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从苔丝之美解读苔丝悲剧的人生

作者:原创论文网 时间:2018-09-14 16:25 加入收藏

  摘要:苔丝是小说《德伯家的苔丝》中一位富有诗意美和理想色彩的悲剧女主角。她的悲剧源于其出众的容貌和高尚的品格。从苔丝之美的角度来解读苔丝的悲剧, 更能深刻体会在男权社会中处于弱势地位的女性的抗争。

  关键词:苔丝; 容貌; 品行; 精神; 悲剧;

  Abstract:As the heroine and main character of the story in Tess of the Durbervilles, Tess is not only beautiful and attractive in appearance but also has good qualities to an outstanding degree.Her tragedy stems from her outstanding beauty and lofty character.To analyze the causes of Tess' traged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perfection of Tess, we can further understand her rebellious personality in male-dominated society.

  Keyword:Tess;appearance;personality;spirit;tragedy;

  《德伯家的苔丝》是英国文学史上跨世纪的文学巨匠哈代 (1840—1928) 奉献给世界人民的一部经典著作。在这部名垂青史的代表作中, 他以人道主义立场, 悲悯同情之心为人们塑造出一位震撼人心的悲剧人物苔丝。她是外在美与内在美完美结合的人间女性精华, 宛若漆黑夜幕里的夜明珠, 洁白无瑕, 光芒四射, 引人注目。苔丝生活在封建经济逐渐解体、资本主义经济不断入侵乡村的时代。她的悲剧是一种社会的悲剧, 是新兴资产者对一贫如洗的无产者的血腥摧残, 是旧的宗教、道德与法律对进步思想的扼杀。然而, 她的悲剧还源于自身出众的容貌和高尚的品格。本文拟从苔丝的容貌之美、品行之美、勤劳之美、悲壮之美、精神之美等角度, 去解读苔丝人生悲剧的构建, 去阐释苔丝在中外文学史上凄婉的魅力。
 

苔丝
 

  一、容貌之美

  在这部小说中, 作者哈代受西方绘画、西方审美观以及性学观的影响, 对书中的悲剧女主角苔丝“外在感官乃至局部细微处进行逼真的个型描摹, 并随着时间和环境的变化, 予以动态的呈现, 特别重视女性不同于男性性别特征的含有性意味的肉体美的显现”, [1] 可见苔丝容貌之美更多地是性感之美。16岁的苔丝正值青春妙龄, 楚楚动人, 标致如画。她的青春风韵对她悲剧人生旅途中的两个重要男人——蹂躏她肉体的亚历克和摧残她精神的安吉尔, 产生了磁铁般的吸引力。

  亚历克对苔丝的美貌虎视眈眈, 苔丝那美丽性感的身躯早已成为他垂涎欲滴的猎物。苔丝初到亚历克庄园认亲, 她相貌妩媚, 发育丰满, 宛如成年妇人, 红润的嘴唇一咧, 露出微笑, 二十三四岁的亚历克为之心动神摇。为讨好苔丝, 他为苔丝采草莓、摘玫瑰。在临别之时, 他把脸凑向苔丝, 欲对之非礼。苔丝离开后, 亚历克再也不能抑制自己那颗不安分的心, 假借母亲之口给苔丝写了一封信, 叫苔丝到他家去照料一个小养鸡场。一个星期后, 亚历克亲自来到苔丝家询问此事。苔丝在母亲的劝说与打扮下, 第二次前往亚历克庄园。蓬松的头发, 粉红色的丝带, 轻飘宽松的白色连衣裙, 使她那正在发育的少女身躯显得越发丰腴, 宛若发育成熟的成年女子, 前来迎接的亚历克已深为苔丝丰润诱人的美色所倾倒, 迫不及待设法对她进行非礼, 他对苔丝的歹意渐露端倪。到养鸡场后, 亚历克处心积虑设法接近苔丝。到蔡斯伯勒镇出游的苔丝, 如同含苞待放的花蕾, 绰约多姿, 富有情趣, 亚历克这头猎犬无时无刻不在伺机吞噬苔丝的美貌与灵魂。在浓雾弥漫的狩猎林里, 在漆黑夜幕的笼罩下, 亚历克对她动了邪念, 占有了她纯洁美丽的身躯。不幸的失身既给她带来了未婚生子的耻辱, 又使她的人生永远烙上了“不洁女人”的印痕, 使她难以摆脱亚历克的魔掌。从此, 人生境遇改变着她少女的容颜, 改变着她少女的心境。苔丝由一位单纯的女孩变成了一个多愁善感、思绪万千的女人, 更呈现出一种女性成熟、性感的风韵。她的美貌如深秋冉冉的红叶, 虽经历风霜苦雨, 愈发成熟之美, 于是亚历克无法抑制性欲的冲动, 揭去了传教士的虚伪面具, 再次纠缠苔丝, 第二次毁灭了苔丝, 令人扼腕长叹。

  小说伊始, 夕阳西下, 参加妇女游行会的苔丝, 快乐无虑, 身着薄薄白裙, 头发上扎着一根红绸带, 模样标致俊俏, 两片嘴唇灵动红艳, 一双大眼睛天真烂漫、温文尔雅、脉脉含情, 令初遇而无缘结识的安吉尔无限懊悔。在奶牛场上, 安吉尔再遇苔丝并对其美貌发出了感慨:“那个挤奶女工真是个大自然的女儿, 多么娇艳, 多么纯洁呀!”[2]111正是苔丝的美貌令安吉尔对其展开热烈的追求。在奶牛场暗褐色牛身子的衬托下, 阳光下的苔丝就像多彩的玉石浮雕一样:眼睛是那样深不可测, 脸蛋是那样妩媚艳丽, 眉毛是那样弯弯有致, 下巴和脖颈是那样工致匀称, 玫瑰含雪的红唇白齿是那样完美无暇, 诱人的唇线是那样色彩艳丽、生机勃勃。尤其是苔丝那性感的唇, “对于一个小伙子来说, 即使他的心肠再冷, 只要看见她那红红的上唇中部微微往上一撅, 也不得要着迷, 要中魔, 要发狂”。[2]139安吉尔被苔丝性感的美貌所征服, 冲动战胜了理智, 乱了分寸, 疾步奔向他的意中人, 跪倒在她的身旁, 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当安吉尔回家归来, 他瞧见苔丝嘴里面红赤赤的, 就像蛇的嘴一样, 高高举到发辫上的手臂肌肤又细又嫩, 缎子一般。睡得红扑扑的脸, 惺忪覆在瞳仁上的眼皮, 浑身焕发着青春的气息。“一个女人的灵魂比任何时候更能活生生地体现出来, 最空灵的美也变得有血有肉, 性表现也有了外在的表现。”[2]157在做奶酪时, “苔丝的两只手, 让洁白的凝乳一衬托, 看上去宛如粉红的玫瑰。……安吉尔弯下身子, 在她那柔润的胳膊内侧的血管上吻了一下……吻上去又湿又凉, 就像新采的蘑菇一般, 而且还有乳青的味道。……苔丝脉搏速度加快, 热血冲到了指尖, 手臂变得又红又热。……两道目光柔情似水地射进他的眼里, 上唇微微撅起, 温情脉脉地嫣然一笑”。[2]165苔丝出众的容貌使得她从奶牛场的女工中脱颖而出, 令安吉尔那颗理智平静的心爱潮翻滚, 难以自抑。

  如果苔丝是一位相貌平平的女子, 她不会遭到亚历克无休止的纠缠, 也不会得到安吉尔热烈的追求。经历世事沧桑的苔丝, 美貌是她肉体上饱受亚历克蹂躏、精神上倍受安吉尔摧残的人生悲剧的重要构建要素之一。

  二、品行之美

  苔丝是作者刻意塑造的一个动人形象, 并赋予她劳动人民的一切优秀品质。她不仅心地善良, 为人诚恳, 而且有着强烈的责任感, 生性宽宏大量, 性格刚强, 桀骜不逊。苔丝的优良品行使她充满人格魅力, 倍受朋友、家人喜爱, 令恶棍亚历克垂涎三尺, 令安吉尔彻夜难眠。

  苔丝的美貌与性感、丰腴的身体深深地吸引着亚历克, 但更吸引亚历克的是她桀骜不逊的性格。对于亚历克而言, 她就像那匹叫蒂布的马一样, 越是难以征服, 就越有味道, 就越有挑战性, 就越想拥有。如果苔丝像平庸女孩那样, 轻易让亚历克占有, 亚历克反而不会对她感兴趣。苔丝对亚历克并非是欲擒故纵, 面对亚历克对她咒骂、威胁, 她桀骜不逊, 奋起反抗。

  苔丝有着强烈的家庭责任感, 对弟弟妹妹很疼爱, 很体贴。如果没有对家庭的责任感, 没有认亲的经历, 苔丝很可能不会引来亚历克贪婪的目光, 如果没有到亚历克庄园做工, 苔丝很可能会避开亚历克的纠缠。每当重要关头, 亚历克利便用苔丝强烈的家庭责任感, 扮成“救世主”的样子, 给苔丝的父母送去马匹, 给苔丝的弟妹送去礼物, 让苔丝歉疚。后来, 他又利用苔丝家处绝境, 令其再陷泥潭。

  苔丝心地善良, 为人诚恳。她对奶牛场上暗恋安吉尔的三个姑娘寄予同情, 曾无畏地下定决心, 慷慨地牺牲自己, 把一切机会让给她们。与安吉尔结婚时, 为了安慰三个姑娘, 她让安吉尔对她们作了最后的吻别, 对于几个姑娘的动情, 她并没有露出得意洋洋的神气。苔丝的优良品行使她对其他女性有一种异乎寻常的感化力量, 能把女人嫉妒和仇视的卑劣情感统统压服下去。安吉尔去巴西之前造访井桥村, 遇到伊兹, 欲带伊兹远走巴西, 苔丝的为人对情敌伊兹那粗俗的天性施展了一种魔力, 叫她不能不说实话, 没有乘机对苔丝进行非议一番。

  宽宏大量的苔丝没有指责安吉尔不洁的过去并坦诉实情。她为了维护安吉尔的名声, 放弃了自杀的念头, 也没有悄然离开他。对于安吉尔的遗弃, 她一直以博大的胸怀等待着他, 企盼着他的归来。哪怕是一封写有只言片语的信笺都会给她莫大的鼓励与力量, 然而等待她的却是安吉尔漫长的冷漠。她倍受煎熬, 但她谨言慎行, 自尊自重。为了避开意外动心之人, 避免好色之徒的纠缠, 她毫不顾惜地剪掉眉毛, 把自己打扮成丑八怪。如果苔丝心胸狭窄, 把安吉尔的冷漠化作满腔的仇恨, 把心中的愤恨化作报复的火焰, 不肯原谅安吉尔迟到的归来, 让安吉尔承受遗弃自己的悔恨之痛, 不杀死亚历克, 她的生命之树也许不会过早地枯萎, 生命之花也许不会过早地凋谢。

  三、勤劳之美

  身为纯朴的乡村田园女儿, 苔丝吃苦耐劳, 这使她不依附男人、独立自主的自我生存意识得以维系, 也是她深深吸引安吉尔的主要原因之一。在念书时, 放学后, 她就跑到附近的农场帮助人家晒干草、收庄稼、挤牛奶、搅黄油。为了重整家业, 她到亚历克庄园照料养鸡场, 还要教红腹灰雀鸟吹口哨。在八月麦收时节, 尽管光滑柔嫩的皮肤被麦茬划破, 流出血来, 苔丝仍坚持劳作。在奶牛场, 苔丝每天起得很早, 唤醒大家撇奶油、挤牛奶。与安吉尔分手后, 她四处飘零, 孤立无援。在北方寒冷的苦寒之地觅生存之食, 在风霜刀剑般的苦境中干农活。在田野里, 她顶严寒, 冒风雨, 含辛茹苦地挖萝卜。在麦仓里, 整理麦秸的苔丝累得筋疲力尽, 也不向仗势欺人的农场主求饶。三月打麦时节, 苔丝在脱粒机的踏板上, 一个一个地解开麦捆, 递给往机器上喂麦子的男工, 汗流浃背, 苦不堪言。母亲病重后, 苔丝返回家乡, 伺候母亲, 补种家里的园子和租地, 从凌晨六点钟一直干到黄昏, 甚至披星戴月。苔丝的勤劳是她美貌之外深深吸引安吉尔的又一魅力。他三番五次地向苔丝求婚, 是看中了她的勤劳, 指望她能做一个好管家, 给他带来“方便”和“幸福”。从此, 苔丝陷入了安吉尔感情的漩涡, 人生悲剧愈演愈烈。

  四、悲壮之美

  “苔丝的悲剧并不在绞刑架下生命结束的那一瞬间, 而在她走向毁灭途中心灵痛苦挣扎的整个历程。”[3] 身为一个贫家女子, 她不仅受到残酷的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 而且还遭到纨绔子弟的恣意蹂躏和旧道德观念的无情摧残。因此, 苔丝的反抗是多重的, 她传奇多舛的命运给她的人生带来一种悲壮的力量。

  首先她对迷信、糊涂、懒惰母亲的陈腐婚姻观进行了反抗。她没有遵循母亲利用自己性感、出众的容貌这张王牌, 不注重人品, 只注重金钱, 钓住亚历克这只金龟婿。在新婚之夜, 她没有听从母亲的告诫:隐瞒自己不洁的经历。

  苔丝对亚历克的反抗如一曲宏大的交响悲乐, 跌宕起伏, 扣人心弦。当苔丝拒绝亚历克硬把草莓塞入她口中时, 她对亚历克的反抗乐曲徐徐奏响, 节奏低沉舒缓无奈, 苔丝接受了亚历克的馈赠。在亚历克驾马车接苔丝去养鸡场的途中, 乐曲声第一次骤然急促, 面对亚历克的轻薄调戏, 聪明的苔丝略施小计, 摆脱了亚历克的非礼, 并对亚历克大声斥责, 乐曲声再次舒缓, 苔丝获得了暂时的胜利。接着乐曲之声平缓而轻快, 在养鸡场, 苔丝处处留心亚历克, 每次教鸟唱歌之前, 都要查看房间一遍, 提防他的下流行为, 有惊无险, 亚历克不敢贸然行动。乐曲声渐渐急促而紧张, 到蔡斯伯勒镇出游, 苔丝遇到了亚历克, 亚历克约她一起回家, 遭到了苔丝的拒绝。与黑桃皇后发生争吵后, 单纯的苔丝处于孤立的境况, 亚历克趁机“英雄救美”。苔丝与亚历克共享一骑, 离开了人群。当苔丝觉察他们并没有走在归家的路途时, 她对亚历克大加责备, 要求下马回家。面对亚历克赤裸的求爱表白, 苔丝断然拒绝, 乐曲声急促而雄壮。接着乐曲声低沉缓慢直至呜咽, 苔丝失去了贞操。乐曲声渐渐升高, 悲凉带着希望, 被诱奸后, 苔丝没有顺势答应亚历克对她的求婚。乐曲的节奏骤然变快, 被安吉尔遗弃后, 苔丝多次遭到亚历克纠缠, 苔丝对其虚伪进行了无情的揭露, 甚至用手套打他, 以示与其断绝关系的决心。乐曲声再次低沉呜咽, 苔丝再入亚历克魔掌。最后, 乐曲声到了高潮, 悲壮有力, 苔丝举刀刺死了亚历克。苔丝的反抗是悲壮的, 由柔弱的少女逐渐成长为一个举刀相向的坚强爱情猛士, 这需要多大的勇气与决心。

  刺死亚历克后, 苔丝已经充分意识到当时所谓正义法律与旧道德观念即将对她的宣判, 面对前来抓捕她的警察, 她冷静地说自己做好了准备, 没有表现出对死亡的恐惧。苔丝不顾当时宗教法规不允许一个男子娶自己妻子的姊妹为妻的规定, 在临死之前, 把妹妹丽莎·露托付给安吉尔, 以示她与旧道德观念彻底决裂的决心。

  苔丝的每一次反抗都饱含着她的泪水与辛酸, 每一次反抗都是对残酷现实的一种抗争, 由弱至坚的反抗中孕育着悲情, 悲情中呈现雄壮之美。

  五、精神之美

  在重视女人贞节的社会中, 被人诱奸的苔丝虽已触犯传统的道德准绳, 成为传统道德之外的非正常人, 但“在这个人们没有健全的道德观念的世界上, 苔丝则是唯一道德高尚的人。”[4] 她超越了传统意义上的贞洁, 达到了精神上的白璧无瑕。她拥有自己的爱情标尺, 深知婚姻的幸福需要爱情, 爱情需要两情相悦, 绝非一厢情愿, 肉体的占有并不等于心灵的相犀。她崇拜安吉尔的知识渊博, 为人正派, 思想进步。她厌恶亚历克的游手好闲、心灵空虚、卑鄙下流。苔丝从浩瀚的时空给人们传来一种女性自由的声音:失贞女性是否纯洁, 失贞女性是否应该有自己的爱情追求?苔丝用实际行动给了人们一个肯定的答案。她不同于普通女性, 她不愿以自己出众的容貌换取奢华的物质生活。她不爱亚历克, 她不愿与他姘居, 也不愿与他结合。失去贞操、甚至生下孩子也没有动摇她的信念。“苔丝的基质是纯明、白璧无瑕的。在顺境中, 坦然地以纯真的本质面对着克莱 (安吉尔) 。在逆境中, 她依然葆真对克莱 (安吉尔) 在顺中的那份纯真。”[5] “她不愿意以伎俩和手段来挽回变味的爱情, 哪怕以失去爱情为代价。为了获得纯真的爱情, 她选择了真诚, 向安吉尔袒露实情。即使遭到了遗弃, 她也从未因此而后悔。”[6] 她对安吉尔的爱是那么深沉, 那么专一, 那么温顺, 那么真诚, 那么坚贞。她的爱情追求超越了她所生存的时代, 是女性自我意识觉醒的典范, 在女性独立史上呈现出一种跨越时空的精神之美。失身带给苔丝的人生感悟在安吉尔游离不定的叛逆心中得到了共鸣, 但在男性占主导地位的社会中, 女人还没有实现与男人完全平等的地位, 失贞少女苔丝的爱情追求并没有得到所谓进步青年安吉尔的积极响应, 给她带来的是精神上的痛苦与折磨。

  六、结束语

  苔丝是完美的女性, 既富于肉感, 又具有空灵的精神。“苔丝越完美, 她的悲剧越震撼人心, 为此作者不惜浓墨重彩, 反复描画和表现她的外貌和行为的完美, 强调她的感情的纯洁和真挚。”[7] 苔丝的外在美与内在美是一套连环锁, 一环扣一环, 彼此交织, 共铸苔丝悲惨的生命历程。苔丝曲折传奇的悲剧人生是古今中外女性追求自由爱情斗争的一个缩影, 它透视出在男权社会中处于弱势地位的女性的抗争:不做物质生活的奴隶, 挣脱千百年来束缚女性的精神枷锁, 追求自由人生。当今世界, 随着道德与法律的进步, 女性的自我生存意识不断得到支持, 女性的权利不断得到保护, 但苔丝们的悲剧仍在上演, 女性的自由爱情之路曲折而漫长。从苔丝之美的角度来解读苔丝悲剧的构建, 我们能更深刻地领会作家哈代对苔丝的悲悯同情, 对苔丝追求自由爱情人生的颂扬, 对禁锢人们思想、强调忠贞、压抑妇女社会地位的虚伪道德观念的猛烈抨击。

  参考文献
  [1]易淑琼.《红楼梦》与《德伯家的苔丝》女性人物肖像刻画的对比分析[J].暨南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 2003 (2) :74.
  [2]托马斯.哈代苔丝[M].孙致礼, 唐慧心, 译.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 2000:74.
  [3]祁寿华, 摩根.回应悲剧缪斯的呼唤:托马斯.哈代小说和诗歌研究文集[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2001:32.
  [4]阿克曼.托马斯.哈代的德伯家的苔丝[M].常小梅, 译.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1996:269.
  [5]方锡江.质本洁来还洁去[J].晋东南师范专科学校学报, 2001 (2) :69.
  [6]孙莉娜.注定的悲剧命运———析《德伯家的苔丝》中苔丝的悲剧[J].黑龙江社会科学, 2006 (2) :125.
  [7]梁巧娜.论《苔丝》中浪漫主义创作手法的运用[J].广西右江民族师专学报, 2000 (4) :33.

从苔丝之美解读苔丝悲剧的人生相关文章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
别人都分享了,你还在等什么?赶快分享吧!
更多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