯市的图书馆开设专为自闭症儿童服务的“社会故事”,堪萨斯州中南部图书馆基金会(SCKLF)在青少年和儿童服务中开设自闭症谱系障碍(ASD)服务,为ASD以及相关疾病儿童开展“Sensory Story Times”、“ Visual Communication Guides”等活动,为ASD儿童提供专门的书籍[37]。澳大利亚图书馆还成立土着扫盲计划,向偏远地区的土着学生提供阅读支持。悉尼市图书馆与Red House Poem以及难民家庭战略社区合作举办“萤火虫计划”,为有难民背景的孩子提供早期识字教育[38]。

  在我国,儿童图书馆服务开展较好的都是发达城市,经济落后地区很少有儿童阅读推广活动,甚至是儿童图书馆服务,对于贫困地区儿童的推广力度明显不足。我国图书馆开展儿童阅读推广时,应该更加关注基层和偏远地区儿童,注重低收入家庭孩子。图书馆可以发起针对于偏远地区儿童的阅读推广项目,成立专门的基金会或协会,加强这方面的推广力度。发达地区图书馆可与偏远地区的合作,为其提供资源,提高偏远地区儿童阅读资源的质量。同时,图书馆阅读推广偏向的是正常身心发育的儿童,对特殊儿童群体关注不足。图书馆还应和专门的特殊障碍医疗机构合作,为自闭症、阅读障碍等儿童设计专门的阅读推广活动。图书馆应通过一系列的努力,致力于为儿童提供公平的阅读机会、资源和环境。

  5.5、建设线上数据资源库

  如今,阅读推广内容已从书籍等传统出版物扩展到更宽广的范围,在线数字资源可以随时随地为用户提供阅读服务,是澳大利亚儿童阅读推广的重要内容。布里班斯市图书馆为家长和儿童提供了一系列的在线资源,如10 Monkeys(提供有趣的数学学习游戏,帮助6-10岁的孩子学习基本的数学技能)、Tumblebooks(一个在集动画,有声漫画,阅读测验,游戏和教学资源的网站)、Story Box Library(充满吸引人的澳大利亚小学儿童在线故事)和Literacy Planet(通过有趣的活动和游戏开发儿童预读,拼音,阅读,拼写,词汇和语法技能等等)[39],其在线数字资源包括了儿童识字、阅读以及学校学习资源等多个方面,极大地方便了儿童及家长获取阅读资源。

  数字资源建设也是儿童阅读推广的重要一部分,建设充足的线上数据资源库,为儿童线上阅读学习提供支持。目前我国对于这方面不够重视,我国首先应加强线上数字资源的建设,内容涵盖多方面,包括儿童识字、亲子阅读、学校课程、特殊儿童阅读资源等等。其次应推广儿童阅读数据库,宣传数据库的使用,使儿童阅读推广扩宽到更大的范围和领域。

  参考文献
  [1]百度百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共图书馆宣言1994[EB/OL].[2018-9-28]
  [2]许建业.澳大利亚儿童图书馆学校图书馆概况[J].广东图书馆学刊,1985(04):69.
  [3]ALIA Children's and Youth Services.[EB/OL].[2018-9-28]
  [4]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EB/OL]. [2018-9-28]
  [5]范并思.阅读推广与图书馆学:基础理论问题分析[J].中国图书馆学报,2014,40(05):4-13.
  [6]Australian libraries support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EB/OL].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