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视域融合视角探析误译与改译的本质不同

作者:原创论文网 时间:2018-12-06 17:00 加入收藏

摘要

  Abstract:The similarity of mistranslation and adaption as two forms of translation show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source text and translation text, but in fact there is intrinsic differences between them. Based on the fusion of horizons, the research indicates the translator's horizon is fused with the horizon of source text to a large degree as for adaption. However, as for mistranslation, there is no sufficient fusion between them. Without fusion, it can not be categorized as translation because of disobeying its purpose. Therefore, mistranslation should be avoided not advocated.

  Keyword:mistranslation;adaption;fusion of horizons;

  理解和表达是翻译的两个重要过程。林夏认为:“翻译是译者充分发挥主体性, 对源语文本进行解读, 再基于译者意图, 将源语语义再现的过程。”[1]其实, 一部作品一旦被翻译成另外一种语言, 必定存在一定程度的变形。即可能被译入语读者认可, 有可能被诟病。误译和改译, 便是较为常见的翻译变形样态。

视域融合视角探析误译与改译的本质不同

  误译与改译, 都表现为原作与译作的差异性, 但却有着本质区别。误译指的是错误的翻译, 为正确翻译的对立面。误译在佛经翻译中主要表现为“失本”“失实”“不达”“乖本”等[2]。误译涉及对原作意义客观性和准确性判断的偏差。然而, 译学界却一直存在着对误译的积极评价。究其原因, 是未能将误译与改译区分开来。鉴于此, 本文拟从哲学阐释学的核心概念———视域融合的视角, 探析误译与改译的本质不同, 从而为改译正名。

  一、翻译过程中的视域融合

  作家写完作品之后, 实际上只是半成品, 需要读者的阐释, 作品才真正产生意义。读者所处的历史、传统以及自身的知识的不同, 都会造成文本意义阐释的多样性。翻译过程, 包括译者对原作阐释, 以及用译入语对所阐释意义的再现。译作总是译者在各自的历史背景下, 结合自身的经历和学术背景, 为文本对话, 将自身视域与原作视视域相融合的产物。最终是要实现读者视域与原作视域的融合。

  “视域”源自哲学, 表示思想和有限规定性的联系和扩展看视范围的步骤规则[3]。海德格尔把“视域”引入存在论。在他看来, “视域融合”是“存在”自身的澄明与显现。伽达默尔受到海德格尔的启发, 在其经典之作《真理与方法》一书中, 系统地论述了哲学阐释学思想, 视域融合就成为其的核心概念之一。伽达默尔认为:“视域就是理解者视力所及的区域, 这个区域囊括了从某个立足点出发所能看到的一切。”[4]伽达默尔指出, 翻译的前提是对原作的理解, 译者带着自己的“前见”与原作对话的“视域融合”的过程。从翻译过程来看, “视域融合”就是原作视域、译者视域之间的碰撞和交融, 最终形成译作视域。任何一部译作从形成到接受, 都要经历两次“视域融合”, 即原作视域与译者视域的融合, 译作与目的语读者的视域融合。

  1. 原作与译者的视域融合

  原作和译者都有各自的视域。原作一旦形成, 原作视域就被确定了下来。译者视域是译者在特定的时代背景下由其自身的价值取向、所秉持的翻译观、文化背景、知识结构、审美情趣等所决定的。译者对原作的理解是翻译的前提。在理解过程中, 译者结合自身视域与原作对话, 与原作视域发生融合, 从而理解原作的内涵。原作视域与译者视域的融合就会产生一个全新的视域。这是翻译过程中第一次视域的融合。此次视域融合的程度越高, 译者对原作理解也就越深刻, 翻译的准确度相应地也就越高。

  2. 译作视域与译入语读者视域的融合

  翻译过程中的第二次视域融合, 是译作与译入语读者视域的融合。这是译者翻译的最终目的之所在。第一次融合中, 译者视域与原作视域的融合形成了一个新视域, 译者结合译者意图, 将用译入语表达出来, 也就产生了译作视域。从译作在译入语中读者接受出发, 第二次视域融合主要是译作与读者之间。要想得到译入语读者的认可, 译者必须关注读者的期待视域, 找到原作与译入语文化间的契合点, 基于自身的理解, 与潜在的读者对话, 发挥主观能动性, 努力协助读者视阈与译作视域进行融合, 从而完成整个翻译过程。

  显然, 原作、译者和译入语读者间视域的融合是必须的, 译者主体性正是体现在通过自身的协助, 让译入语读者的视域通过译作视域与原作视域融合。而由于译者意图、译者的偏见、个人视域等因素, 与原作视域的差异、理解的历史性以及语言与文化的不同, 译作视域与原作视域都会存在或多或少的错位, 绝对的重合是不可能的。译者要发挥主观能动性尽最大努力弥合不可避免的错位, 当然这种弥合只能是无限趋近的过程。那么, 在误译和改译这两种翻译形态中, 这种无线趋近到底达到什么程度?下面我们就从视域融合视角来探幽发微误译与改译间的区别。

  二、误译与改译

  1. 误译研究综述

  伽达默尔指出:“任何阅读或理解都是主观的、历史的, 都无法摆脱历史的制约”。[4]由于译者的“前见”或“前理解”影响译者阅读的主观性, 加上语言文化环境的变化, 译者的误读经常发生, 而误读势必导致误译。谢天振认为, 误译分为有意误译和无意误译, 有意误译可以鲜明、生动地呈现出不同文化间的碰撞、扭曲与变形, 反映出在接受外国文化中产生的误解与误释, 所以误译作为翻译的一种特殊存在形式有其独特的研究价值[5]。杨柳认为, 有意识误读是对原作创造性的表现形式, 是对原作的一种积极的阅读和干预, 并非是对原作的亵渎[6]。然而, 无意识误读关乎的就是译者水平、态度的问题了。有意误译、无意误译同样如此。白里平指出, 误译是“译者在翻译时, 由于主、客观等方面的原因忽视或无视原作的时空、文化背景, 只是从自己文化背景出发, 从自己的时空和视角去解读和诠释原作的现象”。[7]

  王向远认为, 无论从自觉和不自觉、有意识和无意识层面造成的误译, 都在无形中扭曲了原作[2]。显然, 有些学者肯定有意误译带来的创造性的效果, 但是这毕竟是偶然性的。基于“译文学本体论”层面上, 王向远提出并界定了“创造性叛逆”和“破坏性叛逆”这一组概念。他把误译归入为“破坏性叛逆”, 认为不应将误译归属“创造性叛逆”的范畴[2]。林夏从翻译过程的视角指出, 误译是译者在理解过程中出现了误读, 由错误的阐释而导致的[1]。虽然由于主观、历史的原因, 完全正确的理解很难实现, 翻译难以做到绝对准确, 但并不意味着要认可或鼓励误译。无论从译者的责任, 还是翻译的伦理的角度来看, 误译都应该尽可能的加以避免。

  2. 改译研究综述

  翻译本质上是由一种语言到另一种语言的转换, 但由于任何语言之间都不存在完全对应的关系, 文字表达上的调整就不可避免了。文化学派代表人物勒菲弗尔指出, 改译是译者基于译者意图在翻译过程中对源语文本进行的适当调整[8]。德国翻译理论家诺德 (Nord) 认为:“按照译语文化的准则来调整或改写原文是每个翻译工作者的日常工作的一部分”[9]。张德让认为, 译者视域和作者视域永远无法完全融合, 文化过滤现象不可避免[10]。更好地忠实于原文, 与其貌合神离, 还不如貌离神合。

  必要的改译, 可以更好地传递原作内容, 也有助于读者理解, 获得更好的接受效果。谢天振、査明建也曾倡言:“因为翻译涉及了太多复杂性的问题, 它不只是简单的语言转换, 在某种程度上对原文进行改译是可以接受的, 所有的改译都是出于意识形态或其他意图的改写”[11]。改译策略的合理运用是实现翻译等值效果的有效途径。需要指出的是, 改译强调贴近原作内容, 传递原文信息, 虽然有明显文字的调整, 但始终遵循一定的度和原则。改译是译者发挥主体性, 在将原作视域转换为译作视域时所作的技术性调整, 以便更好地满足读者期待视域, 从而帮助读者视域与原作视域融合, 最佳传播效果才有可能得以实现。

  3. 误译与改译的本质区别

  误译与改译相似之处表面上都表现为原作与译作之间的差异性, 但两者之间是有本质区别的。翻译是理解和诠释原作以及用译入语产出译作的过程。从视域融合视角来看, 误译是在理解原作时, 译者视域没能与原作视域很好地融合。或许是译者忽略了源语文化与译入语文化的差异, 片面地按照自身的文化传统和思维模式去理解原作, 从而形成了错误的译作视域。比如英译者把《责子》中“阿舒已二八”译成了“阿舒十八岁”。译者显然较为缺乏对源语文化背景知识的了解, 不懂“二八”其实指的是十六。

  误译可以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误读原作导致译者视域与原作视域背离, 形成了错误的译作视域。译者作为翻译主体, 正确理解和阐释原作是成功翻译的第一步。因此也就有了另一种误译, 即正确地理解了原作, 译者视域与原作视域较好地融合, 但由于译者译入语水平等其他因素, 再现原作视域时出现了偏差, 而导致的译作视域与原作视域出现完全偏离。不管是哪一种情形的误译, 不能实现原作、译者、译入语读者间的视域融合, 就会背离翻译的初衷。张永中也曾指出, 没有完成视域融合就不属于翻译行为, 视域融合是翻译的本质属性[12]。

  从视域融合视角来看, 改译即译者主动将一些社会规范、惯例和规则融入自己的视域, 与自己原有的视域融合在一起, 使自己对于原作的阐释结果尽量靠近原作视域。谢天振指出, 由于每个接受者都是从自身所处的文化背景、意识形态、生活习俗等方面出发, 去理解、接受作品, 所以译者在翻译一部作品的时候, 即使不超越原作所处的语言文化环境, 也几乎不可能把原作作者意图完整无误地传递给译入语读者[13]。但是, 为了满足译入语读者的期待, 译者会竭力会对原作进行改译同时又尽可能贴近原作。好的改译能反映出原作的精神气质, 这样的翻译是成功的, 也是实现文化交流的有效策略。

  事实上, 译者想方设法通过捕捉不同情境里的特定感觉, 对原作进行大刀阔斧地改译, 微妙且适当的改译作品深受读者欢迎的例子不枚胜举。譬如, 开创了中国文学经典译出的先河的林语堂英译作品《浮生六记》, 他在翻译的时候, 为了让作品更好地被读者理解和接受, 就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改译。改译得到了良好的反响, 不仅在当时很有影响力的月刊上连载, 同时还得到了西方国家的认可。毋庸置疑, 改译起到了升华原作的效果。改译是译者在翻译过程中充分发挥了译者主体性进行视域融合, 充分考虑原作、原作作者和译作读者的影响, 最终促进原作、译作以及译作读者间的视域融合, 好的改译能成功地做到不着痕迹, 化于无形。

  所以说, 误译与改译的本质区别, 就在于译者视域、译入语读者视域与原作视域是否很好地进行了融合。翻译既不仅是对原作的字面翻译, 也不是译者的杜撰, 而是一种对话、交流与融合[14]。改译成功通过“对话”走向一种共识和融合, 而误译则是译者视域、译入语读者视域与原作视域之间根本就没有实现视域融合。

  结语

  在翻译的过程中, 译者要发挥主观能动性, 与原作对话, 将自身视域与原作视域融合, 通过译作视域来帮助译入语读者的视域与原作视域融合。从视域融合的视角来看, 改译很好地实现了三个视域间的融合, 而误译不是译者对原作的理解出现了错误, 就是在再现原作视域时出现偏差, 最终导致了译作视域与原作视域的完全错位。视域融合是翻译的本质属性, 译者视域与原作未实现融合, 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翻译, 是对翻译目的的根本背离, 应该予以避免, 而不是肯定和提倡。译者应尽可能避免误译, 准确传达译作的语言魅力、风土人情、思想力度。惟其如此, 译作才能在译入语文化语境中得到更好的接受、传播, 从而延续原作的艺术生命力。

  参考文献
  [1]林夏.误译与改译——基于翻译过程的视角[J].鸡西大学学报, 2013 (11) :66-68.
  [2]王向远.译文学的概念与体系—诸概念的关联与理论体系的构建[J].北京师范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015 (6) :123-130.
  [3]杨莉.视域融合视角下的语言意义及效用[J].长沙大学学报, 2015 (3) :91-93.
  [4]Gadamer H G. Truth and Method[M]. Joel W, Marshall G, revs. London:Sheed and Ward Ltd, 1999:388, 406.
  [5]谢天振.创造性叛逆——翻译中文化的失落与变形[J].世界文学, 2016 (4) :4-8.
  [6]杨柳.文化前结构与翻译的创造性误读——林语堂英译《中国传奇》研究[J].湖南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003 (6) :101-103.
  [7]白立平.文化误读与误译[J].外语与外语教学, 1999 (1) :50-52.

视域融合视角探析误译与改译的本质不同相关文章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
别人都分享了,你还在等什么?赶快分享吧!
更多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