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论戏曲音乐的特性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18-09-03

  摘要:中国戏曲博大精深、源远流长, 戏曲音乐在其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虽各剧种音乐风格多样、色彩各异, 但在音乐表现特征上仍拥有一些共性, 即个性化、情节性、戏剧性、程式性、象征性。

  关键词:戏曲; 戏曲音乐; 特性;

  Abstract:Chinese opera is extensive and profound, with a long history, and music plays a very important role in it.Music has different styles and colors, but it is featured in music.As well, there are some commonalities, such as characteristic, episodic, procedural, dramatic, symboic.Music drama is limited by drama, but its characteristics are here.

  Keyword:characterization; plot; programmable; dramatics; symbolic;

  中国戏曲发展距今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 其剧种繁多, 现有300多个。在中国戏曲所包容的艺术元素里, 音乐始终占据极为重要的地位。从某种意义上说, 离开了音乐, 中国戏曲也就不复存在, 至少不再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戏剧形态了。虽然中国各地方言不一, 剧种风格多样, 其音乐色彩也是绰约多姿、争奇斗艳的, 但就戏曲音乐自身的特性而言, 它们又拥有一些共性, 即戏曲音乐的个性化、情节性、戏剧性、程式性与象征性。
 

戏曲音乐
 

  一、戏曲音乐的个性化

  戏曲音乐主要由唱腔和伴奏音乐组成。无论是传统戏曲还是现代创作剧目, 都有很多脍炙人口的唱腔选段。这些唱腔优美动听, 朗朗上口, 具有巨大的情感魅力和深刻感人的力量。观众不仅爱听, 而且常常会被剧中人物的感情所深深打动。《海滩别》是黄梅戏《风尘女画家》中的男女对唱的经典唱段, 在民间广为传唱。其之所以广受欢迎, 不仅因为它的曲调优美, 音乐主题具有个性化的色彩, 还在于它通过动人的音乐表达了主人公内心真挚的思想感情, 音由心生, 情景交融。无独有偶, 黄梅戏《天仙配》、《女驸马》和《江姐》之所以久唱不衰, 也是因为这些剧中主人公的唱腔真实地反映出剧种人物鲜明的性格特征, 给观众留下了深刻记忆。

  二、戏曲音乐的情节性

  任何一出戏剧, 都离不开情节, 戏剧人物的性格依赖于戏剧情节矛盾的发展而得以体现。戏曲音乐应当依循戏剧情节的起伏与发展, 将剧中人物的思想感情和个性特征淋漓尽致地加以体现。在这方面, 戏曲音乐的创作有其一整套戏剧化的造型手段与表现方法。它既可以通过速度、节奏的快慢急缓设计, 也可以通过音色的对比、调性的转换等手法来揭示戏剧情节的发展脉络, 达到不同的艺术效果。在黄梅戏的经典剧目中, 所有唱段的组合都是结合戏剧情节来展开的。换句话说, 每段唱腔都不是孤立存在的, 都是依照戏剧情节性的要求而加以创作的。

  三、戏曲音乐的戏剧性

  从广义角度上来说, 戏剧性 (theatricality) 是美学的一般性范畴, 它将人物的思想感情、意志及其他心理要素通过舞台动作、念白或对白、面部表情等直接诉诸于观众的感官。在这个过程中, 戏曲音乐起到了非常重要的表现和烘托作用。现代京剧《红灯记》中的李铁梅唱段“听罢奶奶说红灯”, 用的是西皮散板。《智取威虎山》杨子荣的“迎来春色换人间”唱段, 则是二黄散板。这两段散板音乐, 使用的都是“紧打慢唱”的特色手法, 给观众以强烈的艺术感染。这和中国古代音乐历来追求清、静、淡、远之意境, 刻意控制使用动感强烈的鲜明节奏的传统美学理念一脉相承。“乱锤”是戏曲打击乐中的一个独具特色的锣鼓点, 用到一些戏剧场面, 可以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比如京剧《空城计》中就有这么一个情节, 当诸葛亮听说司马懿已大军压境, 而诸葛亮的所有兵力均被调遣在外, 救援不及, 情况危殆之时, 为了渲染敌军即将到来的迫在眉睫的紧张气氛, 乐队打响了“乱锤”, 有力地烘托了诸葛亮束手无策、焦躁不安的心情。

  四、戏曲音乐的程式性

  中国戏曲最大的表现特点之一就是它的程式性。戏曲音乐自然也不例外, 其程式性一方面体现在对板式唱腔、曲牌、锣鼓点的运用;另一方面, 则表现在贯穿戏剧演出的整体音乐结构、唱腔板式 (曲牌体与板腔体) 上。不同剧种的唱腔体系, 其音乐程式的组合也各不相同。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以曲调为框架主体的程式性。无论是曲牌也好, 腔调、板式也好, 其法式与规程都十分讲究。这主要体现在句式、结构、起落音、板式、唱腔起落的板眼位置等方面。

  二是规范的曲调连接。曲牌板式的连接有其一定的规律。戏曲音乐理论家将之总结为散、慢、中、快、散的板式顺序。其具体做法是:在曲牌体的唱腔结构中, 限定各种套数的构成。长套也好, 短套也罢, 其组合方法通常是在前面加有引子, 中间夹杂若干支曲牌, 最后再缀以尾声。

  三是程式性的整体布局。在黄梅戏中, 通常将平词、二行、三行以及火工联用、平词等依次展开。

  以上这些戏曲音乐的程式性均带有一定的相对性, 根据不同剧目戏剧内容的要求, 戏曲音乐的程式性往往带有灵活性和变通性。

  五、戏曲音乐的象征性

  “取其意而弃其形”是中国戏曲艺术在表现现实生活时运用的一种方式, 犹如中国画之写意山水, 用笔势的纵横将生活中一切美好的事物加以体现。在这个过程中, 虚拟的手段与弹性的时空是艺术家们常常采用的手法。艺术家们为了使空旷的舞台具有环境的真实感, 时常会采取用音乐描写环境、渲染气氛的手法, 让观众在想象中去体验环境的真实感。黄梅戏《女驸马》“洞房”一场中, 用简单的三声锣响 (“三更锣”) 就把观众一下子带入了子夜时分。《天仙配》中同样也有“钟声催归”的场面。都是简单的几声锣响, 却给听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戏曲音乐这种高度的概括力与象征性, 无疑为整个戏剧的表现增色不少。有时, 戏曲音乐也会用特定的音乐主题来体现这种象征性。如由安徽黄梅戏艺术职业学院创演的大型现代黄梅戏《忠魂曲》当中, 为了表现杨开慧在奔赴刑场时的大义凛然, 别开生面地使用了《国际歌》的音乐主题。如果说前面所提到的“钟声响起”的例证是对时间与空间的高度概括, 那么这里的音乐主题的呈现则是在瞬间完成了对剧中主人公精神品格的展现, 其象征性意义同样非常突出。

  六、结语

  戏曲音乐创作是有其自身独特艺术规律及特点的, 尊重这些艺术规律, 重视它的艺术特点, 对于优秀戏曲音乐的创作而言无疑是具有启发意义的, 也是值得我们加以思考和深入研究的。

  参考文献
  [1]王耀华.中国现代戏曲音乐创作的三维特征[J].福建艺术, 2009 (1) :5-9.
  [2]傅谨.中国戏剧艺术论[M].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 2000.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