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京剧《钓金龟》中康氏人物的念白、唱腔与表演

作者:原创论文网 时间:2018-04-17 19:17 加入收藏

  京剧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生活中的人物在京剧舞台上被分为生、旦、净、丑四大行当,而其中的老旦行当也自是独具风格。老旦扮演的是头发黪白或全白的中老年妇女,唱念用本嗓,面部化妆比较淡,根据表演风格不同,老旦又可分为“唱功老旦”和“做工老旦”,纵观老旦行当塑造的人物形象来看,一般多是心地善良、忠勇正义的老妇人。
  
  《钓金龟》是《金龟记》中的一折。这是一出老旦应工的唱功戏,也是老旦行当的开蒙戏和看家戏。它的故事情节家喻户晓:剧中主要人物康氏,生活在河南孟津,生有二子,长子张宣,次子张义。张宣进京赶考,一去未归。康氏依靠次子张义钓鱼为生。一日,张义钓得一只金龟,又获悉兄长得中进士,当了祥符县令,其嫂王氏得信后,瞒着康氏母子私自离家去找丈夫张宣。母子闻讯后,愤慨之极,张义便以金龟为路资到祥符县与兄长辩理,去后多日杳无音信。康氏朝思暮想,心神不安,不顾长途跋涉之劳苦,单身上路,奔赴祥符县寻找张义。谁知张义找到兄长张宣,其嫂王氏见张义手中金龟顿起歹意,为得此物,将张义害死。康氏为寻张义随后而至,质询张义下落,张宣谎言推脱,康氏逼问,才得知张义已亡,悲痛欲绝,怒斥张宣并为张义守灵做伴。夜晚守灵之时,张义托梦告知康氏自己含冤而死,并让老母替他申冤。康氏醒来见张宣心神不定,怀疑此事定有蹊跷,最终决定去至开封府与张义申冤报仇。
  
  李多奎先生演唱的《钓金龟》自20世纪20年代始,成为老旦行当的经典名剧,街头巷尾时常有人摹学哼唱。李先生一生都对《钓金龟》一剧情有独钟,不断进行加工处理,使艺术形式与人物性格、特定情境结合得非常贴切,并且在唱腔上,更体现出一种凄婉美,十分耐人寻味。
  
  《钓金龟》是老旦必学剧目,现将自己学习这出剧目心得总结如下。
  
  一、康氏人物“念白”
  
  京剧老旦念白分京白、韵白两种,老旦的韵白包括“引子、自报家门、定场诗”等,康氏的念白用的就是韵白,如开场康氏上场时念的“引子”(家无隔宿粮,饥寒实难当)在音色上强调苍音、念“饥寒”二字时强调的是立音,“实难当”三字即为吟唱。后面四句定场诗(老身生来命运薄,好似路旁草一棵,过了今年秋八月,不知来年待如何)是一种押韵的诗词,因为用的是韵白,里面“生”念“shen”,“命”念“min”,“棵”念“kuo”,“何”念“huo”.虽然就四句但这里面的字念时非常讲究,必须按着上韵来念,而且这四句在也存在韵律化、节奏感和朗诵化,给人一种沉稳严肃之感。
  
  二、康氏人物“唱腔”
  
  《钓金龟》这出传统剧目的主题显而易见:一方面表现康氏不舍张义年幼,一片孝敬之心;另一方面怒斥张宣的不孝行为,宣扬了孝道主义和善恶有报,从而这出戏颇具人性化和教育意义。加之全剧的音乐、唱腔达到了一个极高的水平,十分悦耳动听,使这出戏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久演不衰,至今仍为观众津津乐道。
  
  在这出戏里老旦声腔里共鸣运用得十分广泛。共鸣腔的使用包括头腔、鼻腔、咽腔、口腔和胸腔等。老旦声腔为了突出女性声音的高、亮、柔等特性,往往更多的使用头腔、鼻腔和口腔的共鸣。一段好听的唱腔不仅要优美的曲调,还要有科学、巧妙的演唱方法,科学的演唱方法主要取决于气息的合理运用,我们老旦唱段非常讲究“气”的运用,有“气”乃音之帅的说法及“气粗则音浮,气弱则音薄,气浊则音滞,气散则音竭”的用气经验。不掌握科学的用气方法,是很难达到演唱字音的清晰、明亮、感情的准确、充沛和音质的刚柔完美。所以演唱者气息控制自如与否,往往决定着整个唱腔的演唱质量。在唱腔中,气息的运用一般有慢吸慢呼、急吸慢呼和提气、送气、偷气等方法。
  
  在《钓金龟》一场中,康氏唱【二黄慢板】“老天爷睁开了三分眼”演唱时要情绪激昂,声腔饱满,“老天爷”三字要求气、声、吐字同时到位,唱出力度,发声时要多用胸腔、鼻腔共鸣。当然,在运用共鸣时,气息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此时用“提气”的方法演唱,气息上下要通畅,“老”字要注意归韵,唱腔的尾音收在“O”音上,“爷”字唱腔的尾音气息要饱满。唱“睁(哪)开了三分眼,唱”睁(哪)“时,口腔要打开,唱出后马上归入鼻腔,气息要用力给一下,把”哪“音唱出来,注意不要包音,”眼“字要运用”耸起“的方法演唱,由快到慢再到后面小腔的运用,快与慢相结合,要将字头、字腹、字尾清晰送出,用慢吸慢呼的方法演唱。唱”母子们离却了那鬼门关“字时,气息要顺下来,”门“字声音要用提气的方法给出来,要运用好丹田气,尤其是”鬼门关“气息千万别背道而驰,否则声音出来发闷。这里注意”关“字的唱腔是老旦行当最有特点、韵味的唱腔,行腔时要把抑扬顿挫的劲头唱的洒脱、清晰。唱”这也是儿的孝心感动天地“之前,一定要提前运好丹田气,因”天“字唱腔需要丹田运气,气息要充足,快慢高低并存,”从今后享荣华再不受那贫寒“唱出康氏心里的喜悦感与知足感,韵味要足。
  
  老旦行当的演唱对大嗓的要求很高,因为它不仅要求表演者嗓音宽厚、亮堂、音质纯透,而且音域还得宽广,从低音到高音都要好。比如康氏唱【二黄散板】”指望养儿防备老,竹篮打水一场空“中,”一场空“三个字就展现出老旦嗓音的爆发力,尤其是最后一个”空“声音高亢、浓烈,里面”场“口型音要打开唱,气息也要运用好,千万不可把声音包住。要用提气的方法演唱,声音往前鼻腔里送,气息往下走,千万别憋气,使音色达到最高点,给人听觉上独特的声音魅力。
  
  康氏唱【二黄原板】”叫张义我的儿听娘教训“时,这句没有高音出现,但是唱出来不要像白开水一样没有韵味。”我的儿“唱出来要有力度,吐字要清晰,尤其是”儿“字舌头咬顶住,嘴唇要咬住声音,不要把音唱散了。要注意收音,这就要求气息必须要控制好,不要生硬。在后面”皆因是我的儿年小,娘在中年,我怕的是百年之后我身入九泉,难见儿那去世的先人“这里,”百“应该唱”bo“音,这几句在演唱过程中节奏紧凑高亢激越,唱腔非常优美,演唱时丹田气要运用好,”送气“时气息的储存十分重要,必须用于最需要处,以便演唱时情绪饱满而不致力竭声嘶。”这百年之后“字唱之前,要深偷一口气,要快吸快吐,这段【二黄原板】中,中间还需有换气的地方,一定要准确把握,避免偷气没有呼吸好,唱出时气力不足,影响唱腔的韵味,里面的轻重缓急也要把握好。
  
  在这三段【原板】中,唱腔和旋律特别紧凑,第二段”有几个贤孝子听娘来论,一桩桩一件件娘记在心“”有几个“三个字,行腔时用”急吸慢呼“的方法演唱,”个“(guo)字的行腔要有力度,把唱腔中的棱角演唱出来。”一桩桩一件件“咬字要有力度,”丁郎刻木莱子斑衣,孟宗哭竹哪杨香打虎,这都是那贤孝的儿孙,我那不孝的儿(啊),“这一大段唱不仅音乐旋律紧凑呼吸要均匀,里面要求吐字清晰,犹如珠落玉盘,尽管节奏紧凑,还是要把字音、字韵唱完整,行腔中好似唱中有念,念中有唱,是最极致的一种情感宣泄,让观众听得非常过瘾。在康氏唱到第三段【二黄原板】”这几辈贤孝子休得来论“中最后一句”老天爷在暗地里查询“”查“字最后发出的”啊“口腔要打开,声音要往前鼻音送,这样才能释放出更大的音量,带出更饱满的感情。这段唱腔要掌握好节奏的分寸,安排好层次,用”偷气“的方法演唱,力争用最省力的方法,唱出最佳的艺术效果。老旦前辈们为了顺应剧中人物的情感需要,通过唱腔与身段等多种表现手法,使这些唱段更准确、更饱满,唱腔设计得非常恰到好处,极具吸引力。
  
  总之,老旦的唱工要到位,不但要求声情并茂,还要口、手、身、步同时并用,缺一不可。因为老旦的唱,不能”傻唱“或”死唱“,眼神要与唱词所表现的情感统一,身、手、步也要有机地配合唱词所表达的情绪。老旦唱腔为了突出老年妇女音色中的雌音、苍音、沙音、衰音,要更多使用头腔、鼻腔、口腔、胸腔的共鸣。老旦行当的演唱中,除了正确地运用气息,发挥共鸣的作用以外,还要带着对剧中人物的情感,对声音进行过滤、美化,用唱腔将人物充分展现。
  
  三、康氏人物”表演“
  
  京剧老旦唱腔艺术是揭示人物内心世界,展示人物内心情感,增添人物艺术魅力的极其重要的艺术手段。老旦行当角色主要是中老年妇女,年龄一般从五十岁左右到百岁开外,老旦无论饰演什么身份的角色,通常扮演的都是正派的母亲形象。
  
  《钓金龟》中的康氏她的身份是一个家境贫穷、身居破万寒窑地位低下的老者,但她心地善良,和蔼可亲,又是一个有骨气的老者,在这里不能因为人物贫穷而表演的猥琐、低贱。
  
  康氏出场时她的脚步走法不同于佘太君的脚步,走起来膝盖弯曲,步伐略显蹒跚,上身微微前倾,有沉重的感觉,念引子、定场诗等言语中表现出康氏家庭贫寒,连温饱都解决不了,但为了供大儿子读书,再难也要坚持,小儿子张义为了奉养母亲,每天在孟津河下钓鱼。在这讲到张义很孝顺,这时面部表情要表现很欣慰,当张义钓鱼回来告诉康氏自己得了一个宝贝的时候,康氏以为是张义偷盗得来的,很是生气的批评张义,这时虽然没有大幅度的动作,但是面部表情和身体往右边轻轻一动表现出生气的样子。之前嘱咐过张义不准钓乌龟,又开始生气的训斥张义,在张义告诉康氏是金龟宝贝时,康氏让张义砸金龟给她看,康氏一看是真的金龟宝贝,由愤怒转为开心,起身从座位上走到前面,虚拟的拿着观看,一看是真的金子,这时康氏几句”啊,哈哈哈哈“身体往后仰了一下,这简单一仰身表现出内心的高兴。虽然这段对话没有大幅度的动作但是通过人物内心又生气到开心这种变化要表现给观众,需要演员要准确把握这个表演的”度“.在张义说到哥哥张宣得中以后,张宣的媳妇王氏私自去找张宣,临走时留下话,说让康氏母子冻饿死在寒窑,康氏在听到张义转述王氏的话后,刚才在喜悦中立马感到万分悲痛、伤心至极,浑身带着哆嗦的表演,用手指前说一句”好贱人“.这句要表现出人物内心愤怒要准确表现出来,康氏走到台前唱到”只望养儿防备老,竹篮打水一场空“,不禁摇头叹息,难过地抽泣、擦拭眼泪,表演时要表现出很可怜。
  
  康氏想到大儿子不养活自己,还有小儿子呢,她就把悲伤慢慢收起来,以可怜的模样跟小儿子说你哥哥不养活我了以后由你奉养我。但是张义为了气气康氏,也说不养活康氏了,这时康氏伤心地求张义,张义说道就是铁了心也不养活了,康氏觉得儿子都不养活自己了没有希望了就慢慢往前走,边走边唱”无奈何长街乞讨“,边唱边把右水袖往上翻,弯腰试着准备走出”寒窑“.这时张义突然拽住康氏说跟她开玩笑呢,哪能不养活她啊,康氏又从悲伤化为疑问的表情,问张义养活自己了,得到肯定之后,康氏才放下悲伤,表现出欣慰。
  
  当张义决定去祥府县去找兄嫂辩理时,康氏看着张义远去的背影,动作要配合声音一起表演。向外双缓袖,喊声”张义“停住,后再念”儿呀“,此时脚与身体要往前扑,并与念白同步表现。力度要控制得恰到好处,不能太过望下场门或者望的力度不够,亦不能望过去使自己的后背冲着观众,在康氏进窑门时虚拟表演,但动作做出来一定要逼真,因为戏曲舞台大多是无实物表演,只有当演员动作做到位(做到家)后,观众才能感受到场上”门“的存在,包括关上”门“以后,康氏弯腰进窑门的真实性要表现出来。这出戏中虽然康氏没有大幅度的动作表演,但是人物内心活动表演很丰富,我们要通过表情,肢体一一展现给观众,做到以情动人,以情感人。演员在表演的时候可以根据舞台效果的需要,选择适合自己的表演方式。
  
  同时应注意的是,一切表演的目的都是为了更好地塑造人物形象,李多奎先生曾言道:”演员是众人,演的也是众人“.这里应该强调塑造人物必须要重视角色的气质、形象,不可千人一面。《钓金龟》中的康氏虽然贫苦,但不低贱,所以要将人物塑造得贫而不贱、卑而不微,康氏的行动应该是沉稳、凝重,在抑郁忧愁之中带有镇定之感。
  
  四、自我与体悟
  
  京剧艺术有着非凡的魅力,它的脸谱、化妆,它的盔头、服装、道具,它的声腔,它的一招一式无不让人着迷。尤其谈到表演和塑造人物,众所周知的”唱、念、做、打“四种艺术手段即京剧表演的”四功“以及被称为”五法“的手、眼、身、法、步,都有着各自的技术、规格和方法。就像前辈艺术家曾说过:”手为势,眼为灵,身为主,法为源,步为根“(其中”法“是指戏曲表演所不能背离的规则和法度,否则就不是戏曲了。它是演员在舞台上展现戏曲表演意境和神韵的技法)。
  
  自从学习京剧老旦这个行当以来,笔者更加具体、直观地感受到京剧,尤其是老旦唱腔的魅力,它特有的感染力深深吸引着笔者。
  
  综上所述,老旦的唱腔不仅要把韵味唱出来、唱到位,还要声情并茂,口、手、身、步同时并用,缺一不可。为了突出老年妇女的音色,要善用头腔、鼻腔、口腔、胸腔的共鸣。老旦的念白吐字要清晰,喷口要有力,这是学习京剧老旦念白的基本功,讲究”字头清晰、归韵准确、收声到家“.在老旦表演方面,则要与唱、念并行,正所谓”无声不歌、无动不舞“.
  
  本文仅以《钓金龟》一剧为例,通过跟老师学习结合自己的学习心得,分析了京剧老旦行当的唱、念与表演的艺术魅力。因水平有限,不足之处,尚请专家老师多多指正。在今后发展的道路上,定会一如既往地继续努力学习京剧前辈的敬业精神,继承传统,革新发展,为京剧艺术、戏曲艺术的进一步发扬光大贡献自己的力量。

  参考文献:

  [1]娄悦.说李多奎[M].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2014.
  [2]李丽萍.学京剧之老旦篇[M].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2008.

京剧《钓金龟》中康氏人物的念白、唱腔与表演相关文章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
别人都分享了,你还在等什么?赶快分享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