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现代经济学研究的去伦理化过程

作者:原创论文网 时间:2018-12-01 14:51 加入收藏

摘要

  Abstract:This paper reviews the changing process of ethic topics in the history of economic research, summarizes its background and analyses the inner logic of the change. We find that ethic topics have always been an important part of economics since ancient Greek. In the late 19 th Century, with the progress of utilitarianism and deductive methods, economists gradually removed ethic topics from economics to construct a pure economic theory system. But in the late decades, some economists have noticed the harmfulness of this practice since the main stream economics faced with challenges on methodology. So ethic topics have been introduced into economics again with the progress of empirical and experimental method.

  Keyword:ethic topics;history of economic thought;ancient philosophy;utilitarianism;

  1935年, 罗宾斯 (Linoel Robbins) 为经济学给出定义:“经济学是把人类行为当作目的与具有各种不同用途的稀缺手段之间的一种关系来研究的科学。” (1) 这是一个经过深思熟虑的定义, 得到经济学界的广泛认同。但阿玛蒂亚·森 (Amartya Sen) 提出了尖锐反驳意见:如果经济学关心的只是人类行为, 那么很难想象“苏格拉底问题” (即“一个人应该怎样活着”) 所引发的反思不会对人类行为产生任何影响。 (2)

摘要

  罗宾斯给出经济学定义后, 直接否定了两者并存的可能性。“经济学涉及的是可以确定的事实;伦理学涉及的是估价与义务。这两个研究领域风马牛不相及。在实证研究和规范研究的法则之间有一条明确无误的逻辑鸿沟, 任何聪明才智都无法掩盖它。” (3) 在之后的数十年里, 主流西方经济学都明显地体现出“去伦理化”特征。

  但是这一点与我们对于经济思想史的认识并不一致。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无疑非常重视伦理问题。他在1776年出版《国富论》之前, 就已于1759年出版了《道德情操论》, 并且持续地修改这两本书。这两本书的内部逻辑也有深刻联系, 不可割裂。 (4) 在斯密时代, 同时关心、思考经济行为与德性的学者众多, 洛克、休谟、孟德维尔等皆是如此, 斯密绝非孤例。 (5)

  再往前追溯, 我们还可以在中西各种源远流长的文化中找到经济行为与伦理之间的联系。例如在希腊文化中, 亚里士多德的《尼各马可伦理学》就不断地强调经济的伦理基础, “财富显然不是我们在寻求的善 (good) 。因为它只是获得某种其他事物的有用的手段” (6) ;在中国先秦, 孔子也有诸如“君子喻于义, 小人喻于利” (1) 、“无欲速, 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 见小利则大事不成” (2) 的论述;在古印度名着———考底利耶 (Kautilya) 的《政事论》 (Arthashastra) 里把知识分为四个相互关联的领域, 依次为玄学、伦理学、政治学和经济学 (3) 。

  所以, 经济与伦理在研究上的分裂是经济学科分化的结果, 并不是中西经济思想的传统。随着近年来全球经济危机不断爆发, 很多问题都指向经济背后的道德缺失 (4) 。因而经济学与伦理学的分裂的尴尬状况逐渐引起学界重视, 不断有学者尝试修补两者之间的联系, 其中既有经济学家如阿玛蒂亚·森, 也有伦理学家如布鲁姆 (John Broome) (5) , 而新工具的出现也使得重建两者的联系成为可能。

  经济与伦理的联系时有变化, 不同时代学者对两者之间关系的看法也大相径庭。但是这些观念认知变化背后的思想逻辑尚未被充分讨论, 这将会阻碍我们对于经济学思想和方法演变过程的理解。因此, 本文在总结两者联系变动过程的基础上, 尝试对其背后的思想逻辑进行探索。

  一、现代经济研究中的伦理复兴

  罗宾斯在上世纪30年代提出的经济学定义, 是对新古典经济学范式的总结。然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 越来越多的学者意识到新古典经济学蓬勃发展的背后隐含着巨大的方法论危机, 伦理缺失是导致这次危机的重要原因。首先, 经济学模型逐渐与现实分离, 缺少了伦理判断的依据;其次, 经济学逻辑严格、伦理无涉的理性人假设在理解人类经济行为研究中的局限愈益凸显, 被大量实证研究所批评。在此之后, 经济学家逐渐开发出更丰富的理论工具, 数据获取手段也取得长足进步。弗里德曼当年所担心的实证主义“实现客观性目标上的困难”在一定程度上正在被克服 (6) 。幸福、正义、友谊、自制等古典伦理命题, 也不再受到理论经济学家们的排斥, 重新成为经济学研究的热点。

  (一) 现代经济学的理论困境与伦理复兴的内在动机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经济学的发展, 尤其是微观理论与计量工具的成熟, 成就了贝克尔 (Gary Becker) 、海萨尼 (John Harsanyi) 等综合多个学科领域的经济学家的工作。但是经济学工具的发展并未缓解来自其他领域, 包括经济学自身内部的批评。随着波普尔 (Karl Popper) 与库恩 (Thomas Kuhn) 对科学哲学的推进, 经济学内部掀起了对新古典范式可证伪性的反思, 并直接导致了广泛针对如何检验新古典经济学理论的争论, 甚至波及计量方法的评价。而诸多经济模型的不可证伪的特性, 亦受到包括列昂惕夫 (Wassily Leontief) 在内的众多着名经济学家的批判 (7) 。批判的关键在于经济学理论本身的“不可证伪性” (即“非现实性”) , 究竟是不是一个需要不断批评的问题, 或者说它只是经济学发展到现阶段的必然产物。

  在历史上, 从古典经济学到新古典经济学一直没有放弃“伦理价值判断”。从亚当·斯密《道德情操论》与《国富论》开始, 延续到马歇尔《经济学原理》中的福利分析, 以及宏观经济学对就业、危机和经济增长的关心, 这种伦理立场一以贯之。所以“不可证伪性”这个命题本身即在强调经济学理论与工具必须与现实经济的“价值判断”有所联系。经济学理论的抽象演绎, 与经济学形成伊始即关心的人类社会根本价值具有某种内在关联。我们可将这种联系称作经济分析的“现实性”联系 (8) 。对理论不断施以实证检验的出发点, 本质上是对这种“现实性”的维护, 也是从德国历史学派以来诸多对新古典经济学批判者所秉持的信念。上个世纪70年代以降, 以科斯、诺斯为代表的新制度经济学不断挑战新古典范式, 根本动力亦在于此。正是经济学这种关心“价值”的现实性联系, 保证了诸如莫里斯 (James Mirrlees) 、奥肯 (Arthur Okun) 、海萨尼等对经济学中“伦理命题”的持续的关心 (1) , 成为其后“伦理复兴”的内在动因。

  (二) “幸福”问题讨论与经济学的“价值”本质

  伊斯特林 (Richard Easterlin) (1974) 发现, 主观幸福水平 (Subjective Well-Being) 虽然会随着经济收入的增加而增加, 但达到一定程度后, 二者之间却不再存在这种联系 (2) , 即所谓“伊斯特林悖论”。这一悖论把经济研究的视角从“物质”转向了“人”, 触及经济学“价值”问题的核心。为了解释这个悖论, 经济学家投入大量的精力, 这成为幸福问题重新进入经济学视野的重要契机。

  伊斯特林发现悖论以来, 出现了大量相关的实证研究, 分别检验经济增长、家庭收入、教育、社交网络等宏 (微) 观数据与主观幸福水平间的关系, 如Blanchflower、Oswald、Shin、Dumludag以及伊斯特林的后续工作等 (3) 。另一方面, 由于对主观幸福的持续关注 (4) , 亦出现不少有关“幸福”的宏观计量研究 (5) 。这一过程中, 为弥补“现实性”缺失, 风险、消费参照束 (Reference Bundle) 等概念被引入到消费者行为的研究之中 (6) 。宏观方面, 学者们试图寻找能够衡量主观幸福水平的方法, 并尝试理清其与GDP等传统经济指标间的关系 (7) 。

  有关“幸福”的一系列研究所关心的核心问题有两个:其一, 经济增长这个用以衡量外在的物质福利水平 (material and physical welfare) 的指标, 是否足以刻画人们的主观幸福水平。这一问题继而发展为对福利构成 (components of welfare) 的研究, 收入、健康、住房、教育、友谊、社会公正性等因素均被纳入其中;其二, 经济增长对个体“幸福”是否总能产生正的效用。这一问题引发了对现代社会的整体性反思。其中Lane的研究表明, 市场制度直接增加了个体的心理压力, 并且消解了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 从而必定会导致收入水平与福利水平的不一致 (8) 。

  表面看来, 第一个问题是对以功利主义为基础的主观效用理论的一种挑战, 而第二个问题则仅仅关系到宏观发展指标的适用性问题。但这些问题却指向一个严厉的质疑, 即如果经济学的研究与个体主观幸福水平、多元的社会福利水平相互脱节, 那么模型中的偏好、效用函数以及经济发展模型所刻画的抽象世界究竟还有什么“价值”。经济学内部所面临的挑战则是如何处理诸如公正、友谊、健康、教育等非经济的要素对经济行为, 乃至社会经济发展的影响。可以说, 有关“幸福”的主观经验证据与经济学理论的诸多矛盾, 推动了学界对于“公正”、“友谊”等与“幸福”相关的伦理问题的关注。而这些研究的出现, 弥补了经济学“现实性”的缺陷, 补充了萨缪尔森新古典综合理论中以“效率”和“增长”为主要价值标准的“价值”内核 (9) 。

  (三) 伦理研究与经济学理论工具的发展

  除去对“幸福”问题的关注外, 1971年罗尔斯《正义论》的出版引发了对正义问题的研究热潮 (1) , 而Bennett (1979) 、Thaler (1981) 等人的研究则恢复了经济学对自制、友爱等古典命题的关注 (2) 。由于分析工具的局限, 这一时期的研究多止步于简单的数据或概念分析, 如Jaso等在研究分配正义 (Distributive Justice) 与家庭收入、教育等变量间的关系时, 只运用了简单的线性回归进行拟合 (3) 。而更为棘手的是数据的可得性问题。大量的问答式的社会调查几乎是数据来源的唯一手段, 但其样本数量的限制加上本身形式的局限, 导致对伦理问题的讨论只能局限于有限的几个话题上。另外, 如何处理主观判断与实际客观因素之间的关系, 亦是困扰学者的难题 (4) 。理论方面, Mccranie等人所使用的概念模型 (5) , 以及Thaler等使用的跨期模型等均难以深入分析“正义”、“自制”等对经济行为的具体影响。

  上世纪90年代以来, 随着博弈论、计量经济学的发展, 一些新颖的社会学工具被引入, 伦理研究在广度与深度方面都有长足进步。

  理论研究方面, 有关正义的研究已经基本深入到经济学的各个领域 (6) , 尤其是Rabin等对博弈论方法的使用 (7) , 使得正义、公平等社会行为得以采用纳什均衡的方式加以表述。除此之外, Huyck等人用严格的讨价还价博弈方法, 分析了审慎、仁慈等行为模式与实现正义之间的关系 (8) 。而Rodrigo则讨论了激励与正义之间的矛盾 (9) 。在“友谊”方面, 随着社会网络 (social network) 这一概念在社会研究中逐渐被认同, 友谊的社会科学研究也逐渐变得可能。其中, Currarini等人使用社会网络的分析方法构建了一个通用模型, 可用来描述和分析不同的友谊组织模式。他们把“合群性”这一重要而又含混的概念模型化, 从而可以从整个网络的角度观察不同人的友谊模式 (10) 。由此引发了许多后续研究 (11) , 如Tarbush等人就通过研究社会网络的形成过程, 提出了一个新的通用模型 (12) 。而在“自制”的研究中, Peter Martinsson等人的理论研究表明, 自制往往有利于社会合作, 提高社会福利 (13) 。

  实证研究方面, 为了解决个体“主观”的伦理感受问题, 学者们开始关注“正义感”的问题。正义感既可以是比较宏观地针对整个社会和体制的感受, 也可以是微观地在工作、生活环境中所感受到的组织正义。Arts等人较早从实证角度开始研究正义感知问题 (14) 。而Faravelli认为, 语境对正义感有极大影响, 他用一个调查实验有效地证明了这一点 (15) 。另外, 很多学者试图对友谊进行实证分析。Facchini等人将“友谊”引入到劳动经济学关心的“移民”问题。他们发现, 在某些场景下友谊所起到的作用甚至可能超过血缘关系 (16) 。此外, Kitson等人则通过对劳动力市场的分析, 讨论了社会正义与经济效率之间的联系 (1) 。

  除上述研究之外, 近年来行为经济学、实验经济学的迅猛发展, 使得伦理研究逐渐深入到更为具体的微观行为。在有关“自制”的研究中, 许多行为都被认为与自制力有关, 例如上瘾行为如吸烟、酗酒等, 又比如肥胖症等。Burger等人用不同的实验方法实证检验了影响自制力的因素 (2) 。除此之外, Battaglini等人研究了自制行为与周围群体的关系。当周围存在更多人、更大压力时, 自制更容易实现。 (3) Alice Hsiaw主要从承诺的语境入手, 研究了目标设定与自制之间的关系 (4) 。而Noor主要从内在心理出发, 研究了承诺与自制之间的关系。 (5)

  综上所论, 随着经济学理论与实证工具的发展, 对古典伦理命题的研究逐渐深入到经济学的各个领域之中。一方面, “可证伪性”危机, 为经济学“价值”内核的缺陷敲醒了警钟。对“幸福”问题的讨论, 成为主流经济学价值“内核”的重要补充。另一方面, 随着经济学理论工具和实证方法的进步, “节制”、“友谊”等问题已逐渐成为新的学术热点。然而, 现代经济学中伦理命题研究实质上已与古典伦理学大相径庭。伦理命题已经从古典哲学中的价值判断, 转变为由具体数据和实验结果组成的一种客观的经验事实。这是经济学向自然科学方法靠拢的必然结果。更重要的是, 在“稀缺性”问题被彻底解决之前, “效率”、“增长”、“周期”等问题将一直作为经济学所关心的价值“核心”。与“幸福”相关的价值偏好, 只能是对经济学内在“价值”的一种修正。因此, 问题的关键在于伦理命题对经济学研究的这种“修正”究竟应该做到何种程度。这就要求我们重新审视经济学研究与古典伦理学之间的关系。

  二、古典伦理思想与现代经济研究

  近年来经济学研究在伦理命题上的回归, 不仅是实证工具与理论范式不断发展和突破的结果, 更是对古典伦理所关注的更为复杂的“价值”命题的追溯 (6) 。现代经济学对伦理问题的关注, 虽然不断拓宽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和价值内核, 但彼此之间仍是相互独立而分散的。比较而言, 古典伦理学对经济行为中伦理问题的讨论则是系统而一致的。认识古典伦理思想与现代经济学之间的差异, 有助于回答阿玛蒂亚·森的追问, 即伦理命题究竟会如何影响人的经济行为, 进而影响经济学研究。

  (一) 古典哲学中的“伦理”问题

  古典哲学 (7) 中的伦理部分, 按亚里士多德的分类, 属于政治学 (包含古典经济问题的讨论) 的一部分, 也是政治的起点, 甚至是政治的根本目的 (8) 。伦理和政治, 与古典哲学中有关客观自然现象的自然哲学不同, 均属于所谓“人的哲学”, 即有关“人”的实践活动的知识。伦理的主要研究对象是“德性” (9) , 希腊文arete原指任何事物的特长、用处和功能 (10) 。亚里士多德认为“德性”分为两类, 一类是理智的 (11) , 一类是伦理的 (12) 。理智的德性如智慧、理智等, 是灵魂中的理性思维主导的品质;而伦理的德性则包括慷慨、谦恭等, 指有关伦理 (13) 的品质, 是一种习惯 (14) 。无论何种德性, 本质都是一种行动 (1) 。

  因此, 古典伦理中的“德性”是人的实践行为中“好”的一种总结, 既包括人所不同于其他物种的自然属性, 也包括人所具有的、与人相处时所表现出的伦理品质。古典哲人对伦理问题的关注, 表现为对普遍的社会行为准则 (或行为偏好) 的概括与抽象, 至于其对经济原则的判断, 则仅是伦理价值判断在社会经济层面的一种延伸。

  (二) 古典伦理命题与个体行为的价值判断

  目前主流经济学对于经济行为“好”的判断, 与古典伦理学有所不同。前者多指物质上的效用 (utility) 或效率 (efficiency) , 后者则关注个人和社会整体的“善” (good) 。主流经济学认为, 个体行为“好”的本质是一个效用最大化的过程。但经济利益的高低, 并不能等同于人的整体幸福水平的高低。经济行为本身, 作为个体全部行为中的一部分, 最根本的目的是为了个体的整体“幸福” (2) 。这种“幸福”既包括经济部分, 也包括非经济部分, 是关于个体全部的“好”。

  古典伦理中, 与这种“幸福”直接相关的概念是“善”。柏拉图将“善”认作“最大的知识问题, 关于正义等等的知识只有从它演绎出来的才是有用和有益的”, 并且“每一个灵魂都追求善, 都把它作为自己全部行动的目标”。 (3) 柏拉图进一步论述了“善”不等于“快乐”, “他们到不得已时不是也只好承认, 也有恶的快乐”。 (4) 显然柏拉图认为“善”并非简单体现为人“快乐” (主要指物质层面) 感受的偏好 (5) 。进一步地, 他将“善”视为一种“混合”, 他说:“不能用一个形式概括‘好’, 请用三个, 就是‘美’、‘真’、‘均’……因为它们是好, 混合本身才成好。” (6) 他还将“善”分为等级分明的五个部分:“恰当、尺度”;“完善、美、比例”;“理性和理智”;“知识与技艺”;“没有痛苦的快乐” (7) 。这种混合的“善”, 表现出古典哲人对人的行为目的与价值判断的复杂认知。值得注意的是, 在混合的“善”中, 柏拉图将“快乐”仅仅排在最后一位。

  亚里士多德详细论述了“善”的分类, 并用“幸福”代替“善”作为人类行为的最终目的。“善”在不同的事物中有不同的体现:既可以是本体, 即神或理性;也可以指品质, 即各种德性;可以在数量上强调适度, 在时间中强调适时。在诸多“善”中, 存在最高的“善”, 亚里士多德将其称为“自足”, 即“无待而有, 它使生活变得愉快, 不感匮乏”。 (8) 他进而提出, “幸福”是终极的“自足”, 是“行为的目的”。 (9) 而这种“自足”正来自于合乎“德性”所带来的快乐。至此, 亚里士多德用德性统一了“善”、“幸福”与“快乐”。

  从对“善”与“幸福”的分析可以看出, 古典伦理与现代经济学相比, 其关注的价值内核更为复杂多样。它强调个体行为不单有经济效用上的考量, 更蕴含复杂的价值评估和伦理追求。因此, 即便不从伦理价值角度要求经济学提供更多的规范研究的空间, 实证研究中也不得不考虑到诸如“公正”、“友爱”等因素对个体经济行为乃至社会经济制度的影响。

  (三) 古典伦理命题研究及其分析方法

  古典伦理是一种规范研究。不同于现代经济学的理论或实证研究, 其分析方法是顺应道德直觉的价值判断与经济实践知识的一种杂糅。前者往往是经济行为判断的主要依据, 后者则作为一种辅助的知识性证据, 用于证明前者的判断。

  首先以“正义”为例。柏拉图在提出其具体定义之前, 先是陈述了城邦中各类劳动者的分工与城邦经济之间的关联, 强调了社会分工的重要性。在此基础上, 他提出了“正义”即“有自己的东西干自己的事” (10) 。柏拉图将城邦的“正义”解释为:城邦中的各类人按照自己的天性进行分工, 并保有自己应有的财产。柏拉图论证劳动分工的目的, 不在于强调专业化之于经济增长的关系, 而在于讨论城邦“正义”的基本内涵, 继而构造符合“正义”原则的社会经济制度 (1) 。因此, 柏拉图的分工思想, 其实是对“正义”论述的一种经验佐证。

  亚里士多德也曾将“正义”原则拓展到经济行为分析中。他将“正义”定义为守法和公平 (2) 。“公平”又可分为三种:分配的公平、补偿的公平和商品交易的公平。分配公平, 表现为利益分配的原则, 诸如按劳分配、按资分配等;补偿公平, 体现为当行为人不积极劳动或做了损害别人的利益时, 对行为主体的经济惩罚;交易公平, 多指交换行为中商品价值上的等值 (3) 。由此可见, 亚里士多德对经济问题的关注, 本质是对行为的伦理价值追问。

  再以“节制”为例。柏拉图将“节制”定义为“一种好秩序或某些快乐与欲望的控制。” (4) 亚里士多德将“节制”定义为“快乐方面的中间性” (5) , 否则就是“放纵”。亚里士多德指出, “放纵”的“快乐”主要来自人的“触觉”, 并与“兽性”相关联, “因为人不是作为人而有这种感觉, 而是作为动物” (6) 。亚里士多德进一步论述了“放纵”的后果, 认为完全按照欲望来生活, 就会背离原则、压倒理性并永不满足。因此, “一个节制的人欲求他所应该欲求的东西, 以应该的方式, 在应该地实践, 这也正是理性的安排” (7) 。

  人的“消费”行为所带来的“效用”与“欲望”的满足相类似。不论商品给人带来触觉或味觉的快乐, 这种快乐在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看来, 都需要“节制”。“节制”的行为, 一定程度上可以在最大化效用的过程中表现出来。但亚里士多德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 一个人何以判断正确, 却又不能自制?” (8) 可以看出, 在古典学者眼中, 人的行为会因内在伦理判断而调整, 而非稳定一致。所以他们反而用经济实践的知识来判断经济行为的好坏, 将其作为研究的核心。

  最后探讨“友爱”。柏拉图将友爱视为一种单纯的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关系 (9) , 亚里士多德则将友谊分为三种:其一, 是以“快乐”为目的的友爱;其二, 是以“有用”为目的的友爱;其三, 是以“善”为目的的友爱。亚里士多德强调的友爱, 不仅仅指的是朋友间的友谊, 而是拓展到城邦内部的所有个体间的友善关系。亚里士多德认为, 无论是哪一种友爱, 其中都掺杂有一种“对等交换”含义。这种“交换”在以“有用”为目的的友爱中表现得最明显, 因为他们的友爱基于相互间“有用”的“交换”。但是, 亚里士多德相信“友爱”与单纯利益“交换”仍有不同, 因为前者要求“尽其所能”, 而后者则要求“报其所值” (10) 。而且友爱也可以不求回报, 因为友爱的施与中存在着超越“交换”得益本身的高尚的快乐 (11) , 这与前文提到的“德性”与“幸福”间的关系的论述也直接相关。在亚里士多德看来, 人们行为中始终存在着超越物质欲望的“快乐”。

  总而言之, 古典伦理学对伦理命题的讨论, 主要关注个体生命以及社会伦理层面的整体的“善”。这与主流经济学基于物质商品的效用和偏好所建立的理性主义行为范式有着极大区别。经济层面上的“好”或“快乐”, 仅仅是其伦理命题所关注的一部分。古典伦理研究方法主要是基于道德直觉以“价值”讨论为核心的规范研究方法, 与现代经济学亦存在很大差异。古典学者对伦理命题的研究, 虽仍限于对个体行为好坏的价值判断, 未将其作为客观的经济变量或心理要素加以分析, 但正是由于其伦理命题的分析与经验观察彼此杂糅, 才使得古典伦理学并未遭遇“现实性”危机。

现代经济学研究的去伦理化过程相关文章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
别人都分享了,你还在等什么?赶快分享吧!
更多