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中国近现代漫画新闻史》带来的启发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19-01-25
  摘要:《中国近现代漫画新闻史》清晰、精致地呈现了中国近现代漫画新闻的历史主题, 当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其斗争主题。中国漫画新闻的诞生即带着鲜明的“斗争”胎记。自“大革命”以降, 漫画新闻战一波接着一波。在某种意义上讲, 一部中国近现代漫画新闻史, 就是一部革命与反革命、侵略与反侵略的斗争史。因为, 此类漫画新闻的数量之多、时空跨度之大、影响之深远非其他主题类型所能比肩。
  
  关键词:漫画新闻; 漫画战; 漫画史; 新闻史; 斗争主题;
  
Struggle Themes in Chinese Cartoon News--A Comment on The History of Chinese Modern Cartoon News
  
  Abstract:The historical themes in modern China cartoon news is distinctly and delicately presented in The History of Chinese Modern Cartoon News, struggle themes being the most striking part. Struggles are the characteristic birthmark of Chinese cartoon news ever since its coming into being. Waves of cartoon news battles ran through the Great Revolution and afterwards. In a sense, the Chinese modern cartoon news history is one of revolution and counter-revolution as well as of aggression and anti-aggression. Indeed, there is no match to it in terms of the remarkable amount, the coverage span of time and space, and the impact profoundness.
  
  Keyword:cartoon news; cartoon wars; cartoon history; news history; struggle themes;
  
  漫画的历史源远流长, 在中国可追溯至汉朝。然而, 中国近代报刊漫画的兴起却是百余年前的事情。那么, 近现代的中国漫画新闻究竟呈现何种主题?这是胡正强教授《中国近现代漫画新闻史》一书带给我们的启发与思考。通读这部百余万字的皇皇巨着, 笔者发现, 在整个近现代社会, 中国漫画新闻的斗争主题格外引人注目。
  
  一、胎记:斗争的武器
  
  中国漫画新闻产生的年代, 恰是中国资产阶级革命风起云涌的年代, 这种机缘使得中国的漫画新闻拥有一个鲜明的胎记:斗争的武器。正如某些研究者所指出的那样:“漫画在当时是随着资产阶级革命民主运动而发展繁荣起来的, 同时又在资产阶级革命民主运动中发挥出‘醒世’的特殊社会功用, 成为资产阶级进行政治斗争和思想斗争的一种武器。[1]19”不过, 这种现象并非中国独有, “法国大革命使法国国内外的漫画都充斥着极端的愤懑之情。[2]”美国独立战争前夕《宾夕法尼亚公报》 (“Pennsylvania Gazette”) 曾刊登“不联合, 即死亡” (“JOIN, or DIE”) 的政治漫画, 号召联合反英。革命导师恩格斯也非常重视利用漫画这个武器, 他在致马克思的信中写道:“有一位热心的共产主义者, 画讽刺画并开始创作历史画的美术家, 他的名字叫泽耳, 两个月以后将要到巴黎去。我将把跟你们接头的地点告诉他。你们大家都会喜欢他的, 因为他是一个非常热情的人, 爱好音乐和绘画, 作为一个讽刺画家是会用得着的。[3]”
  
  清末, 初生的漫画新闻充当了反帝、反清的有力武器。《瓜分中国图》 (《时局图》) 被刊登在《俄事警闻》上, 并附《现势》一文。文章呼吁:“请我们四万万的中国人, 都开着眼看看, 扪着心想想, 恐怕不知不觉要赶紧去想法子了。”“上海别发洋行寄卖, 各位可以买一张, 拿回去给小孩子看, 恐怕讲到明白时, 连七八岁的小孩子, 也都要发起愤来。[4]”这则漫画新闻不仅反映了革命派的心声, 也同黄遵宪等非革命党人有着情感共鸣。眼见瓜分之祸的黄遵宪多次赋诗。一次因“近见西人势力范围图, 竟将长江上下游及浙江、湖南指入英吉利属内矣。”赋诗谓:“当心忽压秦头日, 画地难分禹迹州。[5]764-765”其后, 又赋诗曰:“仰天击缶唱乌乌, 拍遍阑干碎唾壶。病久忍摩新髀肉, 劫余惊抚好头颅。箧藏名士株连籍, 壁挂群雄豆剖图。敢托鸩媒从凤驾, 自排闾阖拨云呼。[5]797”不管黄遵宪是否因《时局图》而赋诗,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 那就是他的心境同《时局图》所示并无二致。《俄事警闻》及继起的《警钟日报》在利用漫画新闻反帝方面可谓不遗余力, “常常围绕抵御外侮、恢复国权、抨击清政府外交腐败、唤醒国人的宗旨刊出漫画新闻”;“据研究者统计, 全部73期的《俄事警闻》和《警钟日报》, 共发表漫画37幅, 其中绝大部分漫画新闻都是根据记载在‘昨天’或‘前天’的该报或其他报纸上的新闻素材而创作的。[6]27-28”
  
  《时事报馆戊申全年画报》所辑《考察宪政》等漫画新闻则着眼于对清政府的冷嘲热讽。《中国近现代漫画新闻史》的解析颇有味道, 不妨摘录如下:
  
  《考察宪政》的画面上, “考察宪政大臣”如同一个渔夫, 拿着渔网正准备撒向海水中的“考察之宪政”月亮。这月亮只是天上“各国之宪政”在水中的美丽倒影。“水中捞月”是佛教的一个寓言故事, 据《僧只律》载:佛以诸比丘说, 过去世时, 伽尸国波罗奈城有五百只猕猴, 一日在林中玩耍, 到一井边, 猕猴主见井水中有一月亮 (影子) , 于是对同伴说:月今日死, 落在井中, 我们应把它捞出来, 以免世间长夜暗冥。但众猴不知如何下手, 猕猴主见井水中有一树, 乃说:我捉树枝, 汝捉我尾, 辗转相连, 乃可出之。于是众猴辗转相捉, 树弱枝折, 结果群猴都掉进井里。佛陀以此故事比喻那些自以为是, 分不清虚实, 害人害己的外道邪师。后来民间就把到水中去捞月亮比喻为去做根本做不到的事情, 只能白费力气。《考察宪政》揭露和讽刺清廷派人出国考察西洋宪政, 实质上只是一出捞月的荒唐的把戏[6]39.

新闻

  需要指出的是, 这个时期的外国报刊也常刊载同主题的漫画新闻, 然而, 自刊载初衷而言, 却与中国报刊大异其趣。拿《时局图》来说, 英、德等国都曾刊出类似主题的漫画新闻, 其中尤以英国漫画新闻《列强瓜分中国》最为震撼。该图中, 在象征列强的熊、狮子等野兽的环伺和攻击下, 象征中国的龙已奄奄一息[7].英国的这则漫画新闻, 所要表达的意思并非是要警醒中国人, 去反对包括英国在内的诸列强, 而是秉持一种看客的心态, 对中国的遭遇不仅没有同情, 反带几分鄙夷与揶揄。这是国际漫画新闻的一贯作派:“ (法国) 二月革命纪念日前不久, 当卡尔利埃 (警察局长) 下令砍掉自由之树的时候, 《笨拙》 (”Punch“, 全名”Punch, or the London Charivari“, 系英国漫画刊物) 刊登了一幅自由之树的画, 画中有棵树的树叶是刺刀, 果实是炸弹, 在这棵长满刺刀的法国自由之树的旁边, 有一首歌词歌颂一棵出色的结满丰硕果实---pounds, shillings and pences[英镑, 先令和辨士]的英国自由之树。”马克思和恩格斯斥之为“生意人惯用的恶毒挖苦”[8].在1874年的日本侵台事件中, 作为旁观者的《日本笨拙》 (“The Japan Punch”) 设置专栏“新出爆笑大汇演---台湾” (“The New and Laughable Extravaganza'Formosa‘”) , 对中、日肆意奚落:一会以鹅喻日本, 笑其愚蠢无知;一会揶揄中国, 讥其外强中干、徒有其表, “ (漫画中) 中日双方分列擂台上的’前线‘两侧, 穿有龙形图案衣服的中国人, 拖着鞭子, 手持长棍, 口中喊着:’你你你你……过来‘;另一边是一个身材瘦削的日本人, 手持短棒, 口喊:’过来‘.[9]”
  
  有论者谓:“ (清末民初) 随着资产阶级革命民主运动的风起云涌, 漫画创作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繁荣, 形成了我国漫画发展史上第一个高潮。[1]19”即是说, 中国漫画新闻与生俱来的斗争性, 随着斗争形势的不断深入, 愈发猛烈。
  
  二、漫画新闻战
  
  “五四”后的数年间, 中国漫画新闻界一度沉寂。这短暂的沉寂随着“大革命”的兴起而打破, 中国大地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漫画新闻战, 无论是革命的一方, 还是反革命的一方均重视、利用漫画新闻这个武器。在以往的漫画史研究中, 研究者往往只注意革命的一方, 而忽略了反革命的一方, 如《中国漫画史》对“工农运动及北伐军中的漫画活动”叙述甚详, 对反革命的漫画活动却只字不提, “事实上, 北军 (北方军阀) 进行’反赤‘宣传时, 亦相当重视漫画。[10]79-89”而且, 双方的有些漫画简直是针锋相对。大家熟知的《一个骨瘦如柴的农民, 怎能受那许多人的吸吮》, 刊登于江西农协主办的《农民画报》上, 画中地主、土豪、劣绅、贪官、污吏、帝国主义以及军阀等各持一根吸管, 对准一位骨瘦如柴、愁眉苦脸的老农吸吮。“虽然从艺术表现手法上看还略显朴拙、粗糙, 但农民哀苦的神情和帝国主义者、军阀、地主、土豪、贪官、污吏、劣绅的贪婪神情, 则表现得惟妙惟肖, 活灵活现, 其较强的思想性无疑会使之具有很强的宣传鼓动性。[6]276”与之相对应, 反革命的漫画新闻则历数“赤化”之“罪”, 也颇具“吸引力”:“在上海, 北军 (军阀) 的宣传漫画亦随处可见。这些漫画有的还相当具有’吸引力‘.当时上海报纸曾报道过这样一幅漫画:画面上2/3的篇幅是画, 1/3的篇幅是文字。文字写的是’赤化贼党, 抢人财产, 奸人妻女, 天理何在!良心何在!‘画面是一个军官, 臂缠’赤化‘字样的袖章, 手握一支手枪, 打在一个男子身上;男子旁边画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子 (该男子之妻) .裸体女子乳峰高耸, 身材丰满, 据称与当时上海流行的模特儿形象相像, 颇引来众人围睹。[10]79-89”
  
  “大革命”失败后, 由“大革命”开启的漫画新闻战, 在国民党内部及国共两党间展开。在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前夕, 一幅以“南昌市党部宣传部”名义制作的漫画《新军阀蒋介石甘自向坟墓里摸索前行》, 便已对蒋展开攻击。图中的蒋介石被描绘成军阀模样, 双眼被蒙, 在标示“死亡”箭头的荒原上, 朝着“中国国民党蒋介石之墓”“摸索前行”, 墓碑上一只乌鸦不停地对他喊着“欢迎、欢迎……”, 坟墓之巅飘扬着一面日本“膏药旗”.蒋、汪决裂后, 蒋介石宣传系统也充分利用漫画新闻, 对汪精卫为首的改组派予以攻击。《中央画刊》刊出了梁又铭等创作的系列漫画新闻, 一方面指斥改组派为苏俄走狗, 如《苏俄玩弄改组派之真相》, 图中的改组派骑在一只标有“青年”字样的羊上, “苏俄”在其身后敲锣驱赶;而在《改组派---苏俄的走狗》一图中, 改组派则被直接赋予狗的形象, 手中抱着钢枪, 头上套着圈圈, 而“苏俄”手握圈圈, 将其牢牢拎住。另一方面讽刺改组派饥不择食, 利用旧军阀。如《叫花子食死蟹只只好!》, 图中改组派被描绘成叫花子, 面对一堆死蟹 (吴佩孚、张宗昌、吴光新以及安福系) , 拿起即食。此外, 甚至不惜对汪本人进行人身攻击。如《汪精卫的真面目》, 将汪描绘成“人面狗身”的形象。有研究者指出“在1929-1930年间的《中央画刊》漫画文宣里, 针对中共的攻击极少, 我们可以合理地推论, 对于南京中央而言, 或许此一阶段改组派比起已擎起武装暴动大旗的中共具有有更大、也更立即的威胁。[11]”而此一时期, 红军却积极利用漫画发动群众、瓦解敌军, 并根据当时的实际, 常以墙报、手绘等形式呈现。如“ (苏区的) 一面墙上画了一只兔子和一只老鼠, 兔子上方写着:’蒋介石是野地里的一只兔子‘, 老鼠上方写着:’冯玉祥是一只老鼠‘, 旁边的文字写道:’老鼠说:小白兔, 小白兔, 你是我的哥哥, 我是你的弟弟;白兔说:老鼠, 老鼠, 你的尾巴长, 我的尾巴短, 我不是你的哥哥, 你不是我的弟弟‘.[12]”讽刺的是蒋冯反目, 甚是有趣。此外, 左翼文化力量在国统区也积极利用漫画新闻对国民党当局予以揭露和抨击。如《漫画生活》的“开场白”即谓:“世界是一个大舞台。人人是扮演悲喜剧的脚 (角) 色, 人人又是悲喜剧的观众。舞台上的节目虽然天天在变更, 但总走不出悲喜剧的范围。我们且翻开今天的节目来看看:战乱、失业、灾荒、饥饿的大悲剧占据了这动乱时代的大舞台。[13]”这表明其将致力于揭载社会阴暗面, 予反动当局以打击。在实践中, 也的确是这样做的, 因此, “其画稿和文稿常常被删改甚至抽去”, 出版至第十三期时被迫停刊[1]123.继之而起的《漫画和生活》, 愈挫愈勇, 画风更加激进, 因此, 仅仅出版4期便遭查封, “罪名”是“一、鼓吹阶级斗争意识;二、反对现政府;三、鼓吹苏联革命成功。[14]”
  
  抗日战争时期, 在军事作战之外, 中日双方都高度重视漫画新闻战。全国抗战伊始, “上海漫画界的王敦庆、鲁少飞、叶浅予等人组织成立了’上海漫画界救亡协会‘, 组建了救亡漫画宣传队, 领队是叶浅予, 队员有胡考、张乐平、特伟、席与群、陶金也与梁白波等6人。宣传队就是抗战期间在全国各地巡回工作的’军事委员会政治宣传部漫画宣传队‘的前身, 这支队伍后来不断壮大, 成为’中国战时一支坚强精锐的漫画战斗队伍‘.救亡漫画宣传队的任务是’一、使各地民众明了抗战救亡的意义;二、鼓动前线将士杀敌情绪;三、唤起并组织各地漫画界, 负起同样的使命。‘[15]”这一时期, 涌现了一批又一批如匕首、投枪的漫画新闻。如丰子恺所绘《狂炸也, 娘背乳儿逃, 未到防空壕畔路, 玲珑脑袋向天抛, 热血怒于潮》, 真是令人出离愤怒。丰子恺以所见入画, 画面相当震撼, 母亲背着幼儿疾跑, 幼儿头悬半空, 地面炮火连天, 空中又有两枚炸弹飞来。敌后根据地的漫画新闻斗争也相当活跃, 《晋察冀画报》等报刊刊载了大量的漫画新闻, 极大地鼓舞了根据地人民的抗日斗志。如《草木皆雷》, “画面上, 一个日军士兵拿着探雷器在小心翼翼地探测地雷, 地上的草、石头、小树枝等, 都被画上圈, 标上’地雷大大地有‘’危险‘等字样, 另外几个日军士兵紧紧跟在其后, 有的断臂丢腿, 有的垂头丧气, 一副风声鹤唳、草木皆’雷‘的极度恐慌模样。这则漫画新闻生动地描绘了地雷战对敌人造成的威慑。[6]748”日本方面, 则主要利用漫画新闻, 夸耀自己、诋毁他国、蒙蔽人民。如《请看日军和蔼可亲的态度》, 将鬼子进村后的惨状描绘为太平盛世, 画中一派安定祥和的景象, 车水马龙的集市上, “皇军”与沦陷区人民亲密无间:手举“太阳旗”的小朋友在同“皇军”逗乐, 有的被“皇军”抱在怀中, 有的被“皇军”顶在肩上;“皇军”和颜悦色地同小摊小贩做着交易, 而负重前行的车夫则获得“皇军”的鼎力相助……针对日本报刊欺骗舆论的事实, 《抗战画刊》发表了题为《新闻的欺骗》的漫画新闻, 对日本媒体的谎言予以无情的揭露与嘲讽:“画面上, 一位日本读者正坐在屋内看一张《东京日报》, 报纸上是'XX师团占领某地, 我军无一死伤’的消息。而窗外一队返回的日军, 全是丢胳膊少腿之人, 更有一人高举招魂幡, 为死在中国的日本兵招魂, 一派凄惶颓丧之状。[6]714”
  
  解放战争期间, 大量的漫画家自觉站在人民的立场, 以反内战、反专制、反迫害等为己任, 纷纷向国民党反动当局宣战。张文元曾这样写道:
  
  漫画艺术运动, 从五四新文化运动而救亡运动, 而抗战, 二三十年来就没有停过脚步。无疑的, 现在又开始了一个新的运动与任务。残余法西斯还待扫清, 顽固的封建者与反动者并未因新时代的到来而消灭。现在是建国时期, 为人民, 为民主, 为团结和平而贡献我们力量的时刻又到了, 我们一定要向违反人民意志破坏和平团结的任何敌人宣战, 并为新中国漫画艺术运动开辟一条自由广阔的大道!在今天, 创作自由与发表自由的权利将要捏在自己的手里, 就要看我们如何抓住这权利, 如何发挥这权利了[16].
  
  这段话, 恰如其分地概括了中国漫画新闻的斗争史, 也说出了绝大多数漫画家的心里话。他们团结一心, 创作了许许多多堪称经典的漫画新闻。如沈同衡创作的《安得不反》, 利用汉字的特殊结构, 巧妙地表达了“官逼民反”的朴素道理, 同时亦无情地嘲弄了反动派迫害人民的下场。“《安得不反》的画面上, 国民党军人与百姓争‘饭', 结果’饭‘字中的’食‘被军队抢走了, 老百姓手中只剩下’反‘字。’民以食为天‘, 抢走了老百姓的’食‘, 老百姓安得不反?[6]912”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抨击势必引起他们的不满和报复, 尽管周恩来曾对丁聪、沈同衡、张文元等人指示过, “黎明前夕, 有一段时间将更为黑暗, 要保存实力。露骨的政治讽刺画无处发表时, 可以发表一些社会漫画, 例如物价上涨, 民不聊生等等。这同样是政治斗争。[1]236”但在与国民党反动当局作斗争的过程, 不少漫画家还是遭到了反动当局的恐吓与迫害。其中, 轰动全国的大案当属“上法事件”1.
  
  尽管中国近现代漫画新闻在发展过程中还有着其他主题, 但在某种意义上讲, 一部中国近现代漫画新闻史, 就是一部革命与反革命、侵略与反侵略的斗争史。因为, 此类漫画新闻的数量之多、时空跨度之大、影响之深远非其他主题所能比肩。因此, 身感漫画新闻力量的郭沫若, 对其大加赞扬:
  
  和新闻记者一样, 我们要赞礼漫画家。特别在这一两年的期间, 漫画界朋友们的努力是怎样惊人呵!他们的脑筋是精神上的原子弹。别的地方暂且不说, 上海的几份进步的民间报纸和杂志, 有那 (哪) 一天那 (哪) 一期能够离得开漫画?漫画不仅等于我们的烟, 我们的茶, 而且等于我们的饭了!我佩服那机智的锐敏, 深刻, 丰富而健康。我惊讶于出版家们为什么没人收集起来出它几部《漫画大全》, 那应该是可以使不识字的大众读者们把它当成食粮的![17]
  
  上述浅见, 就是笔者读《中国近现代漫画新闻史》的收获。该书对中国漫画新闻主题的呈现, 可谓是详尽之至 (并不仅仅限于斗争主题的梳理和分析) , 从而既全面地展现了中国近现代漫画新闻的演进史, 又为中国新闻传播史勾勒出了另一幅别开生面的样貌, 为人们理解中国新闻的演进提供了另一种线索。
  
  参考文献
  
  [1]毕克官, 黄远林。中国漫画史[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 1986.
  [2]林奇。西方漫画史[M].张春颖, 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 2011:127.
  [3]马克思, 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27) [M].中共中央马恩列斯着作编译局, 译。北京:人民出版社, 1974:8.
  [4] 初生。现势[N].俄事警闻, 1903-12-15.
  [5]黄遵宪。人境庐诗草笺注 (中册) [M].钱仲联, 笺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1.
  [6]胡正强。中国近现代漫画新闻史[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18.
  [7]华少庠, 隋舟。冲突与融和:图说世界格局中的晚清[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 2004:116.
  [8] 马克思, 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7) [M].中共中央马恩列斯着作编译局, 译。北京:人民出版社, 1974:343.
  [9] 聂友军。 1874年横滨英文报刊对“台湾远征”的报道--以《日本笨拙》与《〈日本邮报周刊〉为中心》[J].年报:非文字资料研究, 2014 (10) :251-262.
  [10]王奇生。北伐中的漫画与漫画中的北伐[J].南京大学学报 (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 , 2004 (3) :79-89.
  [11] 张世瑛。派系与宣传--中国国民党内部的漫画战 (1928-1931) [J].国史馆馆刊, 2015 (44) :47-90.
  [12]刘丽群。红军漫画的宣传艺术[J].新湘评论, 2014 (4) :39-41.
  [13] 黄士英, 等。我们的画[J].漫画生活, 1934 (1) :1.
  [14] 国民党中宣部。二十五年度一月份至三月份查禁刊物一览表[M]∥毕克官, 黄远林。中国漫画史。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 1986:123.
  [15] 刘椿。抗日战争中的漫画宣传运动[J].学术研究, 2004 (6) :112-116.
  [16] 张文元。每周漫画[J].联合画报, 1946 (169-170) :18.
  [17] 郭沫若。新缪司九神礼赞[J].文萃, 1947 (14) :3-6.
  
  注释
  
  1 “当五月三十日 (1948年5月30日) , 《送葬曲》连同《春梦图》、《火的洗礼》, 在上海法学院由该院十多个学生社团出面以《反对美帝扶日时事漫画展览》名义展出。当天就有反动分子到会场寻衅。五月三十一日, 国民党特务多人闯入会场, 抓走了学院的三个自治会负责同学 (系中共地下党员刘鉴农、茹哲甫、姚景韩, 均被国民党特种法庭判处徒刑一年半) , 并抢走了四幅漫画 (即《送葬曲》中的《又一个袁世凯》、《快到了》、《等量》以及《血不白流》) .”这就是震惊全国的“上海法学院事件”, 简称“上法事件”.参考毕克官, 黄远林。中国漫画史[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 1986:247.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
我们的服务
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